海外大法弟子:配合好至關重要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

一、參與整體 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最近,我做了一個夢:我因安逸心,心想晚點也可以趕上考試,便較晚出門一個人去參加考試。出門碰見一大群人剛剛考完回來。他們告訴我,一路上有很多妖魔鬼怪艱難險阻,你一個人去會非常艱難的,甚至有人說,你能不能平安回來都是問題。其實他們是提前說好了一起去考試,一路上互相扶持幫助,所有人都一起平安歸來。當時我心裏很後悔,心裏質疑:我的能力也不比他們差,他們這樣整體去考試真的算數嗎……還有一點不服氣。

醒來後,想到自己那一天因為執著於自己的安排,在家裏面做項目,其實效率並沒有很高,因此錯過了電話平台的集體學法和本地同修的集體講真相。我還安慰自己說,都是救人嘛,都是一樣的。但救人的效果未必一樣啊。我認為那個夢也許是在點化我,整體配合破除舊勢力的安排非常重要,比個人獨修強很多倍。每個修煉人都不是完美的,但每個人都可能有不同的修的好的地方,互相彌補對方的缺陷,配合起來能力就增強很多倍。

師父開示:「就像這個拳頭出去,大家攥在一起才有勁。(做握拳的手勢)你說它想幹甚麼、它想幹甚麼、它想幹甚麼,(做五指分散的手勢,指每個手指)這沒勁兒啊,出去就受挫呀,是不是?你們得有一個規劃,得有一個安排,協調好,互相之間配合好。」[1]

為何看到夢裏那一群人整體配合通過考試,我的心裏會質疑他們是否算數,心裏還不服氣呢?我找到了自己在得法前,就追求出人頭地的感受。考試成績很拔尖,就覺得別人都不如自己,如果我一個人考得很好,班裏同學都沒我好,我會覺得沾沾自喜,看不起其他同學,而不會為班集體著想。這種心態在修煉中也有體現,就是證實自我的心很強,對能力也有執著。對於自己領頭做的,自己的安排,自己的想法比較執著,有時候對整體配合的事情有一點抵觸,其實深挖一下,是潛意識裏覺得這個項目中自己會顯得默默無聞,不能證實自我。對一些我覺得不精進的同修組織的一些整體配合的活動,我也有抵觸不參與的心,覺得和他們一起對我自己的修煉沒有提高,而不是反過來想,我去參與也許能夠對他們有甚麼幫助,更沒有想,「我覺得別人不精進」這顆心本身就是我自己不精進的體現。

剛剛提到的種種表現,都是把常人中追名逐利競爭心理和做事心、看重結果的心帶到修煉中來了,觀念沒有完全轉變。其實修煉人的考試和常人中的考試是不同的。常人考試的衡量標準非常單一,就是一個結果,一個成績。而修煉人不一樣,那一群人一起說好了去考試,在這過程中,他們能想到一起配合,能準時集合一起去,一路配合,沒有因為矛盾而分散,所有人一起平安回來,這本身就在配合這一點上考得好,這就是考試的一部份,這才使舊勢力無空可鑽,無計可施。

師父提醒我們:「做的過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過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過程中是你修煉提高的過程,同時就在起著救度眾生的作用!不是說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2]

我覺得在參與集體活動中,就是非常好的修去自我的機會,也是至關重要的。因為舊勢力的一個特點就是執著於自我的安排。我們在整體配合中每一次修自己,是不是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同化真善忍法理呢?如果喜歡獨修,不願參與集體活動,務必要找找是不是有甚麼執著心在阻擋著自己錯失提高的機會。

二、天國樂團的啟示

最近在一個寫作項目中,我被安排為小組長,需配合第一協調人帶動組員完成項目的責任。每天我都需要總結小組寫作的情況,有一次,因為安逸心,想先睡一下,凌晨再起來。結果凌晨到點了我卻沒起來,於是做了一個夢。夢到天國樂團出隊,讓我做第二指揮,結果我睡過了,從窗口看到其他人出隊,心裏很難過,又慚愧,不知道怎麼去隊伍裏面對同修們……可能我一天沒有做小組總結,在另外空間就是很大的事情吧!

因為項目仍在發展和完善中,協調人有時會發出新的項目流程,我卻仍然按照舊的流程做,直到協調人提醒我,我已經有兩次這樣了,我雖表面上承認錯了,但心裏卻給自己找理由說,這個流程改得太快,我反應不過來啊,這個新的流程是文字寫的,不是那麼容易理解啊,其實說白了,就是心裏沒重視協調人發出的通知,自己如果再用心一點,再認真一點,無條件地配合,就不會出現問題。而我更沒有想到的是,我作為小組長的身份,不配合協調人的安排對組員也會產生影響。

一開始,我總會給協調人提一些建議,甚至建議她作為協調人應該怎麼做之類。有一次她說,其實很多事情她都有想到,也有安排決定怎麼做了,希望我可以尊重她。我向內找,發現我有做大事的心,不安分守己,眼睛盯著協調人,想要影響她的決定,覺得自己悟得好悟得對,自以為是,潛意識裏對協調人不尊重,看低她,當著小組長卻操著協調人的心,沒有把精力完全放在如何當好小組長上,其實太多建議和意見有時候對協調人也會造成干擾。

逐漸的我也學到,我做任何事都要考慮對其他同修的影響。對協調人的做法有甚麼建議和意見,應儘量私下裏和她溝通協商,由她來決定是否採取我的建議,而不應在所有人都在的聊天群組裏直接說,因為可能會勾起修煉狀態不穩定的學員的人心,對同修們沒有好處。

有一天,我突然體悟到天國樂團對我們其他項目的在整體配合方面的一種啟發。天國樂團出隊遊行,第一指揮通過手勢指揮整個樂團奏出不同的樂曲。第二指揮需要集中注意力配合第一指揮,當第一指揮在樂曲間隙換手勢來指示下一首曲子時,第二指揮需要非常快地跟上,並做出完全一樣的手勢,如果跟不上節拍或者指揮手勢做錯,會讓後面的同修都演奏錯,使整個樂隊的旋律亂掉。在演奏的整個過程中,全部團員的注意力需集中在指揮棒頂端的法輪圖形,大家都是無條件地配合第一指揮,不會有人說,怎麼演奏這首歌,怎麼不演奏另外一首呢?也不會有人說,怎麼速度這樣,不可以再快一點嗎?不會有人因為累了渴了而隨意停下來休息,更不會有人覺得遊行的路線不合適而擅自離隊。團員之間不會交頭接耳,就算旁邊的同修演奏錯,也不可能停下來指責,而最好在心裏默默正念支持同修。每個人專注於在業餘時間練習自己的樂器,當精益求精,技能達到水準時,就是在為整體負責,讓樂隊的音符更加和諧完美。

其它項目是不是可以得到一些啟發呢?第二負責人對第一負責人天衣無縫的配合讓整體在同樣的進程和節奏上,不發生混亂。同修專注於自己所負責的一部份,不把眼光放在其他人身上,而是想怎麼把自己的那部份做得更加精益求精,無條件向內找,無條件配合整體,無論大事、小事。自己的主意再高明,不配合整體的孤軍奮戰不一定有成效,相反還可能對整體產生破壞,陷在具體事情中爭鬥、拆台可能會延誤項目進程。師父說:「我們學員之間心性上的互相摩擦、相互配合的不協調,不管這個事情大和小,我告訴大家,那肯定就是魔在鑽空子。」[3]

三、證實法 不是證實自我

有一次,在另一個項目討論群組裏,A同修想要違背流程重新修改之前已經定下來的材料,因為當時群裏一時沒人回應他,他言辭有些激烈地說「這個群癱瘓了」,「這個群存在大問題」等等。因為我爭鬥心起來,對這位同修平時不配合整體的種種行為一直心裏有點看不慣,就言辭犀利地在群組裏說他,說「這個不是甚麼大問題,是你不配合整體的問題,都定下來了,再鬧有甚麼意義。」我當時並沒有做到師父要求的「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4]同修一下子好像被刺激到,逼著我解釋為甚麼說他是在「鬧」,而且說我在搗亂,要我退出群組。因為不想再在群組裏爭吵下去,我暫時退出了群組。

我向內找,覺得自己剛才確實不應該說同修是在「鬧」,因為也許同修自己覺得是在為項目負責,為眾生負責才這樣的,於是我給同修發了信息道歉。本來覺得自己已經讓了一步,沒想到他回覆我,讓我儘快學會向內找,我的顯示心和爭強好勝的心已經給大家救人產生很大的破壞作用,還說非常欣慰地看到在我退出群組的短短十分鐘內同修們齊心協力擬好了新的材料,這才叫配合。意思就是趕我退出群組是件正確的事。

我一下子心性就守不住了。對同修的指責和怨恨心翻騰起來,我一邊不斷地往下壓它們,一邊心想,這個同修是老學員了,平時以為他修得還不錯,怎麼心性還不如一個常人呢?又想,真正應該向內找的是他,他怎麼做得那麼過分還振振有詞呢?我知道應該慈悲對待同修,卻不知道該怎麼過這一關了。

於是我瀏覽明慧文章,讀到一篇《轉變觀念 慈悲對待同修》,使我豁然開朗。同修在文章中說:「我後來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在我反感、排斥同修時,是我被同修人的一面的執著表現障礙了,我把那個不好的「他」,強勢的「他」當成了同修真正的自己,而同修真正的自己決不可能那個樣子的。」

另外,我發現我沒有完全按照師父的法理去看待同修的不足。仍然用常人的觀念看待同修。師父說:「一個修煉的人他就有常人之心,只要他不圓滿,他就是有常人心的。可是有一點我要告訴大家,我們作為一個學員也好,作為一個工作人員也好,最能表現出來的恰恰就是他沒有去掉的那個執著心,常人中放不下的那顆心,就尤其能表現出來。為甚麼?因為他修的好的、去掉的心已經沒有了,也就再也表現不出來了。那麼剩下的心就尤為突出,我們人人都可以看的見。但是我告訴大家,不能說這個人不好,其實他已經是相當的好,只是他還沒有去掉的心在起作用會影響工作,會影響學員,其表現很多人也會看到。所以看問題衡量人不要像常人這樣去看。」[5] 也許A同修表現出來的恰恰是沒修好的那一面,而他本身已經修得相當好了。

A同修為甚麼會對我表現出這樣不好的一面?僅僅是因為他這方面沒修好嗎?師父在《轉法輪》中明示:「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4]這讓我明白了,A同修那樣對我說話不是無緣無故的,是我自己欠下業力造成的。

師父告訴我們:「所以我告訴大家,發生任何矛盾,心裏頭覺的不舒服的時候,你就要找自己的原因,保證原因就出在你這裏。」[5]向內找,是甚麼執著心致使我向外看,對他產生怨恨呢?我找到了不包容的心,用人的觀念看待同修的心。還有甚麼呢?

當我讀到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時,發現了我的一個根源的問題。師父說:「如果你在證實法,別人說你甚麼你都不會動心。如果別人衝擊了你的意見,衝了你的氣管,你覺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別人針對你哪個問題對你提了反對的意見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見、你覺的不舒服的時候,你要起來反對、辯解,因此造成跑題與不顧,哪怕是最善意的辯解,你都是在證實自己,(鼓掌)因為你沒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時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6]

原來同修之間產生矛盾的一個關鍵原因就是證實自我而不是證實法。證實自我,表現在堅持某些原則,堅持自己這個層次悟到的理、自己認為對救度眾生好的方案等,看似是在為了眾生,看似是在維護法,其實維護的是自己。而如果心在證實法上,按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按照大法先他後我,不失者不得,無求而自得的法理修煉自身,則不會出現證實自我的情況,相反,會把自己堅持的東西放下去配合他人。

師尊講:「釋迦牟尼晚年的時候已經達到如來的層次了,他為甚麼說甚麼法都沒有講?他其實講了一個甚麼問題呀?他是說:達到我如來這樣的層次,我都沒有看到宇宙的最終的理、最終的法是甚麼。所以他叫後人不要把他講的話當作絕對的真理、不變的真理,那樣會把後人侷限在如來或者如來以下的層次中,不能向更高層次突破。」[4]

從這段法中我體悟到,我們證實自我可不僅僅是個人修煉那麼簡單,可能會影響到他人的修煉以及項目的進展,說重了就是無意之間起到了阻礙證實法救人的負面作用。

以上交流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