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保存了十年的埋怨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我家住香港,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得法,滿身病痛的我,煉了三天功就全都好了。有緣得大法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修煉十幾年,我從來沒寫過心得體會,這次鼓起勇氣,寫下一段我的修煉過程,希望和各位同修交流,也希望同修看完後引以為戒,在以後的修煉中少走彎路。

這麼多年,講真相幾乎是我每天必做的事。不過,雖然是老弟子,自己對法理沒有悟好,沒有修好,造成我在申請去美國參加法會的簽證上多次未獲批准,自己還產生一些人心,最後招致舊勢力對我身體進行嚴重干擾。

二零零一年,我和很多大法弟子一樣,都希望去美國參加法會,盼望能親耳聆聽師尊的講法。我們幾個同修一起去領館申請,唯獨我一人未獲得批准。當時,有如五雷轟頂,想不通,氣不過,不知問題出在哪裏,總想自己修的也不錯呀,天天在真相點堅持講真相,證實大法的事也沒少做呀!心裏憤憤不平,激動、傷心流淚,情緒無處宣洩,於是,不知不覺中,我對師尊產生少少埋怨,心想:「為甚麼其他同修批准,就是不批我呢」。幾天後,有同修叫我再去申請,我就生氣不去。

後來每一年的法會,都有同修一次又一次的鼓勵我再去申請,有不少同修還說:「你講真相做的那麼好,去一去美國啦,現在很容易批的啦!」還有人說:「你很精進,應該去呀!」於是,隔了一、二年,我又去申請一次,隔了一、二年又去,連續去了好幾次,今年,已經二零一五年了,也就是說,十幾年的結果都是一樣,美領館始終沒批准我的簽證。於是,埋怨、委屈心,不服氣的情緒一次又一次的捲土重來。這一下可壞了,舊勢力對我的身體進行了干擾,每當有證實大法的活動,就是每天要出外去真相點時,我就肚子痛,這個狀態,一直持續了多年。

邪惡還操控思想業叫我罵師父,於是,我生出了怕心、緊張心,各種壓力令我的神經繃得很緊,整日心緒不寧。還有兩次,我頭痛的非常厲害,那可真不是一般的痛,一痛起來整個身體的脈都抽起來,呼吸困難,氣都接不上。如果按照常人的講法,那已經是嚥氣了。當時,我抱著頭,心裏喊師尊救我,慈悲的師尊就這樣救了我。頓時,我的頭痛輕鬆了一點。

邪惡還繼續對我耳朵干擾,導致耳朵又痛又化膿、流血,還發出一種聲音來,就好像鬧鐘,「嘀嗒嘀嗒」的叫。奇怪的是,每當我一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它就沒有聲音,發正念一停,它就再次不停地響。搞的我幾乎日日睡不了,這個過程也歷經好幾個月。

一年一年的干擾,雖然我一直都在真相點講真相,但身體痛苦一直伴隨著我。直到去年,我去遮打花園參加集體發正念,那個場能量真是很大,再加上師尊的加持,和同修的幫助,我連續發了幾個小時的正念。那一天回家後,突然感覺一身輕,第二天我的耳朵全好了。師尊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雖有慈悲的師尊看護,但自己依然還未醒悟,直到前不久有同修問我,為何不去法會,我說不去,申請了好多次都不批,同修說我;「你自己不爭氣」。當時,我似乎突然悟到,是師尊借他的口來點化我,是哦,是弟子不爭氣,一個關過了這麼多年,還在原處打轉不動。

心裏非常愧疚,想起這麼多年,天天都在真相點講真相,但一忙起來就學法少,悟性就差,有的就是自己的做事心,把做事當作修了,沒有按照師尊的要求向心修、向內找,表面很精進,其實沒有修,做了一大堆事,還以為了不起。與同修很多時候說話語氣很硬,沒有善心,結果出現了矛盾,還不願化解,爭鬥心、顯示心、埋怨心都很強。想來想去,自己慚愧萬分,自己就這狀態,有甚麼臉面去美國見師尊呢!每當不獲批准的時候,自己還每每以淚洗面,心裏洶湧澎湃,真的是太人情化,太人味化了。

我不會上網,不會用計算機,但是就會用手機上明慧網,時時都看明慧網發表的心得交流文章。去年底,網上一篇關於信師信法的文章觸動了我,我發自內心找呀,原來是這麼多年因未能獲得簽證去美國參加法會,我一直有些埋怨師尊。如夢初醒,自己捶胸頓足的難過。弟子還悟到,正是因為自己沒有做到完全敬師敬法才導致了舊勢力對我身體進行干擾。

想起自己若不是師尊的呵護,我哪能堅持到今天?!慈悲師尊沒有落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悟到後,我馬上跪在師尊法像前:「是我對不起師尊,請師尊再給我一個機會,帶我回家,我要跟師尊回家。」我感到師尊就在我身邊,慈悲把我拉起,我的身體暖融融。大法真是神奇。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是弟子修的不好,弟子的錯,弟子就應該寫下來,寫下弟子不爭氣的修煉過程,也希望同修們看到後,能夠引以為戒。弟子也必定繼續揚起風帆,勇猛精進,在證實法、講真相的路上、踏踏實實的走好以後的每一步。

謝謝師尊,謝謝明慧網同修們的心得交流,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