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師尊講法班 見證大法慈悲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了,記得當年師尊來我市親自傳法時,我還是一名氣功愛好者,聽說法輪功師父要來我市傳功講法,這個消息在氣功界傳得沸沸揚揚,聽說這個功法祛病健身效果非常好。

姐姐的魔難

因為當時我的大姐身體很不好,她小時候,是家裏的老二,大哥在部隊裏,她下面還有幾個弟妹都小,因家裏很窮,所以她從小吃了很多苦,最後落下一身病,最嚴重的是胃病,經醫院檢查是淺表性胃炎,就是胃的表面都腐爛了。醫生說,再發展下去一步,就是癌症。

還有胃竇炎,表現上就是很多東西不能吃,每天只能吃一點點經過發酵過的東西,比如:麵包、饅頭、發餅,還要用水沾著吃。

還有她家裏經常鬧鬼。我姐夫因工作性質原因,一週才能回家一次,我姐夫不在家的日子裏,她和孩子根本不敢在家裏睡覺,我記得那時候我就住在她們家,與她做伴、壯膽,我要不去她就不敢入睡。記得她的蚊帳上總是掛著二個用布做的猴子,用它來驅邪、壯膽。我媽那時候總是哭說,是白髮人要送黑髮人了。

師尊武漢講法

直到一九九三年,師尊來我市傳功講法,我把這個好消息電話告訴她,她說不相信氣功能治好她的病。她說吃了很多進口藥都沒治好(大哥從部隊寄回的,因在部隊買方便,比地方便宜一點)。我說,我這有一本書《法輪功》(當時只有這一本書),你要有興趣就拿去看看。

可能她還是與師尊有緣,她當天晚上到我家,就拿走了這本書,沒想到她一晚上就看完了,很激動。第二天一大早,就來到我家,讓我幫助買兩張師父講法辦班的門票(新學員:五十元一張),辦班地點是武昌財經大學,一共九天。

在九天班,她精神很好。接下來的一個班是在漢口市委禮堂(門票老學員:二十五元一張)共九天班,其間師尊還辦了一個免費帶功報告。在傳法班上,師尊親自給學員調整身體,師尊讓學員想一個病。沒病的想家人的一個病也行,然後一齊跺腳。從那以後,我姐的胃病全好了,家裏也不鬧鬼了,膽也大了。直到現在,二十一年了,沒再犯過這病。甚麼都可以吃。現在都六十九歲了,身體非常好。

武漢法會

我曾經做過攝影工作,我市從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九年其間每年的皇曆四月初八和公曆五月十三日為慶祝師尊生日都有大型法會。從一九九六年開始到一九九九年每年都有排字或排法輪圖形活動。由於工作和愛好,每年的大型法會我都參與照相工作,讓歷史給大法留下了永久的記憶。

修煉前,我有恐高症,在法會的排字活動中,我站在三十米高的吊車上攝影,一點沒怕。過後,我和一位開了天目的同修談起這話題時,同修說:你怎麼會怕呢,有一團黃光把你包圍了!我想那是師父在保護弟子。她說法會會場有滿場的法輪。

從天上一排一排的佛打著盤坐都飄下來了,還說師父從太陽裏出來了。其實在場的很多同修都看到了,當時我們在高處照像,看到場地上的同修都在朝著太陽的方向鼓掌,我想他們一定又看到好事了。同修們還說:整個會場有很強的紅光和黃光照著,連觀眾席上都有法輪,樹枝上都有一串一串的光。後來同修們在看法會錄像時,跟現場看到的一模一樣。

在製作相片的後期工作中,我先生因不修煉,在收費問題上和我有一些爭執,過後也不管這事了。後來師尊顯現了很多神跡給他看,因他有時工作到很晚,當他忙完工作後,回到客廳裏,看到客廳牆面的高處有時看到的是羅漢,有時看到的是捲捲頭髮的佛,一排排的都在牆上,有時看到家裏都是藍藍的很厚的雲彩。有時他想叫醒我讓我看時,就沒有了。那時候我也總是勸他和我一起修,他總是說怕玷污了大法。我悟到他與大法有緣份,但悟性又不好,師父不想落下他,所以一直點化給他看。

發正念真起作用

由於我是關閉著修的,一直也沒看到甚麼另外空間的東西,身體也沒甚麼大病。二零零五年,由於有些執著心放不下,也叫明知故犯吧,被邪惡鑽了空子。一天,我正在上班時,突然我的腰疼的很厲害,我的老闆知道我煉功,我怕老闆誤解所以沒說,自己偷偷在腰上貼了兩張傷濕膏片,沒想到,不貼還好一點,貼上更疼。我趕緊把藥膏拉下來,但還是很疼,連坐著、站起來都難;站著坐下去也難。由於來的太突然,自己也沒主意了。直到下班時間到了,為了不讓老闆看出來,我忍著痛慢慢先走到門口,等著老闆一起走,站著硬著身板走路還好,沒那麼疼。回到家後,我想睡著休息會好的,哪知越睡越疼,動哪裏哪裏疼。

我心一橫,不睡了,起來發正念,不知發了多長時間,一看半小時。我試著彎彎腰,踢踢腿,一點也不疼了,全好了。這是我第一次嘗到的發正念的效果,見證了大法的超常。這次壞事也變成了好事,這次發正念讓我更加堅信大法,發正念是起作用的,不管看的見看不見。

還有一次,我在一家飲料廠工作,可以說在那我也算一名小技術員了。因為機器壞了都是我修。但是,有一次由於疏忽大意我在操作機器時,一隻手指被捲進皮帶機器裏,當時我聽到骨頭被壓炸響的聲音,我立即將手抽出來。心裏不斷的喊著師父救我,同事們立即都跑過來,當同事拿著我的手指看時,白白的肌腱都出來了。我把手指捏的緊緊的不讓血流出來,心裏喊師父救我。同事們把我送到了醫院,經過清洗傷口,還要縫針,我不願意縫針,護士沒辦法,又去請示醫生,醫生不同意,說肌腱都出來了一定要縫。現在看來,這醫生還是蠻負責任的。後又要打破傷風的針、消炎針、消炎藥,我堅決不打針,也沒拿藥。我想我是修煉人絕對沒事的。回到廠裏後,我還在笑,同事們說,你現在笑,回家要哭的,俗話說十指連心,現在打木了,過後醒了,會很疼。老闆聽說我不打針不吃藥,很生氣,擔心以後有事擔責任,我說你放心,不會有事,我是煉功人,他還是不放心,我說我寫個保證,如果有甚麼事跟老闆無關。當天回去後,我以為真會疼,我做好準備,把手擱在枕頭上,等著他疼。結果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醒來,一點都沒疼。因為傷口很大很深,半個月才能抽線。一個星期複查時,醫生說恢復的很好。

因為此事從頭到尾我一直在求師父,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幫我承受了。在這裏我想對慈悲的師父說:師父謝謝您!是弟子沒做好給您添麻煩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