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閃發光的《轉法輪》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

一、大法的超常

1、閃閃發光的《轉法輪》

九八年十一月三十日的那一天清晨,天空分外明朗,房間裏充滿陽光。我拿起鈴鈴聲響的電話,裏面傳來的是在大法中修煉的在外市念大學的小兒子的聲音:「媽,你多純淨啊,您看書吧。」就放下了。聲音平和,話語簡單。我知道他說的是哪本書。神奇的是當我放下電話剛一抬頭,靠牆一大排書櫃上唯有《轉法輪》閃閃發光的映入我的眼簾。我取過來,甚麼也沒想,一口氣看完。從早到晚連飯都忘了吃。我真是興奮不已,無以言表。

我知道了我想要知道的那一切一切,更知道了根本就不知道的那許許多多。師父說:「我知道,真正修煉的人是知道他的輕重的,他會知道珍惜的。」是的,我就是這樣的。

2、桔黃色的光

決定修煉的第一個晚上,我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在我工作單位的二樓走廊裏到處都是惡魔,我奔跑的躲避著,在極其恐懼的狀態中從窗戶飛跳出去,輕輕落在樓前的空地上,抬頭看去,在黑藍色夜空中遠處有一團亮亮的桔黃色的光。我向亮光奔去,那桔黃色的光原來是大門門房的門燈發出的。門前站著幾個人,和我正對面的人祥和的對我說:「你來啦,很好。」我便醒了,我心裏很平靜、安詳。與我說話的人很像師父,卻比師父年紀大些。後來看二零零七年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時,我驚喜的看到師父的形像和我夢中見到的一模一樣。

第二天早晨四點鐘,我和老伴(同修)一起去公園找煉功點,來到公園裏順著煉功的音樂走去,在黑藍色的夜空中我看到遠處有一團亮亮的桔黃色的光,我們向亮光奔去,原來是一座小房子,那桔黃色的光是那房子的門燈發出的,神奇的是整個景象和夢中一模一樣。門前的小廣場已站了許多人。我剛站穩耳邊傳來一個平和的聲音:「你是新來的吧?」我說:「是。」「五套功法都會嗎?」我說:「不都會。」桔黃色的燈光中我看她微微一笑說:「我來教你吧。」我興奮地說:「謝謝您!」我溶入了大法修煉的整體中。

3、年輕體壯精神爽

我在大法修煉中,並沒有想到要治病,但在不知不覺中我的心臟病、眩暈症、神經性頭痛、月子病等等都消失了,無病一身輕,真是無求自得,十幾年來連病業的假相都很少有。講真相時我會說:「我修煉法輪大法十幾年了,我沒吃過一片藥,沒看過一回病。」對方會驚奇地問「真的!?」我會說:「我們是修真、善、忍的,不能說假話,你看我不就是活見證嗎?電視說煉法輪功不讓吃藥不讓看病,我們沒有病吃甚麼藥、看甚麼病?我都七十四歲了,你看我是不是年輕體壯精神爽?」對方還會驚訝的補充說:「你臉上都沒有皺紋,說七十四歲沒人信,看上去頂多六十吧。」我會緊接著講真相勸三退很容易。

4、門衛看不見我

我會大大方方地走進一些機關大院發資料,門衛看不見我,我把裝資料的小塑料袋掛在他們辦公室的門把手上,走廊上走的人看不見我。

我從容的走進全市中心郵電辦公大院,我輕快的在各樓層裏發著資料。最後走到伙房去了,廚師問我:「找誰?」我隨口笑著說:「找的人不在。」廚師也笑了。

一個很大的軍方武器研究所,大門兩邊挺直的站著兩個持槍的門衛,出入的人和車一個不落的查看出入證,我大大方方的往裏走,走進去了,門衛看不見我。同修說:「那地方你能進去?你也太神了!」我悟到:「是啊,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師父給了我好多神通,法力讓我用來救人。」

5、超常的眼睛

師父為了讓我做好三件事,幫我把修煉前戴了三十多年的遠視散光鏡和二十多年的花鏡全拿掉了,印刷品上最小的字我都能看的見。我用蠅頭小楷大小的隸書字體在宣紙上抄法,握毛筆的手很穩、很準,字的大小均勻。抄法入心時高層法理展現的也多。晚上發資料能清楚的看很遠的地方。

6、出租車把我撞倒如同沒發生一樣。

一輛出租車把我撞倒,司機出來忙問:「咋樣了?!」我翻身起來撲了撲土說:「沒事。我是煉法輪大法的,我不會訛你,你也不是故意的,你走吧。」司機連連陪笑,點頭哈腰不知說啥好。開車走了。我後悔沒利用這機會勸他三退。晚上睡覺前渾身有點疼,心想:「沒事,睡一宿覺就會好。」很快就睡著了。第二天快到中午了,才想起昨天被車撞的事。身體哪都不疼,如同沒發生一樣。我知道師父一直在我身邊保護著我,我只要念正師父就管。

7、腿神奇的不痛了

一次我要坐火車去外市,看看表還有兩個小時,便去見一位被綁架悟偏後回來的同修。交流中把時間忘了,這時兒子打來電話催我快走,不然趕不上車了。我急忙回家不顧腿疼拉上旅行包便往車站跑。一不小心摔在馬路邊,雙膝蓋磕在馬路牙子上,起來接著還跑,而且越跑越快,上車剛坐下車就開了。看看左膝蓋上破點皮,到站下車時發現近年來一直有些疼的左腿神奇般的一點都不痛了,難怪趕車時越跑越快。我悟到是師父用符合常人的辦法使我的腿不疼了,鼓勵我要更多的關心同修。

8、九十度的彎腰直起來了

我新搬家到一個小區,住在一樓,南窗下有五十多平米大的一個小花園,正對著前面樓的北樓門,經常看一位年近八十歲的老太太彎著九十度的腰,拄著拐杖艱難的行走著,別人不小心一碰著她,她就會摔倒。一天她來到我的花園前說:「我常扒窗戶看你在園子裏幹活,真羨慕你的身體那麼好,腰板直直的。」對話間講起了她自己這輩子的苦,她沒念過書,黨團隊都沒參加。我安慰著她並淺顯的結合法理講人各有命,善惡有報,欠債要還,吃虧是福……。她聽了激動地說:「大妹子,你心眼真好,聽你說這些話我心裏敞亮多了,你說的話對我心思。」我便問他:「你信不信神?」她說:「我信,我天天念阿彌陀佛。」我說:「阿彌陀佛不管人間事了,我告訴你個妙法,你天天沒事就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誠心誠意的念,心誠則靈。神會保祐你平安無事,說不定你的腰也會直起來呢。」她連聲答應著,怕記不住,反覆的背了好幾遍。第二天一大早過來對我說:「大妹子,多少年來我昨晚頭一次睡個好覺,太靈了。」過了兩個月後她的腰真的直起來了,和正常人一樣了。他和老伴單住,常年靠兒女們送飯,如今自己買菜做飯洗衣都行了。師父在我修煉路上安排的這個故事,用來講真相很有說服力。

二、切莫錯過有緣人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切莫錯過有緣人。以前我遇到這樣的人時我只是想:這個好人得救了,分手時說些祝福的話。對方也會發自內心的說謝謝。這幾年遇到這樣的人時我多了一念:這人很可能是等待已久要來得法的,切莫錯過有緣人。我便在他(她)能理解、接受的基礎上理智的交流引導,有意將話題引到修煉大法上。下面寫幾個我經歷的小故事。

一次坐公交車,同座是位年近七十歲的老年婦女,一勸就退了。我剛一提官場的腐敗,她就講起許多事例,接著講邪黨歷次運動中使她家遭難的事。她聲音很大,車上的人都能聽的到。這時我心生一念:「她很可能是有緣來得法的。」我問她:「你哪站下車?」她說:「還有兩站。」我說:「我也在那站下。」下車了我問她:「你往哪邊走?」我順著她指的方向說:「嘿!我也往那邊走。」我們邊走邊聊。我首先問她:「你信不信神?」她說:「半信不信。」我就開始講為甚麼有神存在,講生活中真實的輪迴故事和在大法弟子中發生的神奇故事。先講我自己的,再講同修的。這方面大法弟子都會講,講自己的事更有說服力。我就不多敘了。有時我故意停下來講,她也停下來認真聽。在講的過程中常向她發問。比如說:「你信不信?」或:「你說對不對?」「你是怎麼看的?」這樣互動交談加強他的思考和注意力。如果她說的在理,我就誇獎她:「哈!看的出來你這人心眼好、是非清楚,熱情、愛幫助人、愛操心,還愛打抱不平。」她很開心地笑著說:「你咋說的那麼對。」我說:「象‘天安門自焚’這事一說你就明白。說明你是個很理智、智慧、很有主見、不是聽風就是雨的人。」她睜大眼睛說:「你看咱倆緣份好大呀,初次見面你就這麼了解我。我看你也是個實在人、說話在理,我愛聽。」我說:「咱倆一見面我就看你有佛緣。你也修煉法輪大法吧。」她說:「不瞞你說,我有一本《轉法輪》,是好幾年前有個煉法輪功的人給我的,我就翻一翻也沒細看,今天聽你這樣一講,我回家一定拿出來好好看看。」我拍著她的肩膀說:「咳!你真的是佛緣到了,真為你高興。你看書吧,你看書時,要心非常靜的入心去看,不要琢磨、研究、評論,就抱著想看明白書裏都說了些甚麼那樣去看,通讀三遍後你可能就放不下這本書了。只要你真心動念想修煉,師父就管你。我又簡單的給她講了講修與煉的關係後說:「開始最明顯的就是你真念一動師父就開始給你清理身體。我動真念想修煉時也沒有甚麼原因就開始拉肚子,就像水龍頭開了閘似的,控制不住,拉完了渾身可舒服了。可能還會有別的情況出現,你不要害怕,出現甚麼事都是大好事。其實這些書上都寫著呢,我先給你提個醒。」她看了看手錶說:「我得趕快回家做飯啦,孩子馬上要下班了。你的話我記住了,謝謝你。」我緊跟兩句:「去找給你書的那個大法弟子,想遇就能遇到。」她說:「是啊!會的!謝謝你!」我目送她。我們倆談了近兩個半小時。我坐車往回返的路上默默的給她發正念:解體滅盡干擾她得法得度的一切邪惡因素。

一天在超市裏我遇到一位穿著打扮不俗,相貌端莊、舉止文雅的中老年婦女,她主動和我搭話說:「你穿的毛衣和我前天買的一樣,二十九元。」我馬上回話:「對,物美價廉,雅俗共賞,是吧!」她會意的笑了。我心想:「有緣人來了。」我看她走路有點吃力的樣子,便關心的問:「你腿疼嗎?」她說:「何止是腿疼。」接著便講了她的許多病症帶來的痛苦。(在時間允許的情況下我都會給對方傾訴痛苦、煩惱的機會,讓人覺得你同情她,理解她,她會心情舒暢些,她也會感受到你的善良、真誠,對你更信任。)我同情的望著她聽她的傾訴。最後她不好意思說:「你這人真好,聽我叨叨這麼半天,耽誤你時間了。」我說:「沒事。你看我身體怎麼樣?」她說:「一看就能看出你身體一定好,臉的氣色也好,精神頭也足。」我又問:「你看我多大歲數?她說:「五十五、六歲?」我說:「不對。」她說:「我說多了?」我搖頭說:「少了。」她說:「六十?」我搖頭。她說:「頂多六十三、四歲。」。我搖頭。她說:「六十七、八?不可能吧?」我說:「我七十三歲了。」她驚訝的不得了:「啊呀!不像不像,太不能讓人相信了。你怎麼保養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大法煉的。煉了十六年了,一分錢醫藥費沒花,一片藥沒吃,甚麼毛病沒有。」她說:「真的呀?!」我說:「你看我不就是活見證嗎?」她連連點頭。我說:「電視說煉法輪功不讓吃藥純屬造謠,我們一煉功甚麼病都沒有了,沒有病吃甚麼藥?你說是不是?」她說:「可不是唄,沒有病吃甚麼藥。」接著她有些急不可待的說:「我挺願意聽你說話的。你給我講一講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就開始淺顯的並列舉事例介紹了法輪大法。我想:她很可能是來得法的,切莫錯過有緣人。我便說:「你信不信有神存在?」(信神的人好講,不信神的人不好講)她說:「好像有。」我說:「別好像啦,肯定有。就共產黨宣傳無神論,在它當政之前中國各朝各代老百姓、皇帝都相信有神,敬神。古今中外許多著名的科學家如:李時珍,華佗,愛因斯坦,牛頓,愛迪生等都是信神的。」我說她都點頭。我又講了我修煉前後身心變化和同修們在修煉過程中的一些超常、神奇的故事。她很認真的聽著。我倆在超市已經站了近兩個小時了。我問她:「你的腿站時間長了不疼嗎?」她說:「沒事,我愛聽你說。」我說:「我看你這個人就具有大法要求的這些好品質。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借你一本指導我們修煉的經書《轉法輪》,你靜下心來不帶任何觀念的連看三遍,我想我們再見面就不是今天的話題了,我們會有很多的共同語言,你也會別有一番心情和境界。」她高興的給我留了電話,(為了安全我不給生人留電話)約定了具體時間地點。分手時我便抓緊時間勸她三退,很痛快的就退了。過兩天我們如期而至,我把《轉法輪》、教功光盤和神韻光盤交給了她。她高興的接了過去。我說:「這是天書,請您珍惜。看前洗洗手,端坐著,不帶觀念靜心的看,看完別亂放,你要真心想修煉,這本書就送給你,不想修煉就還給我。」我們約了下次見面的時間地點。回家的路上我給她發正念。

在一次校友聚會的活動中,十幾年沒見面的兩位同學聽了真相三退後就表示要修煉,一位同學高興的接受了我送給他的幾本大法書、mp3和教功光盤。另一位和我住一個房間的同學,長談後決定回去修煉,她告訴我她的鄰居就煉法輪功,回去就和她聯繫。我說:「她會幫你請到大法書」晚上我教她煉動功,她非常快就學會了,接著就連拉帶吐。我說:「你動真念了,師父管你了,這是給你淨化身體呢。」

今年的七月在一次退休老同事的聚會中,一位曾經同在一個部的同事對我修大法很感興趣,散會時我倆同路,半路突然降起大雨,我們躲進路邊的一家大醫院的正廳裏避雨。等到雨停了,她也決定修煉大法了。我悟到是師父為我們降了這場雨,給我們安排了這機緣。不然我們就沒有這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長談了。我為她請了全套大法書。她如飢似渴的學大法。常年吃的心臟病等很貴的藥全扔了,無病一身輕。兒女見證大法神奇超常;都高興的支持母親修煉。兒子還勸母親抄大法。五套功法她一學就會,雙盤比我盤的還好,而且還很有信心的要找回她知道的以前修煉的朋友和讓一位她說啥信啥的小學同學也修煉。過不幾天又給自己兩個當領導的兒女三退了。她又自費購買好幾個播放明慧編製的錄音的小收音機,贈送給親朋好友。她還主動提出學法小組設在她家。她讀法流暢,很少出錯,交流時很會向內找。現在學法小組共五人,她說:「這都是師父的安排。」我珍惜師父安排的這份緣,我去她家學法路途得用近兩個小時,換坐三個公交車,等車坐車都能救人。

許多大法弟子面對面講真相,幾句話就能救一個世人,救了好多好多,真是了不起。在這裏我希望同修在你救的那些人中不要記下名字或起個化名便走開了。如果你有時間,你只要留意,對那些熱情主動和你交談的世人,你最好善意的、耐心的多用一點時間與其交談,那非常有可能他是師父安排來得法的有緣人。他(她)也許是比我們來的還要高的主和王,是天體中更大的體系派下來的代表。他的背後需要得救的更是無量無計的眾生啊!更何況人世間多了一個大法弟子。他又會去證實法、救度眾生,也許他(她)又使有緣人得法,那個有緣得法的人又能使更多無量無計的眾生得救。這多麼殊聖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