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用法衡量 提高心性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我於一九九八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年五十八歲。修煉前,在人中,我是個女強人,自高自大,看不起別人,名利心、妒嫉心都很強,爭爭鬥鬥,落下了一身病。別人向我介紹法輪功時說:「這是佛家功,按真、善、忍去做,是修佛的。」一聽說修佛,我就信心十足,從心眼裏願意學。

學法煉功後我轉變了觀念,放淡名利,放下自我。煉功時間不長我就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家庭也和睦了。看到別人有病吃藥,受病痛折磨心裏難受,就向別人介紹法輪功,希望別人都知道大法好,沐浴大法佛恩,有個健康身體和美好未來。有不少鄉親從我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紛紛走入大法修煉。我家也自然成了學法點,同修們一起學法、切磋、共同在大法中提高。

「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指導我們修煉的最高標準。作為大法弟子,與別人發生的一切矛盾和遇到的不順心的事,都是自己人心和業力造成的。向內找,心態是穩定、平和的。只有靜心學法、事事對照,用超出常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才能修去人心,穩步走好正法修煉的路。

家庭是社會的單元細胞,也是大法弟子實修的好場所。我家四代人一起生活,在家裏我是主角,大部份家務活都是我做,一日三餐都是我把飯做好、盛好端上桌子等家人來吃。

一天晚上,我盛好飯等兒媳回家吃,她一進門,我說:「回來了,咱們吃飯。」她說:「我不吃了,你們吃吧!」兒子說:「不吃正好。」兒媳一聽,立刻翻了臉說:「我沒遇上好人家兒。」我趕緊說:「他在給你開玩笑,別當真。」兒媳衝我開了火:「你別理我,我看完你們這一家人了,從今以後你別給我做飯,我不吃你的!」邊說邊哭。我當時想:兒媳是教師,怎麼能說出這等無理的話來?

第二天中午兒媳回到家,我已把飯做好,讓她吃飯,她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坐下就吃。後來才知道是她在單位與同事有矛盾,心情不好,在家發洩。兒媳沒修煉,是個小性子,有時為點小事說話比較尖刻,我從不往心裏去,都把這些看成是幫我提高的好事。

婆婆八十多歲了,我們一起得法。有時一起學法、煉功,各自都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婆媳關係一直很融洽。有一天早晨我正在洗臉,婆婆從街上遛彎回來,當著我丈夫的面說我翻她的箱子找存摺,並氣勢洶洶質問我:「你為甚麼翻我的箱子?」我被問的莫名其妙,因為我從來不隨便動別人的東西。但還是笑著說:「我甚麼時候動過你的箱子,你這不是在給我提高心性嗎?」婆婆惱著臉說:「誰給你提高心性?」我沒言語,趕快放桌子,張羅著吃飯,此事就這樣過去了。

過後我想,自己嫁到婆家三十年了,婆婆對我的為人應該很了解的,為甚麼會說出這等無中生有的話?這不是對我的人格侮辱嗎?轉念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師父讓我們遇事向內找,不能用常人的思想想問題。我靜下心找自己,發現那些日子名利心有點膨脹。感謝師父利用婆婆同修讓我放下名利心提高上來。

一天吃過晚飯,我收拾好碗筷出去乘涼,有不少人在外面坐著。有人說:「咱們打兩把撲克牌吧!」我說行,第一把牌我就出錯了,丈夫上去打了我兩個嘴巴。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真讓人有點下不來台。我沒吱聲,拿起凳子就回家去打坐了。我悟到:自己不應該去打牌,應抓緊時間修煉。想起師父的法:「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1]我要按照法去做,不但要忍得住,心裏還得放下這件事,不能記恨丈夫。他回家後,我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對待他。

家庭環境是我們修煉的好場所,我們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是師父苦心安排用來讓我們提高心性的好機會。我們應該時時刻刻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用「真、善、忍」最高法理對照自己的一言一行,挖出人心及時修掉,才能在法中不斷提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