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大法改寫了我的人生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我得法於二零一二年陰曆三月中旬。這姍姍來遲的緣分,改寫了我的整個人生,以至生命的微觀到洪觀以至永遠!

我得法了,是我有這份緣吧!十歲以後,我對於氣功修煉就有一種內心裏面說不出來的神秘嚮往。一九九四年底,在母親的帶動下,學了一門假氣功,但一直都是帶煉不煉的。九五年下半年,我在某市做生意。外出送貨時一個人拿了一份資料給我看,說這是介紹法輪功的,勸我學煉法輪功。我拿著資料掃視一眼說,我是修「某某功」的,騎車揚長而去。

如此珍貴的機緣就這樣溜走!

到二零零三年前後,修煉法輪大法的A勸我修大法,也沒有引起我的重視。到了二零零六年,A又勸我修大法,還給了我一張「真相護身符」,我仍沒有在意。

天上眾神都羨慕的機緣就這樣從我身邊一次次溜走!

二零一二年陰曆三月中旬的一天,A和B來到我家,主要目的是勸我三退。她們剛說了兩句大法怎麼好,就被我頂了回去。這時A對我說:我這裏有一本大法的書寫的太好了,你喜歡看書,你就先看一看吧!我當時接過書,心想:我就看看你寫得怎麼樣吧!(現在知道說這話是對大法師父的極其不敬,很後悔!)

誰知當我翻開書,還沒看到第二節,整個人從內到外,從心靈最深處都被極大地震撼了!就感覺到我這三十多年都白活了。那種異常激動欣喜若狂,在我的人生裏從未有過。我連連對A和B說:這是一本宇宙至高無上的寶書、天書,任何書都無法比擬!此時對大法那顆不敬的心立馬被掃盡。

我畢恭畢敬地一口氣讀完《轉法輪》。此刻,先前頭腦裏存有的邪黨造謠的毒素早已蕩然無存。如此至善至美,至高無上的無邊大法,怎麼能是邪黨造謠的那樣呢?那絕不可能!當時心裏就有這堅定的一念!

從那一刻,我踏上了大法修煉路,我的人生觀徹底改變。對常人中的任何書,提不起任何興趣,酷愛異常的周易、風水也放下了。當時我三十六歲。

但由於工作的特殊和妻子的極力反對,我幾乎處於獨修狀態。學法兩三個月不知道「三件事」是甚麼。隨著接觸師父的經文越多,很多不明白的法理明白了,自那以來修煉一直不間斷。由於獨修師父經常給我點化。我修煉了,妻子極力反對,撕了我手抄的《洪吟》,又毀了下載了師父講法的mp3。一天晚上她很鄭重的對我說:讓我選擇,是選她還是選擇修大法。如選擇大法我們倆就分手。

雖學法時間尚短,但大法的根已經扎進我的心裏。我當時真的是毫不猶豫,堅定有力的回答道:「我百分之百的不放棄修煉。」話音剛落,只見她兩行淚奪眶而出,默默的再不作聲。以後再也不提分手的事。只是不太支持我修大法。

由於修大法,我一改暴躁的脾氣,罵人,打人的習慣改掉了,性格變得特別隨和,真的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做甚麼事都會事先考慮別人,遇到矛盾無條件的先找自己的原因。以前的大男人主義不見了,工作再累回家也要做以前從不做的家務活。我在真正的按照大法的標準「真、善、忍」去做人。

修大法以前我和妻子幾乎天天吵架,她還挨過我好幾次打,現在全變了。隨著修煉時間的推移,妻子變了,她真的知道了大法好。法輪功能讓壞人變成好人,讓好人變成更好的人!她不再反對我修煉大法了。只是由於對邪黨迫害的恐懼而時時的對我擔憂,不讓在家裏放過多大法的書。講真相救人也不能讓她知道。向內找,知道妻子這種狀態實際也是我的怕心促成的。

由於獨修,對講真相救人的很多情況不了解。修煉到第四個月時,同修送來一本《明慧週刊》。上面的內容很合適講真相,我就利用工作之便到某市的一個打印店去複印。當時不知道這是極其不安全的。結果被店老闆發覺,將複印的資料撕毀了。看到這架勢,我趕緊一把奪回原件跟店老闆解釋幾句急忙離開了。這時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危險的事情。慌忙乘車回家。後來遇到老同修,向她提起這件事才知道真相資料都有很多同修專門的在做。

由於自身的修煉狀態和本地區的情況,講真相救人一直做得不好,所救的人數非常有限。今年在講真相中,我和A同修兩次被惡人誣告。第一次某市國保國安欲迫害我倆,計劃編製我們的材料。他們到下面政府調查,被當地政府給頂回去了。舊勢力為了迫害我,派警車天天在我家門口轉,不斷地給我施加心理壓力,想讓我離家出走,給我製造更大的魔難。有一次警車直接停到我門口,警察向我屋裏走來。當時心裏真是一驚,但立馬用強大正念將自己穩住,並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堅定的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抱著放下一切堅修大法的一念。結果警察到我面前問了些其它事便走了。

最近一次,又被惡人舉報。當地政府打電話來威嚇(前任政府人員剛剛換走)。當晚夢見舊勢力抓了幾個大法弟子在一邊用錘子一個個猛擊大腦,讓我站在一邊看著。醒後我發正念全盤否定、清除舊勢力,然後回憶著從得法修煉到如今的一點一滴。面對迫害形勢的嚴酷、慘烈,家庭、子女、父母及常人中的東西在大腦裏過了一遍。那紮在心靈最微觀處的那個根,始終堅不可摧。還不說從修煉開始師父給我全新的生命的一切,就這大法的無邊法理,就足以讓我對師、對法、對修煉堅如磐石,金剛不破。相比之下,常人中的一切包括生命,是多麼微不足道。一個生命存在於人世的意義就是思想境界,生命境界的昇華,最後回歸至產生他的生命的地方。否則活在世上有甚麼意義?如果讓我放棄修煉做回常人,還不如生命就此死去!永遠的死去!

有時走在人潮如海的城裏,看著湧動的人群,心裏生出一股莫名的悲哀:法正人間在即,在那翻天覆地的慘烈,淘汰的景象,有這麼巨大的人群還沒明白真相,還未得的救度,還都有滋有味地活在自己的夢中,渾然不知也不信即將到來的那一切,真痛心啊!只恨自己不精進不爭氣,沒能多救人!

在此深深地跪拜叩謝師恩!

文中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