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過程中的反思:信師嗎?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近期有些地區的同修被綁架,表面是因為訴江,實為另外空間邪惡因素針對修煉者的人心鑽空子。迫害的實質原因或許可以說與訴江無關。希望沒有訴江的同修不要被假相干擾,抓緊時間以純淨的心態做好該做的。

通過「訴江」之事,再次反思一個長期遺留的問題,就是信師的問題。具體的不正確表現如:在一個小群體中,有做事出發點不純、以榜樣姿態來大包大攬的,也有大幫哄、跟風的。其實大法中要求大陸資料點遍地開花、人人都是負責人、單線與明慧網聯繫已經十來年了,各地同修照做的情況如何?聽師父話了嗎?以往的教訓有統一訂資料、購光盤盒、台曆架、電話卡,組織演講,號召同修上大信箱等等,這在訴江之事上又有所表現。

一、不信師的表現:依賴與被依賴

我以往因為顯示心強、求名、在證實大法中夾雜證實自我,自然就成了當地一些同修依賴甚至崇拜的對像。明慧編輯部發表《演講亂法》之後,特別是近一年來,我注意修正這方面的問題,期間斷絕了與一些同修的不必要往來,修煉狀態日益清淨,能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做好三件事上。

訴江開始之後,我與周圍的同修陸續都起訴了。一天,幾位同修把訴江的快遞單據給我說:剩下的事就是你的了。我明白他們是出於「慣性」,讓我給上明慧網。之前寫訴狀時,本來自己可以寫,他們也讓我幫。其實我們這裏上網、做資料早就遍地開花了,即使在三、四個人一組的老年同修學法組裏,也有一人能獨立上明慧網、做資料、發三退名單。而上述幾位都是獨立上網、年富力強、還能教別人技術的,對於訴江的流程也很清楚。

那一刻我意識到,自身的顯示與證實自己的心並沒有修去,甚至想借訴江之事膨脹,也看到了同修的依賴和對修煉的不嚴肅。我說:自己能幹的事最好自己幹。同修把各自的單據收回了。

一個月過去了,一天,同修說:「昨天下午,我終於把訴狀副件發到明慧網了。」我大吃一驚,還以為當天就上網了呢,因為他又不存在技術問題,怎麼拖了一個月的時間。

原來,在這一個月裏,同修在人心中幾經掙扎,主要是怕心,怕這怕那,不斷學法去怕心,剛有勇氣上網,又看到網上的迫害報導,又猶豫了,最後終於戰勝了怕心,發給明慧網了。他此時心態是坦蕩的,外界說甚麼,他都很穩定,畢竟是自己修過來的。後來得知,另幾位同修也有一番實修去人心的經歷,最後各自把訴狀發給了明慧網。

我問:那當時你們讓我上網,就不怕嗎?同修說:其實也是怕,所以才讓你給包辦。覺的你不能亂來,會為我們安全著想,就是即使有甚麼事了,也能幫我們頂著。還是依賴、混事心理,人心不去,最終是混不過去的。這段時間通過學法修心,真是不一樣,感到了師父的加持,現在甚麼亂七八糟的事都不想了,就想著怎麼多救人。

同修又說:「你和過去不一樣了,要是在過去,你不但不會拒絕,說不定還能搞個多少人聯名呢。」

這番話讓我警醒。以前只看到同修的依賴心是不信法的表現,而自己長期被依賴,首先就是因為自己不信師不信法,體會不到師父對每個生命的珍惜和慈悲安排,眼裏只有自己,認為自己行、同修不行,才會貪天之功、證實自己,才會顯示和大包大攬,在自大中干擾著同修去走師父給的路。而這一次,我們都在修正著自己。訴江至今,沒有聽到我地有郵寄受阻和綁架騷擾現象。

在修煉接近尾聲的時候,如果還在依賴和被依賴中攪和,還不能真信自己的師父,這是不是大漏呢?

二、遇事找誰

發現一些同修在多年的修煉路上,在與同修的整體配合中,不知不覺在心中有了各自的「小師傅」。這個「小師傅」或許是身邊的一位正念正行的同修、「名人」,或許是本地精明強幹的協調人,有時在特定的環境下,或許是符合自己觀念的正義之士(如為大法弟子無罪辯護的律師)……

儘管嘴裏說要信師,實際做的卻是:遇事就找「小師傅」,有打車去找的,有坐長途車去找的(後來同修醒悟說:有那個時間用來靜心學法,甚麼問題都解決了);遇事被「小師傅」帶動著走,沒有大法弟子的正念主見(在律師問題上表現也很明顯,一些同修完全依賴常人律師,連發正念的內容都變成了:開庭開不成,開不成庭就能放人。數次開庭不成之後,同修被非法判刑了,如今大量律師被邪黨打壓,一些同修又迷茫了)。

個人的體會是,大法的弟子,心念言行必須守住大法。遇事時,就想師父是怎麼說的,通過靜心學法、向內找、對大法的堅定正念中,一切都會破解。而不是向外去找形形色色的「小師傅」。這也可以說是骨子裏「認誰為師」的問題吧。

聽同修說,不止一個地區的同修談起「為何訴江」時,竟然說:「某某(電視節目主持人)都說甚麼甚麼了,現在都到了甚麼形勢了,就聽他的沒錯。」又依賴上人家了,在大幫哄中完成了起訴之事。

邪惡因素就是針對人心搞迫害,就像當年有人執著大法能治病,邪惡就編造一千四百例一樣,今天它們利用參與迫害者問的一些問題,我們也能從一個側面看到自身的不足。「訴狀是自己寫的嗎」、「內容都一樣,誰給打印的」、「聯名了嗎」、「有組織嗎」、「你的名上明慧網了,你自己知道嗎」……對於這些邪惡的問話,對於邪惡猖狂的假相,如果我們跳出訴江之事表面的繁雜,直面自己修煉上的問題,不但可以立即解體這些邪惡爛鬼及操控因素,如果被操控的人員還有善念,我們還會讓其得救。這不也是變壞事為好事、變被動為主動嗎?大法弟子訴江是天象,宇宙的意願怎容它們為所欲為的干擾!關鍵是我們在這過程中純淨、成熟、走正。

不是說同修之間不能互相幫助。隨著修煉提高,對「幫助」也會有不同以往的證悟。但我們只有信師信法一條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