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騷擾的人都喊「真善忍好」才進門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九日】同修們都喜好稱她為:羅娘。按照我們當地風俗來講,三、四十歲的已婚女性稱娘,五、六十歲稱大媽,七、八十歲稱太婆了。羅娘今年八十有餘,或許是羅娘面像不太見老的緣故吧。

羅娘育有二兒二女,她一生坎坷,性格鑄就剛強。她年輕時,遭受到第一次打擊是,最小的兒子在四歲時不幸因病夭折。據她說,過去三十年了也未撫平心中喪兒之痛。第二次打擊是在中年,丈夫因外遇拋家棄子出走,她恨他無情,就算不看在夫妻面上,怎麼幾個親骨肉孩子面也不看呢?她恨他恨了三十年也未消恨。到老年了,遭受第三次打擊是大女兒不幸中風癱瘓在床。大女兒是飛機設計工程師。羅娘從此得照顧拉屎拉尿的大女兒,她自己也曾想:是不是又一個三十年呀!從此她愁眉從未舒展。

一九九四年歲末,羅娘開始了修煉法輪大法。不久她的家也成了煉功點,從此她活得心情舒暢,過去的思念小兒、怨恨丈夫、憂愁大女兒疾病的心情煙消雲散。她首先讓中風癱瘓在床的大女兒聆聽了師父的講法錄音,在聽到第七天時,癱瘓幾年的大女兒就能下地行走了,一個月不到就到單位上班了。弟弟、妹妹見到姐姐的奇蹟,也都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大法,羅娘遭受第四次打擊,警察將大女兒作為重點迫害對像,非法判刑九年,入監時曾酷刑吊銬她七天七夜。這次打擊,沒有使羅娘對法輪功動搖,相反她更加堅強,漫長的九年中,她持續不斷地給監獄內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送去關心與支持。

今天,羅娘又寫控告書控江××,也鼓勵全家人訴江,還激勵同修訴江。一日,羅娘正在家中釘裝真相資料,前院木柵欄門傳來急促的捶門聲。憑經驗她就知道來者不善,因為這十幾年來她經歷的太多。滿屋的法輪功真相資料她也不收拾,不慌不忙走到前院,她一看院外站立著十多人,有警察、有市「610」成員,有街道辦人員,有邪黨幹部模樣的。羅娘問:「你們今天來這麼多人幹甚麼?」「市領導很關心你,來看看你,協助我們一下,向你調查一些事情,你開一下門。」羅娘說:「進門可以,我這是私家住宅,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入鄉就得隨俗,想進我的門,就必須守我的規矩!」一個幹部模樣的人漫不經心地說:「行!您的規矩是……」羅娘對著小區來圍觀的人說道:「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否則今天一個人都別想進!」

院外的人被羅娘的一身正氣都鎮住了。這群人僵持了半天,他們一商量,最後這群人中又出來一個大概是他們的「領導」吧,對羅娘笑著說:「大媽,我讓他們人人都喊「真、善、忍好」,我讓一步,您也讓一步,開開門,您看怎樣?」羅娘說「行!」於是羅娘把守著門,喊一句「真、善、忍好!」放進來一個,喊一句「真、善、忍好!」放進來一個,羅娘見他們全都喊了,興高采烈地將他們領進了屋。這群人進了屋又驚呆了,一個說:「這麼多反動宣傳品呀!」羅娘和藹地說:「錯!孩子,給你糾正一下,這叫真相資料,不是拿來反動的,而是拿來救人的。」

一個警察突然出現反常的舉動,好像是要沒收資料,羅娘立即厲聲說:「放下!今天是人在書在。你們到今天還看不清形勢,替江澤民賣命,周永康、徐才厚這是江澤民的左膀右臂,都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了;中央「610」李東生遭惡報到今天,都沒人敢去接他的職位;江澤民到今天也是自身難保。十多萬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今天主政者不會視而不見替江澤民背黑鍋,這是天意呀!歷史上誰能拗過天!你們說說那些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打下去的,有幾個不是滿門抓的?那是迫害大法的罪太大,如山如天還不清,由自己的親人來承擔呀!你們不為自己負責,也要為親人負責吧?」

那個領頭的揚手示意:「大媽,別激動,我們今天來,也沒別的意思,只是想核實一下,您是不是向最高檢誣告了江……」羅娘說:「我想糾正一下,是控告!不是誣告。我控告書字字是血,事事屬實,鐵證如山。誣告是造謠、是誹謗、是無中生有,天安門自焚、圍攻中南海、病死1400例,這才是誣告。」

羅娘揚起手,指著肩扛攝像機的人說:「你先別攝像,過會讓你攝,今天來的人都是客人,入鄉隨俗,都必須登記名字,是警察的另附上警號!」他們都齊齊地望著那個頭兒,那個頭示意他們簽,羅娘拿著一個小本本和一支筆,走到每一個人面前,他們十幾個人,每人都簽了名。「誰要迫害我,就到黑名單上見!」就這樣,他們一個個很專注地聽羅娘一個人獨自給他們講了幾十分鐘真相,羅娘講得誠懇、耐心、深入淺出,他們都默默地點頭認可。臨走時,羅娘給他們發《九評共產黨》,他們一個個都笑著拒絕,說看過了。羅娘大聲說:「入鄉隨俗,不拿真相資料不出門!」最後領導帶頭,每人都拿了一張真相光碟,都表示回去後會認真看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