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了一年等死 念「法輪大法好」七天下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三日】二零一一年我在炕上整整躺了一年,不能吃飯,也不能喝水,連話也不能說了,臘月二十一妻子看我實在不行了……

一、浪跡江湖 山窮水盡

我今年七十一歲,「文革」前在農村當大隊長,盡心盡力為百姓辦事,「文革」中用炕席給我糊高帽、鬥我,我一氣之下浪跡江湖,買汽車搞運輸賠了,賣過水、打過獵,在社會中專愛打抱不平,收拾那些賴子,吃過橫(到耍錢場要錢),但經濟上還是很緊。

一年冬天,實在沒有掙錢門路,就到已凍冰的小河中抓蛤蟆(田雞),在岸上喝很多酒,再砸開冰到河裏抓蛤蟆,上來腿凍得發紫,失去了知覺,回家在熱炕頭捂,把肉都烙熟了,腿還是不好使,這樣在家癱瘓十來年。

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到廟裏去學佛教,我很虔誠,成天念阿彌陀佛,後來有所好轉,我嬸丈母娘也是學佛的,她死時我去給收拾佛堂,陰陽先生告訴我到外面去,他要淨宅,我說我學佛沒事,結果被「殃」打了,過二十來天就開始發病,住院打針也不好轉,到五常大醫院檢查嚴重貧血,大夫說得換血,需要三十萬元,我三萬元也沒有啊,只好回家等著死了,後來就「落炕」了。

二、幸遇大法 柳暗花明

二零一一年我在炕上整整躺了一年,身上腫的打針都打不進去,不能吃飯,也不能喝水,連話也不能說了,尿不下來尿。

臘月二十一妻子看我實在不行了,去找人給我「串料子」(用木板打棺材,裝死人的),正好碰上一位煉法輪功的大姐,聽說我不行了,就來看我,看我腫的像個大皮球,不能吃、不能喝,連話都不能說,就告訴我:老弟呀,只有大法能救你了。說著拿出一個護身符給我看,問我認不認字,我已不能說話,只是點了點頭,她告訴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

我想已經到這種程度了,就念吧!我白天念,晚上念,睡覺醒了還念,念著念著我能坐起來了,不到七天我就能下地了。我想學佛教十年被殃打無法醫治,在家等死,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到七天能下地,起死回生得新生,這法輪大法太好了、太超常了。

我能下地的第一件事就是拄著大棒子去找大法書,我到煉功的人家說:大法救了我命,我要學大法。他們把我扶到炕上,又給我講了一些大法的神奇事,借給我書,把我送回家。

從那天開始我就學起了大法,我越學越愛學,成天就是學法,我逢人就講大法救了我的命,講大法超常、神奇。誰得病我就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我又找他們教我煉功,雖然當時學到的動作不標準,但也能起作用。

三、淨化身體、換血

二零一二年六月份,我請了大法書《轉法輪》,開始學法煉功。不長時間,師父幫我淨化身體,成天腹瀉,拉的都是水。我也沒害怕,知道是師父為我淨化身體,越拉越舒服,最後身上的浮腫全消了,恢復了原來的狀態,家人非常高興。

我非常感激幫我得法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她家種木耳,我就去幫她幹活,有一天我鼻子突然出血了,像筷子粗的流兒一個勁往外淌,堵上這個鼻孔就從另一鼻孔往外淌,都堵上就從嘴裏往外淌。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換血呢,老伴可嚇壞了,又要找大夫,又要送醫院,我說:師父給換血呢,沒事,淌了好大一陣,淌了半洗臉盆,才停下來,別人問我迷不迷糊,我說不迷糊,我洗巴洗巴臉照常幹活。這樣的事發生了七次,二零一四年最後一次,病全都好了,我知道師父為我換血。

我反覆多次讀了師父所有講法,認識到:我光從大法中得到好處還不行,還要講真相,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救度眾生的,要做好「三件事」講真相多救人。我每天有計劃的到周邊去發真相資料,神韻光盤,講真相救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