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帶給我美好的現在與未來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這是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中很尋常的一個修煉故事,但每一個環節都見證著法輪大法的神力。

陷入絕望的深淵

我是華東某山區的一名鄉村婦女,在幸遇大法之前的二十年中,我每天都生活在痛苦和絕望的邊緣,那二十年的時光用「生不如死」來形容,那是一點也不過分。

我出生和成長在一個貧窮、但是充滿關愛的和睦家庭,父親和母親靠種地撫養我們兄妹五人上學,兩個哥哥和妹妹都上了名牌大學,姐姐也讀完了高中,我因為學習不勤奮,讀完初中就回家務農了,有時也做點小生意。

二十歲那年,我嫁到鄰縣的一個山村,未曾想從此開始了絕望的人生之旅。丈夫在南方某城市打工,在外面有多個女人,還經常換。我一向認為自己是個潔身自好、心氣很高的人,面對這樣的現實,心裏的衝擊可想而知。開始時我還嘗試過自己開竹製品工廠,想讓自己經濟上獨立。然而日復一日面對痛苦的現實,我漸漸地感到心力交瘁,不能自拔。我開始拿手上的錢去賭博洩悶,錢輸掉後廠子也維持不下去了。這時丈夫卻拿我賭博為藉口,從此以後不給家中寄一分錢。我帶著兩個孩子,只能靠二哥和妹妹接濟過活。我越來越痛苦,越來越感到絕望,只要手上有錢就忍不住想去賭一把,到後來借錢去賭,欠下數萬元的賭債。母親也為我感到痛不欲生,看我如此不爭氣,她叫二哥和妹妹也不要管我了。有時我真的感覺每時每刻、每分每秒都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活下去。

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離開了賭場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二零一一年,已經移民到海外並且修煉法輪功的妹妹給我講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簡稱三退)大潮的真相,我答應三退後,她又囑咐我誠心誠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告訴我常念這九個字就會有出路。我心想這很容易,「真、善、忍」我也很認同。

我記住了妹妹講的話,有空就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也念出聲來,有的時候念的很投入,真的能達到一心不亂的成度,看到九個字浮現在眼前。不知不覺中,我不再想去賭場了,很多時候根本就想不起這回事了。神奇的是,我並未因為不去賭場而覺得的空虛、無所事事。我開始勤於收拾田地,種植莊稼和蔬菜,用心照看孩子。我的莊稼、蔬菜每年長勢都很好,收成也好,除了自己吃用之外,我還有多餘的糧油供給母親和二哥一家。妹妹驚喜於我的變化,替我還清了賭債。

神奇的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樣讓我重獲新生!

聽師父講法 我越活越年輕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妹妹托人給我帶回來一個MP3播放器,裏面裝了李洪志師父的廣州講法,並囑咐我一定要用虔敬的心去聽。我聽從妹妹的囑咐,每天晚上都聽師父講法,儘量保持一個聚精會神和嚴肅的狀態。第一個星期聽法,我就夢到師父在給很多人講法,我也在其中認真地聽著。

開始聽法後,我很快就感到身體上很大的變化,每天精神很好,幾乎不犯睏,即使睡很少覺時也不睏,幹農活也不累。過去這十個月,我身體沒有出過任何差錯,連感冒都沒有過。二嫂比我小三歲,她說我看上去比她年輕的多,氣色又好。

「媽,我變回了你那個純真的女兒」

我自己卻是比別人看到的感覺更好。我感到自己似乎回到了少女時代,纖塵不染,二十年的痛苦人生路都成了過眼煙雲,甚至在我的心中留不下甚麼痕跡。以前鄰里鄉下知道我丈夫胡作非為的,都說我是在「守活寡」,我那時覺得自己守身如玉,卻嫁給這麼個人,心裏怎麼也難以平衡。現在我很慶幸自己那麼多年守住了「寡」,守住了那麼一點點良知善念,能得到師父和大法的救度,簡直太幸運了。

有一天回娘家,我忍不住告訴年屆八旬的老母親:「媽,您知道嗎,聽大法師父講法,我變回了您那個純真的女兒,是大法把我淨化了。」母親看著我會心地笑了。

其實母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比我還早,她也因此得到大法和師父的護佑。曾發生的腦溢血完全康復,小腦和身體幾乎沒有受到甚麼影響,醫生都說是奇蹟。

所以母親這些年來也是深知大法的威力,當她看到我的變化後,真是滿懷欣喜,她說過去二十年來兄妹五人她一直最放不下的就是我,但是現在她放心了。

大法帶給我美好的現在與未來

就在我暗自慶幸,喜不自禁的時候,有一天晚上我又夢到師父在給很多人講法,我也在場聽。講完課之後,師父看著我,對我說:「那個‘小妹’比這個更好(註﹕小妹是我的乳名)。」我知道師父是在告訴我:神性的那個先天的我比這個人中的我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但是我得好好修煉才能返回去。

從今以後,我會更用心地聽和學師父的講法,因為我堅信,大法不僅帶給了我美好的現在,更會帶給我無比美好的未來。

最後在此我要跪拜師父,真誠地希望能用我生命的全部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