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驚呼:她是四大絕症患者,還活著!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我能活到今天,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大法發生在我身上的第一個奇蹟就是將我從四大絕症中救了;第二個奇蹟是把我這個自閉症患者變成一個有說有笑的人;第三個奇蹟是我右胳膊多處骨折,六天就恢復正常。

我的後半生能像一個正常人一樣在陽光下生活,是法輪大法給予我人生的幸福和光明,感恩師父在人間洪傳高德大法──法輪功救我出苦海,感恩法輪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給了我一顆善良的心!

一、快樂女孩兒變成光頭「小和尚」

我的童年和周圍的孩子一樣,快快樂樂的,可是這段時光太短暫了。我的苦難源於如花似玉的美麗容顏。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我最愛的親人和這個道德下滑的社會毀了我的前半生。

我十二、三歲時,個子長得很高,出落的一天比一天秀麗,但我自己並沒有覺得和別人有甚麼兩樣。一天我在離家不遠的地方遇到一個小流氓,他拿一把水果刀逼在我後腰上,讓我跟他上山去,我不去,他就用刀尖扎我。我告訴他我哥哥馬上就要回來,下班就從這條路上走。說話間哥哥真的騎自行車從遠處的坡上下來了。這個小流氓躲在我身後,恐嚇我不許出聲,喊就捅死我。我眼睜睜地看見四哥從我眼前經過,可他沒有停下救我,也沒和我說一句話。刀尖就在我後腰處,我嚇得魂飛魄散,卻不敢向哥哥呼救。

四哥回家後轉眼間又回來了,小流氓這才嚇跑。我以為親人會安慰受到驚嚇的我,會讓我把這件事的經過說清楚。不料,親人們一口咬定我和那個小流氓搞對像。全家人都誣陷我,我滿身是嘴,跳進黃河也洗不清。我二哥不由分說地把我按倒,剪斷了我的長辮子,給我剪了五號頭。剪完後,二哥又說:「短頭髮比辮子更好看,更時髦,不行,給她剃禿子。」我用手捂住頭,不讓剃,我一邊掙扎一邊喊:「你們怎麼不去抓壞人,哪有這樣人家?」一家人圍著我笑,那是一種冷笑,那種冷笑毀滅了我所有的歡樂和幸福。無論我怎麼掙扎都無濟於事,二哥從我的頭頂剃了起來,不一會功夫,我成了光頭「小和尚」。那一刻,我覺得天都塌了。

從這一刻起我掉進了苦難的深淵。我信任、摯愛的親人強行剃掉了我的一頭黑髮,把我從一個亭亭玉立的女孩子變成光頭小和尚,我失聲痛哭,哭的死去活來。

從失去秀髮這天起,我一下子就說不出話來,我把自己封閉起來,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跟父母和哥哥不再說話。從這天起,我失去了笑聲和快樂。

父母和哥哥說我長得好看、招風,怕我遇到壞人,將我和弟弟鎖在家裏,不讓我和同齡的孩子接觸,殘忍的剝奪了我讀書的權利。二哥說,不用上學,會寫自己的名字就行。老師知道我的不幸遭遇後讓班長到我家找我去上學,家人不讓,老師親自來我家勸說,讓我去學校讀書,老師說:「這孩子挺好的,在學校不惹事。」我父親蠻橫的說:「不用你管,能寫自己的名就行。」老師失望的離開了,誰也救不了我了。看著老師離去的背影,我就像掉進萬丈深的冰川一樣。

外面的天那麼藍,樹上的鳥兒在快樂的鳴叫,我被親人囚禁在家中,失去了伙伴,失去了自由,我的心變成了一個苦海。可這僅僅是開始,更可怕的事還在後面!

那時住平房,我只有去廁所時才能出去一趟,我上廁所時怕左鄰右舍看見我是光頭,戴了一頂白帽子。鄰居們在背後指指點點,說我從小不學好,不走正路,父母才不讓我出來的。十二、三歲的孩子正是天真爛漫的年齡,可我卻背上了一個不正經的壞名聲,這個壞名聲比二哥把我剃成光頭更可怕。鄰居們在身後指指點點的每一句話都像利劍一樣穿透我的心。當背上壞女孩名聲時,當萬念俱灰的時候,我想到了一個字:死!

二、四次自殺地獄不收留我

十六、七歲時,我去一個繡花的小工廠幹活,這時的我自閉症已經很嚴重,因為有語言障礙,在工廠裏也不和人說話,只有兩個要好的女工友,偶爾和她倆能說幾句話。一天,我領她倆去我家,母親不讓她倆去,把她倆攆出來了。

雖然我走出了家的封鎖,但卻沒有改變已形成的孤獨感。寂寞、苦悶、壓抑、近乎絕望的日子幾乎把我逼瘋了。

死的念頭一天天強烈,沒有歡樂、沒有希望,我想一死了之,我服毒自盡,喝的是消毒水和五百片安眠藥。我的靈魂離開了身體,我到了地獄。地獄不但真實存在,地獄裏還給每個人準備了一個生死簿,上面清清楚楚的記載著每個人一生做的善事和惡事,做惡的人根據惡業的大小遭受各種刑罰,一生重德行善的人有好的去處,如果來世再轉生成人會有很大的福報。

地獄裏沒有太陽,總是陰天。地獄裏有個官很大的人,看見我去了,把眼一瞪對小鬼說:「你咋把她帶來啦?馬上送回去。」我掙扎著不回人間,他卻不許地獄收留我,只見他手指著一個小鬼兒說:「馬上返!」小鬼不敢怠慢,抓著胳膊把我拽回來。靈魂回到身體上,我就甦醒了。

甦醒後只見醫生站一排,我被送到醫院,整整搶救了三天三夜。一個醫生對我說:「你爸都跪下了,說救不活你,他也死。」我沒言語。母親在哭,父親也心急如焚,而我卻萬念俱灰。消毒水和藥把我的胃燒壞了,我的胃開始出血。胃出血,眼睛啥也看不見,醫生說血壞了。

我不吃東西,誰勸也不吃,最後單位的人都來了,站在樓下等我的消息。廠長和單位的職工苦苦勸說,我才吃飯。

住了半個月院才回家,回家後還想死。身體漸漸好轉眼睛也能看清東西了,我又去上班。一天工友值班,我主動替她。她走後,我趁機把買的敵敵畏喝進去,這是一種有劇毒的農藥,我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可這次還是死不了。如果她不回來取鑰匙,不會有人發現我服毒的。偏偏工友鑰匙落屋裏,她回來取鑰匙,發現了我。

人的命不是自己說了算的,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在主宰著我們每個人的命運。工友返回來取鑰匙見我吐白沫,翻白眼,嚇得大驚失色,急忙叫人救我,我醒來後看自己躺在醫院裏,心裏說不出啥滋味。這一次服毒對我身體傷害很大,我的頭和臉爛了,冒膿水。

第三次我在家中服毒,吃了一瓶安眠藥。單位有個女工吃了二十片藥就死了,我也買了同樣的藥吃了下去。母親發現後說:「不送醫院了,死就死家裏吧!」我昏睡了七天七夜又活過來了。

為啥死不了呢?這回不喝藥了,跳水裏淹死。一天黃昏,霧濛濛的,我從橋上跳下去,湖水翻著花,我卻不往下沉,不知不覺來到湖中間。湖中間有個人在撒網,他看見我,吃驚地問:「孩子,你會踩水?」我告訴他我不會踩水,我不想活了,可不往下沉。他讓我上船,我不上,他怕拉我翻船,就沖一個游泳的人招手。游泳的人游過來說:「我看見一個浮物,不知是啥,一會兒高一會兒低的。」游泳的人把我推上船,救了我,我遇到了好心人,衣服濕了,讓我換下工作服,問我住哪?我不說就不讓我走。直到第二天我說出父親姓名和單位,好心人連忙給我父親打電話,跟我父親說:「你撿了個孩子。」好心人把我交給父親才放心。

地獄不收我,想死都死不了。吃藥、跳水都不能死,我就想臥火車道。晚上睡覺做個夢,夢見有個神仙說:「你想鑽火車?」我一驚:「你咋知道?」他說:「不許你死,火車壓不了你,火車還得斷節出災難,人就出車禍。」說完他變成了火車,這火車有九個眼睛。從這以後我打斷了輕生的念頭。

三、「啞巴女」出嫁患絕症雪上加霜

到了出嫁年齡,家裏給我找的男朋友再好,我都不同意,我就是不聽父母的。因為有語言障礙,我隨便找個工人,家裏不同意。結婚那天,娘家沒有送親的,我也沒有當新娘子的喜悅。婆婆看我像啞巴一樣不說話,娘家又冷冷清清的,心裏更生氣,結婚那天的喜宴也不給我吃。按習俗,結婚當天晚上吃寬心面,婆婆給我吃鹹菜,煮的麵條像糨子。一家人都欺負我,說我是啞巴。小叔子、小姑子也打我,丈夫不幹活,有婚外情,不回家。那時在山邊住,我不出去幹活,連一毛八分錢一袋的大醬也買不起,只好鹽水泡菜吃。

為了生存,我學會燙髮,自己開髮廊,顧客來了也不說話,甚麼頭型多少錢都寫好貼在牆上。我憑手藝幹活,頭燙的好,顧客排隊等著。掙了錢供弟弟上大學,給丈夫還賭債。丈夫不回家,兒子又小,我一個人從早忙到晚。

過度的勞累,加上兩次服毒,對我身體損傷嚴重。開髮廊沒有休息日,從早站到晚,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差。在兒子一、兩歲時,我病的很重,發病時雙腿癱瘓,上不來氣兒。三天兩頭發病、住院,病重時扎上針就滾針鼓包,有時扎上針身體也不吸收藥物,後來又得了神經麻痺。婆婆說我腿癱,不說話像啞巴,一天死好幾起兒,更嫌棄我了。二十九歲時我又得了腦出血。這時,突發性心臟病更重了,發病時一天犯好幾次,打強心劑。

我的病越來越重,最後又得了乳腺癌、尿毒症、十二指腸也有病,便出的血黑紫色,像小米粥似的,大的硬塊像疙瘩湯,再加上從小得的心臟病,我幾乎成了廢人。

婆婆說我傻,不說話,缺心眼,怕我後半生癱瘓,拖累她兒子。在我人生又苦又難的時候,婆婆讓丈夫和我離婚。我從醫院出來,家裏的東西被分了,豆油、白麵和衣服都被拿走了,我自己辛辛苦苦蓋的房子也不讓我回去住了。一開始孩子不給我,我想孩子時,也被刁難。

那時的我苦不堪言,家沒了,房子沒了,孩子也被搶走,我雪上加霜,剩下的是乳腺癌、尿毒症、十二指腸出血、嚴重的心臟病,醫生稱這「四大絕症」,哪一種病都能要了我的命。

四、幸遇高德大法 苦命人枯木逢春

在人生最艱難的那段歲月,我曾做了一個夢:夢見天空烏黑烏黑的。從天上下來一個穿道袍的神仙,接著空中出現了一個大屏幕,四面八方的星球都在轉,天女跳舞、散花。我雙腿起空,飛到天上,看見一個師父對著個巨大的喇叭講法,從宇宙往人間傳法。我不敢上台階,往上邁心裏害怕,師父身邊有一個外國小女孩在學法,她把大法書放下,扶我一個台階一個台階的往上邁,我驚訝的看見台階的空隙下有星球,往下是宇宙、人間。

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覺得這個夢有些蹊蹺。

一九九九年八、九月間,我又在夢中看到:天上出現法輪,大的老大老大,比一面牆還大,小的像指甲。第二天一大早弟弟來了,抱著一摞書說是二哥讓給我的。書的封面是藍色的,中間是法輪,和夢中的一樣。我不知道這一生和二哥是啥緣分,小時候帶頭害我的是他,在我最苦最難的時候,引領我走向光明、喜得法輪大法的還是他。

我打開書,好多字都不認識,我急得直哭,我看見書裏發出七色彩光。我哭著哭著趴書上睡著了,醒來時字基本都認識了,簡單意思也明白了。這回一生的迷都有答案了,我一生沒有這樣高興過、也沒這樣激動過。學大法後壓在我心頭半輩子的陰霾都散盡了,我有說有笑,心裏那個敞亮啊!

天彷彿一下變得那麼藍,空氣瞬間變得那麼清新,我的心裏好舒暢,好甜美啊!我從小就想修煉,我要出家,哪兒都不收我,說我緣份沒到。喜得大法,我終於找到師父了!我有師父了!

我的那些病都好了,我的髮廊開的紅紅火火,周圍的人都知道我原先百病纏身,都知道是法輪功救了我的命,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很多人都在我身上見證了奇蹟,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得法後,我第一個看的人就是婆婆,我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我主動化解了和婆婆的恩怨,我不恨她。婆婆看見我健健康康的,有說有笑的,很是後悔。

五、胳膊骨折六天見證奇蹟

後來孩子也給我了,如今十幾年過去了,我給兒子辦了婚事。

前年冬天,臘月二十九那天晚上七點多我回家,天下小雪,雪下有冰。我過馬路時不小心滑倒,我用右手拄地,不料右胳膊一陣痛,我去浴池洗澡,胳膊疼不敢脫衣服,就讓浴池的人幫忙。浴池在家附近,浴池的人都認識,幫我脫下衣服,浴池的人大吃一驚,我胳膊骨折,骨頭支出來,手腕錯位,手耷拉著,已經扭勁兒。浴池的人不讓我洗澡,急急忙忙給我兒子打電話,兒子開車不由分說送我到醫院。醫生看傷勢嚴重,說得開皮手術,我不同意,拍片看,小臂劈了,右臂手腕有兩處骨折,一根手指也骨折了。幾個人拔河一樣把我的胳膊抻直,再用手托我的右臂,當時右手沒有血流通過,手都黑了,冰涼。給我的胳膊打石膏時,我在心裏求師父幫我,就感覺胳膊上有熱流通過,我的傷不疼了。我受傷的手指微微能動了,醫生不解其意,說:「真奇怪。」

我沒有住院,回家後繼續求師父幫我,我覺得胳膊沒事了,我要拿掉石膏,兒子不讓。三天時,我偷偷把石膏剪開,兒子看見了,急忙下樓買來繃帶把石膏纏上。人們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按常理,我的胳膊打石膏也得養幾個月的傷。我沒有和兒子爭執,等到第六天的時候 ,兒子、媳婦和孩子三口人回媳婦的娘家,我一個人在家,趁機把胳膊上打的石膏拿下來了。我活動活動胳膊,哇!我的胳膊好了。兒子、媳婦回來後,見我取下石膏,大吃一驚,孫女拿起我剪下來的石膏說:這是奶奶的手。我活動活動胳膊給他們看,兒子嚇的不敢動,臉都白了,他不讓我動,非要送我去醫院從新打上石膏。我晃動胳膊給他看,告訴他我胳膊好了,兒子看見我的胳膊真的好了,心裏一塊石頭落了地。親人們再次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過完年,我去髮廊開業。一位顧客說:你胳膊好的太快了,太神奇了,俺的腿半年了,還不好,走路還瘸呢!法輪功太神奇了!

六、醫生在我身上見證大法的神奇

因為我堅持修煉法輪大法,遭警察綁架。那次被綁架,我被迫害的出現病業,警察想把我劫持到看守所迫害,看守所拒收,又送我去醫院。因為我修煉法輪功之前經常住院,是醫院裏的常客,從一九九九年夏,我修煉法輪功後病好了,再也不用住院了。那些醫生以為我早已不在人世了。這次被送進醫院,一名醫生認出我,驚呼:「她是四大絕症的患者,怎麼還活著!她不可能犯罪!」

警察說:「她沒犯罪,她就是修煉法輪功。她說自己以前有病煉法輪功後都好了,我們不信,這回信了。」醫生說我這四大絕症,哪種病都得死,活不到今天。我告訴醫生:我能活到今天,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

第二天,我從醫院回到家,身體很快就恢復了。

我修煉法輪功受益,我的親人也受益。我的父親得的是腎癌,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臨終前一點也沒疼,沒有癌症患者的那種痛苦,平靜的離開了人世。父親活到七十三歲。他去世前,我跟他說:「你要回陰間了,人的靈魂不死,你到那邊看一看,你姑娘做沒做那件事。」父親不言語。他離開人世後,有一天夜裏我夢見父親,他說:「姑娘,爸錯了,我和你媽去查了,知道你沒做那件事。」

其實,這些對我都不重要了。已過不惑之年的我不但不再怨恨他們,還能體諒他們的苦衷了。父母看到了中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毀掉了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毀了悠悠古風,人的道德下滑,世風日下,他們擔心十幾歲的我不諳世俗,被心懷歹意的人暗算,就做出一個的殘酷的決定,將我鎖在家中。如今我修煉法輪大法,對誰都得善。

師父救了我的命,沒要我一分錢,只要我那顆向善的心。我把自己喜得大法枯木逢春的故事講述出來,和更多的朋友分享法輪大法救我出苦海的幸福、喜悅!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