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實修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四日】師父講: 「因為在很高層次中的佛、神、道可以洞察一切,但是誰也沒有這個思想去查查塵埃有多少。其實星球在龐大的天體中它就像一粒塵埃飄散在宇宙天體當中。」[1]我悟到神佛的智慧洞察一切,而我有時在自己境界也會看透一些事情,但往往卻隨著動,不能超脫。宇宙天體在神佛的眼中都是塵埃,我又為甚麼心那麼小,遇到一點事就放不下哪?關鍵還是境界太低了。我就是這樣讓師父操心,做夢告訴、學法點悟卻不知上進,我就像個貪玩兒的孩子,總是做錯事,但師父卻從未不要我,耐心的領著我一步一步往前走!

一、學會修自己 安貧樂道

我是二零零一年開始修煉大法的,那時的我並不會修,我身邊的幾位大法弟子也不會修,因為只做事不修心,我們這幾家都受到了很大的干擾,後來父親去世了,母親依靠大法的力量帶著我們三個孩子堅強的熬了過來。二零零四年我結婚,本想找個不如自己的會對我好點兒,沒想到從懷孕三個月到快生,中間丈夫只給了七百塊錢,打過一次電話。因為不會修,所以光生氣,那時的我真真知道了甚麼叫恨的牙根兒疼。等孩子生下來之後沒兩月,他就幾乎天天早上走、半夜十二點回來。再後來丈夫去了南方,差不多一年音信全無,孩子當時不到兩歲,所幸有娘家人照顧。那時的我總是偷著哭。通過學法,心放下了一些、也好過了一些, 慢慢的學會了修自己。

後來弟弟結婚我搬出了娘家和孩子在外面租房住,沒多長時間因為市裏大資料點的同修邪悟,考慮到安全就把資料點轉移到了我那兒。也是從那時開始我承擔了資料點的工作,主要是做《九評》。那時的條件不好、干擾也大,每次只要一出《九評》,孩子就發高燒、吐,知道是干擾我就發正念,然後該幹甚麼幹甚麼,慢慢時間長了邪惡就不再利用孩子進行干擾了。師尊看弟子很辛苦就在夢中鼓勵我。

在世人眼中或在同修看來,我的生活很不正常,也讓很多人納悶。說離婚沒離婚,結婚十多年了,我和丈夫在一起的時間算起來應該不會超過一年;說有家沒有家,如果沒有大法、沒有家人照顧,我和孩子應該會睡在馬路上吧。因為環境特殊,而我又是一個年輕女人帶著孩子,為了減少麻煩,平時我都是大門緊閉,儘量不和周圍的人打交道。在人上說,孩子跟我這些年也沒少受罪,一年到頭不管春夏秋冬或白天黑夜只要有事拽著就走,也從來不讓他出去跟鄰居孩子玩。孩子在三、四歲時,從床上掉了下來,胳膊摔折並錯位。當時醫生說要先給孩子做麻醉才能治療,不然太痛,孩子根本就受不了。孩子從小時幾個月開始就從未吃過藥,打過針,所以他根本就不願在醫院裏呆,一個勁兒鬧著要回家。就這樣回到我母親家中天天給他聽師父的講法,並讓他沒事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五天之後孩子奇蹟般好了。家人當時看到之後都非常感動。

這些年伴隨我們最大的苦應該就是寂寞了。開始覺得我和孩子過著一種與世隔絕的生活。雖然沒隱居,但感覺周圍的一切離我們是那麼的遙遠。過年的時候家家張燈結彩歡天喜地,我還是插著門在屋裏學法或打印著真相傳單。記得母親曾說過大年初一不能幹活,不然就會忙一年,我就想那就讓我一年都為證實大法忙吧。孩子上學了,雖然我丈夫每月給我們郵寄一千元左右,我的日子還是很清貧。後來隨著修煉提高心境也提高,感覺和開始的心態不一樣了,但說不清,師尊就打到腦中四個字:安貧樂道。如今呢我們過得是那種閒雲野鶴的日子。

二、學會配合 在矛盾中實修自己

當家人和身邊的常人不怎麼能牽動我的心時,矛盾就到了同修那裏,開始時還能把握住勉強過去,而當壓力更大時,我變得不會修了,一肚子的埋怨和憤憤不平。在與同修配合做事時,我的感覺是我成了多餘人員,被開除了,知道自己是在過關,也感覺到了同修的排斥,我沒有頂著勁兒往前去,而是選擇退下來修自己做其它事。

師父在講法中說:「你們互相之間在配合上,心裏不平,激動生氣,那個時候很難想自己、看看自己是甚麼狀態、出發點是甚麼人心。多數是自己的意見不被採納,或者對別人的瞧不起,這兩種心的反映是最強烈的。」[2]這讓我明白「配合」兩個字的重要,因為都是跟監獄、公檢法打交道,如果因為我的存在而使同修之間老是擰勁,就會容易招來不必要的麻煩,這時放棄也是一種配合。

雖然我沒有去爭,但人心有時也會往外冒,會感覺委屈。為何會委屈?因為有情,自己感覺對同修那麼好,怎麼對我這樣。妒嫉也想抓住機會往出冒,但妒嫉是最毀人的,又怎能讓它控制?所以只要它一露頭,我就清除它。期間學法時學到妒嫉心時,師父講:「佛教中講業力輪報,他是按照你的業力去給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沒有德,你可能這一生啥都沒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當大官,發大財。」[3]悟到自己遇到這些沒有偶然,是因為境界不夠,應該修心提高自己。當這一關差不多過去時,早晨煉功時師尊打到自己頭腦中的是:受誣不辯,寵辱不驚。一對照自己,還差遠了。

緊接著我們這因同修開法會發生大抓捕,一位同修協調做這事。其實當時她的壓力非常大,一方面因將在監獄醫院的同修救出來,使監獄的頭兒從上到下換了個遍,惡人荷槍實彈要抓她,但她實修,沒有被邪惡抓住把柄,師父將這一難給化解了。另一方面同修之間因為怕、妒嫉、求名等人心交織在一起所產生的矛盾都非常尖銳了。為了減輕她的壓力,我就和她做伴,而我也受到了波及。邪惡利用同修未修去的人心製造了很多的麻煩,光是謠言就很多,估計那時可以用臭名遠播來形容她都不為過。

因為面對的壓力與阻力太大,心裏承受不了,我的眼睛變得只會向外看,替這位協調做事的同修不平,看不起別的同修,覺得他們怎麼這樣表現。因為不修自己,矛盾越來越大,師尊慈悲看我們實在是自己修不過去了,就安排我們認識了一位外地老同修,他說話的語氣非常平和,他從來不就事論事,也不讓我們具體說事。只是看到我們反映出的人心給我們舉例子,讓我們自己去對比。在兩個小時的時間裏,我們的思維終於轉過來了,師父也為我們清除了很多另外空間不好的因素。我為自己這一段時間的表現而臉紅,因為那時的我根本就不會修了,一肚子的埋怨,同修表現的善與祥和,讓我很明顯的就看到了那種差距。

在隨後的不到一年裏,我們努力的歸正自己,放下人心,儘量把事情做好,環境也在慢慢變好。師尊為了不讓我起證實自我的心,在學法時點悟:「《封神演義》中的申公豹,看姜子牙又老又沒本事,可元始天尊讓姜子牙封神。申公豹心裏就不平衡了:怎麼叫他去封神哪?」[3]我悟到自己雖然不老、卻沒本事,一切都是師父在做。這些年來我始終覺得自己是個可有可無的人,有時會感覺自己就是個多餘,同修需要時拽著就走,不需要時我就忙我自己的,但我也在努力做好那燒火做飯的小和尚。

直到現在營救同修的事情還沒有結束,干擾也會時常出現,一切還在過程中,而我也一直在師尊慈悲的點悟下努力修煉。我要努力勤而行之,不去做那若存若亡的中士、遇到事情就沒正念。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