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靠藥物維持生命 修大法後十七年與藥絕緣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三日】在我對自己的未來幾乎失去了信心,對生活完全失去了興趣的時候,是法輪大法重新點燃了我生命的火花,給了我生的希望,給了我生活的勇氣,同時給我指明了生命的方向。我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一日得法的。之前我身體非常不好,二十多歲生完孩子就高血壓,伴隨著頭疼、嚴重的失眠,後來又有咽炎、盆腔炎,關節疼痛等。那時頭脹疼起來,非常難受,真想拿斧頭把頭劈開,經常疼的半宿半宿的睡不著覺,還要丈夫給我按摩頭部,才能得到些許的緩解,第二天由於睡眠不足又頭暈腦脹甚麼也幹不了,丈夫由於照顧我,也累的很疲倦。那時為了給我治病,到處求醫問藥,最終的結論是:原發性高血壓。無法根治,只能依靠藥物維持現狀。

那時的我除了上班,甚麼家務活也不幹,也很少管孩子,全部家務幾乎都落在丈夫一人身上。丈夫下班後,既要照看孩子又要洗衣做飯,收拾家務,非常辛苦。而我整天就是躺在床上跟床較勁,既睡不著覺,又不想起床,起來就頭疼頭沉,非常難受,而且脾氣還非常暴躁,動不動就生氣發火,一生氣發火腦袋就更難受,所以他們爺兒倆都不敢惹我。

那時我是中西藥混搭著吃,吃藥像吃飯一樣,一把一把的吃,既花錢又難受,真是度日如年。那時本來工作就忙,好不容易盼個週末,別人都在家休息,而我又得讓丈夫用自行車帶著到處求醫問藥。那時因為孩子太小,大白天讓孩子一人在家,孩子都膽小害怕,等我們拿藥回來發現孩子抱著玩具娃娃睡著了,臉上還掛著淚珠。我那個心如刀割一樣疼。可是沒有辦法,總不能天天麻煩鄰居或同事。那時我總想,何時是個頭啊?真想一了百了,可是看看年幼的孩子,再看看每天辛勤操勞的丈夫,又不忍心。那時我是過了今天不想明天,對未來連想都不敢想。丈夫總給我開心說,聽說快研製出醫治高血壓的特效藥了,到那時就好了。可是等了七、八年了,還沒等來,最好的時光都在煎熬中度過了。

正在我絕望的時候,朋友給我介紹了法輪功。當時,我是礙於情面答應看《轉法輪》這本書的,因為七、八年的痛苦磨礪,甚麼辦法都用到了,都無濟於事,使我早已對未來失去了信心,不再對未來抱有任何幻想,只是混日子而已。沒想到的是一遍《轉法輪》看過之後,我的整個世界發生了變化:天變藍了,周圍的人們都變親切了,生活有樂趣了,原來人應該這樣活著。知道了疾病和痛苦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只有按「真、善、忍」的標準去同化,生命才有美好的未來。我知道我有救了!我重生了!

那時的我真象新生了一樣,每天沉浸在佛光普照的幸福之中。隨著看書,句句法理打入心田,心情格外舒暢、豁達,原來的我被病痛折磨的頭抬不起來(因為頸椎難受),眼睛睜不開(因為眼眶疼),背挺不直(因為脊椎難受),眉頭緊鎖(因為頭疼頭暈),面黃肌瘦(因為有病吃不下飯,睡不好覺),漸漸的我的頭抬起來了,背挺起來了,眼睛明亮有神了,緊縮的眉頭舒展開了,面色飽滿紅潤,家裏有了歡聲笑語。很快我的一身病都不翼而飛了,我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健康了,年輕了,快樂了,臉上時常洋溢著幸福的微笑。至今十七年,我沒再吃一粒藥,身體非常健康。

在我修煉以前,我女兒每年都要發燒幾次,至少有兩次需要輸液才能退燒,而後丈夫也要發燒輸液,好幾年都是這樣,有時丈夫忙時,發著燒也得帶著藥品出差,那時我身體又不好,真愁人。自從我修煉以來,他們父女二人再也沒用輸液,也極少發燒,偶爾發燒一次,一、兩天就好了。那時我女兒剛上二年級,她很願意看大法書,基本能把《轉法輪》讀下來,還能按書上的要求做,這樣女兒也很快得法了。

大法給我女兒開智開慧,使她學習很輕鬆,成績也好,順利的考取了一所重點大學。四年後,又順利被學校保送研究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