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萬人訴江 十萬遞達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網記者綜合報導)到八月二十七日,已超過十六萬六千名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中國最高檢察機構控告江澤民,敦促就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罪行立案公訴。透過重重封鎖,迄今超過十萬人的控告狀(八萬份訴狀)遞達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

突破重重封鎖,十萬人的訴江狀遞達高檢、高法

近兩週以來,中國大陸一些地區國保、610以中共北京「閱兵」、「非常時期」為藉口,截留訴江信件、上門騷擾綁架法輪功學員。儘管如此,本週仍有7,538份訴江狀成功遞達中國最高檢察機構,得到郵局妥投回覆或高檢、高法部門簽收。其中包括部份之前被截滯在北京的郵件。

從五月底到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網已收到總數166,579名(139,774案例)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關部門的訴訟狀副本。八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七日一週內,法輪功學員們突破封鎖,通過郵寄、向官方網絡電子投遞等方式,郵寄出去或網上遞達超過8,728人(7,714案例)的訴江狀。由於網絡封鎖和信息傳輸的不便,實際數字不止於此。

據明慧網部份統計,迄今已有總數為100,420人的訴江狀(82,700份)得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簽收或郵局妥投回覆,平均簽收率為60%。

圖:6月26日至8月27日訴江狀遞達中國最高檢察機構的每日簽收率。8月以來衝破重重阻力,30428份訴江狀成功遞達。目前,中國高檢、高法已收到至少82700份(100420人)來自全國和世界各地的控告江澤民的訴訟狀。
圖:六月二十六日至八月二十七日訴江狀遞達中國最高檢察機構的每日簽收率。八月以來衝破重重阻力,30,428份訴江狀成功遞達。目前,中國高檢、高法已收到至少82,700份(100,420人)來自全國和世界各地的控告江澤民的訴訟狀。

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或自訴狀來自中國大陸所有二十二個省份、四個直轄市、五個自治區、二個特區,以及海外二十七個國家和地區:美國、澳洲、加拿大、韓國、新西蘭、泰國、日本、英國、馬來西亞、德國、荷蘭、瑞典、新加坡、法國、西班牙、愛爾蘭、丹麥、芬蘭、挪威、台灣、意大利、印尼、瑞士、波蘭、羅馬尼亞、秘魯、匈牙利。

中共「閱兵」,地方警察擾民

據悉,中共將在九月三日在北京搞所謂的「閱兵」,風聲鶴唳,一些地方的大街小巷晝夜都有警車蹲點。在十六年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慣性下,一些市縣國保、610部門藉此為由,到處擾民,攔截上訪人和控告狀。

河南省淮濱縣郵政局投遞員透露,當地法輪功學員八月二十五號寄往北京的信件在信陽被截住,理由是「北京閱兵」。在此期間,淮濱縣被攔截的訴江狀至少已有三十封。河南平頂山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及各級610人員傾巢出動,多方對當地法輪功學員騷擾、「談話」,說是要「嚴防死守」,不准上訪。

湖南省懷化市辰溪縣幾個快遞公司說,接到上面通知,從八月二十日到九月十日不接收寄往北京的信件及物品。河北省無極縣通往天津的路上,經過北京的路口時,人人查身份證。法輪功學員辛蘇辰拿出了身份證,卻被扣留到了石家莊戒毒所(洗腦班)非法關押。家人去要人時,回答說要等到「閱兵」完後再說。

沿街檢查身份證,不准與北京通郵──外表強大而內裏虛弱的中共可謂危機四伏,而這危機正是江澤民集團和中共相互利用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造成的。

「江澤民集團」標籤要不得

十六年來,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殘害修煉「真、善、忍」的優秀群體,除勞教、判刑、精神折磨、慘無人道的酷刑外,還犯下了滅絕人性的罪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並形成了國家秘密人體、器官、移植黑色罪惡產業鏈。

八月二十一日,中國最高檢察院網站公布,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涉嫌「受賄案」被提起公訴。李東生曾任中共中央「防範辦」領導小組副組長及「610」辦公室主任。「610」辦公室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首要犯罪組織,對過去十六年來的眾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傷的人命案、傷害案負有無可逃脫的罪責。李東生面臨懲處,正是天理昭彰,惡報臨頭。江澤民的其他同伙,薄熙來、王立軍、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蘇榮、周本順等等,都曾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均因惡貫滿盈,已惡報加身。

在真相廣傳、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走到窮途末路的今天,現在還在積極執行江澤民迫害指令的人,正在不理智地給自己貼上「江澤民集團」的標籤,如果一意孤行,替「江澤民集團」賣命的各級官員成為「階下囚」是朝夕之間的事。

抽身退步 莫立危牆之下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遭綁架的河北省遵化市興旺寨鄉法輪功學員王建,已於本月二十六日下午回家。本來遵化國保和興旺寨派出所企圖湊材料對起訴江澤民的王建非法判刑,但王建對前來核實情況的檢察院人員講真相。檢方人員聽懂之後,沒有起訴王建,遵化國保只好無條件放人。

河北省鹽山縣法輪功學員劉愛華、劉桂芳曾被孟店派出所警察杜志強等人綁架。派出所半天後放人,但向兩人的家人各自勒索了二千元。八月十一日,劉愛華等法輪功學員到孟店派出所要錢。當時當事警察杜志強不在,三人向在場的警察講起當前的「訴江」形勢,還找到了二零零一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辦案警察,向他索要原來搶劫的財物。該警察很害怕,大聲叫:「我只是個小兵子、執行命令的人,我甚麼也不算,我甚麼也沒拿,甚麼也不知道。」下午三點左右,警察杜志強親自上門把錢原數歸還給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湖北省黃石市法輪功學員汪早香走出了陽新縣白沙鎮七山峰迫害法輪功的洗腦班,晚上十一點村裏幹部接送回家。次日早上,半壁山農場政法委幹部登門表態:再也不干涉法輪功的事了,也不讓上面領導來干涉我們半壁山農場的人。

在真相面前,每個人的表現不一樣,結局也不一樣:善者會得到神佛護佑;知錯即改、挽回損失者,也會給自己保有一份未來;惡者就會得到上天的懲處──疾病、災禍、或假以世間常人之手的整肅。

法輪功學員在受迫害下還在給眾多迷失的人講真相,將首惡的罪行公告天下、繩之以法,是要給所有受其迷惑者再一次機會,重新選擇自己的路。這樣的機會不會多,明慧網公布的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案例到二零一二年為止已超8,571條記錄,近三年來更是層出不窮。法輪大法是佛法,佛法威力無邊。保有自己的良知才能保有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