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是我生命中的陽光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在記憶中,我的童年是血淚交織的,陽光離我很遠。母親患有大流血,一犯起來就血流不止,失去勞動能力,我父親和我哥出門在外打工,掙不夠母親的醫藥費,而母親的身體卻越來越糟。伴著無奈的淚水,我漸漸長大,由於家徒四壁,我家也被周圍人看不起。我常常仰望蒼天,希望得到一個答案,為何命運如此?

一九九七年,陽光終於照臨我們家。那年春,我父親有幸得到了法輪大法,把大法書帶回家。父親就和母親一起修煉大法。沒多久,母親的大流血不翼而飛,胃下垂、半邊身體麻木也不藥而癒,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母親。

我們一家人都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全家人身體健康,家庭和睦,沒多久,就蓋起了房子。曾被眾人都瞧不起的我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外婆死而復生

一九九九年,我外婆與兒媳婦吵架,一氣之下喝了敵敵畏,當時人就不行了,吐了整整一盆血。我母親到時,外婆被搶救過來,軟軟地躺在那裏,連動的力氣都沒有了。我母親安慰她說:「法輪大法太好了,你也修大法吧!」外婆說好,之後跟著母親到我家,跟我們一起修煉大法。

幾個月後,外婆突然心口疼,昏死過去了,脈搏都沒有了。三、四個小時後,家裏人要準備後事,燒紙、準備入棺。此時,老外婆卻出人意料的活過來了,她醒來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爬上一個大山頂,看到煉法輪功的人多的不得了,我們要趕緊修大法!」

當時在場的村裏人都看到了外婆「死而復生」的過程,很多人都說:「人死了又活回來了,煉法輪功的人真是不一樣啊!」

如今,外婆八十六歲了,搬苞穀、挖紅薯、撿柴,還餵了幾頭豬,比年輕時精力還旺盛。

「惡霸」小叔子 走上修煉路

我的小叔子,曾經是我們這裏遠近聞名的「惡霸」,經常與一些狐朋狗友搶礦石、偷礦石,打架鬥毆,無人敢惹。

一九九八年,我們當地修煉法輪功的人很多,小叔子好奇,想看看到底法輪功是個啥,就也跟著去看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在看講法錄像的過程中,法輪功教的真善忍與小叔子以往奉行的鬥爭哲學格格不入,凡事慣用鬥爭、暴力來解決問題的小叔子,深深陷入了思考:曾經的自己通過爭鬥、偷搶換回來的所謂利益,究竟給自己帶來了甚麼呢?極短暫的所謂滿足感,卻伴著隨時會失去的不安全及擔憂,以及萬一被追究的害怕,還有不知生命為何而來的苦惱和彷徨。這些都在李洪志師父的九講講法中找到了答案:要按「真善忍」做個好人,要返本歸真。

講法錄像看完之後,小叔子徹底變了,他的世界彷彿從漫長的黑夜瞬間跨入了朝氣蓬勃的黎明,拋棄了內心那些為了慾望而不擇手段的念頭,他整個人輕鬆坦蕩,眼神裏也流露出慈善和友好。那個昔日被大家「敬」而遠之的惡霸,變成了一個按照「真善忍」修煉自己的法輪功學員,走在陽光下。

親朋修大法 顯神奇

我的一個姑夫,患有類風濕、肌肉萎縮,連提一把一公斤的麵條都提不動,喪失勞動力好多年。

一九九九年,他開始修煉大法。之後,膝蓋上的肉聚起一大堆,就像用厚厚的布帶在膝蓋處裹了一個大包。一次,他上山砍柴,一斧頭劈下去,柴沒砍到,卻撬到自己的膝蓋上,當時一點事兒都沒有。

幾天後,神奇事出現了:他膝蓋上的那個「大肉包」消失了!沒多久,他腿上的肌肉就正常了。

不只這一件神奇事呢,他曾連續打噴嚏八十多天!最後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全身經脈「打」通!從此人精神百倍,哪也不痛了。

自那開始,扛五十多公斤的東西進進出出,也不累,還出去幹活了。

姐夫從反對到支持

我的姐姐也修煉法輪大法,姐夫經常聽我們講法輪大法的神奇美好,卻還是會阻止姐姐,甚至會打她。

姐夫的胳膊不能向後伸,活動起來也很不靈活,他經常到縣裏的按摩店去按摩,最後連按摩的錢都沒有了,姐姐就勸他說:「你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用花這些冤枉錢,也不用受罪了。」姐夫沒吱聲,可是有一次他打嗝一直停不下來,用了好多方法也沒用。後來,他悄悄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嗝突然就停下來了!連他自己都覺的神了,之後,再也不反對我姐姐煉功了。

結語

陽光,總是在經歷風雨過後,才更加光明、溫暖和珍貴。在我苦盼長大的日子裏,我總是看著天空,企盼著陽光洒向我的心田。法輪大法的到來,就是我生命中一直在等待的陽光,願善良的有緣人能與我一起分享這來之不易的陽光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