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香港反迫害大遊行的煉功人的故事(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記者鄭語焉香港採訪報導)在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反迫害十六週年之際,香港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十九日,連續兩天分別在九龍區和港島鬧市舉行大遊行,用以紀念「七.二零」反迫害並聲援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簡稱三退)以及控告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的大潮,呼籲解體中共、結束迫害、法辦迫害元凶江澤民。

圖1-2:香港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遊行從九龍區旺角、佐敦,再到尖沙咀廣東道,抵達終點天星碼頭。沿途吸引港民及中西旅客觀看。
圖1-2:香港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遊行從九龍區旺角、佐敦,再到尖沙咀廣東道,抵達終點天星碼頭。沿途吸引港民及中西旅客觀看。

圖3-4:香港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遊行從港島區英皇道、軒尼詩道,途經鬧市銅鑼灣、灣仔、中環,最終到西環中聯辦,歷時約四小時,沿途吸引港民及中西旅客觀看。
圖3-4:香港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遊行從港島區英皇道、軒尼詩道,途經鬧市銅鑼灣、灣仔、中環,最終到西環中聯辦,歷時約四小時,沿途吸引港民及中西旅客觀看。

參加活動的法輪功學員,來自各行各業,有著不同的人生經歷,但他們都在法輪大法的修煉中深深受益,並且有著共同的心願:傳播大法的美好,早日制止迫害。他們利用週六、日休閒假期,頂著豔陽烈日走過九龍區及港島熱鬧市區,將法輪大法的美好介紹給更多世人知曉,用法輪大法弘傳盛況的事實,粉碎中共的惡毒謊言。祥和又莊嚴的隊伍震撼人心,在民眾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碩士科技新貴:幸福又榮耀

圖5:電機所碩士陳煜穎是科技新貴,為自己有幸成為法輪功學員而感榮耀。
圖5:電機所碩士陳煜穎是科技新貴,為自己有幸成為法輪功學員而感榮耀。

陳煜穎具國立中正大學電機所碩士學位,擁有許多人羨慕的學歷和職業,是新竹科學園區的科技新貴。在煜穎就讀國中二年級時,父母親帶著他與哥哥和妹妹,到公園學煉法輪功五套功法,一家五口同時成為法輪大法學員,堅定實修至今。

無論是專家或具有豐富經驗的過來人都會諄諄提醒:國中階段是青春叛逆期。受惠於在真善忍的薰陶中成長,煜穎沒有叛逆期。陳煜穎說:「因為修煉,遇事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導,心理較為平靜、情緒穩定,就不會有鬱悶或行為偏差的問題。」

他時時刻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看待,用真善忍的標準自我要求及待人處事,一路品學兼優直到踏入社會就業,也是公司的得力員工,與人相處融洽。陳煜穎說:「因為修煉,我明白人生的意義和生命的價值,有著很明確的方向,凡事只問盡心盡力,不汲汲營營名利得失,自然不會患得患失,每天過得很踏實坦然,問心無愧,工作和很多事情都變得很順利。」

第一次到香港參加遊行活動,陳煜穎感到幸福又榮耀,他說:「很單純的想來盡份心力,讓更多人知道法輪功真相,遊行中不時聽到掌聲或‘法輪功加油’的聲音,看到沿途都有很多人拍照,有人對我們豎起大拇指稱讚,我想他們都已經接收到我們所要傳達的真相訊息了,我覺得這活動很有意義,也很感恩自己能成為大法弟子是很榮耀、很幸福的事情。」

從文盲到識字 書寫文字工整清晰

圖6:胡慕珠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健康,從文盲到識字、書寫工整的文字協助中國人三退。
圖6:胡慕珠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健康,從文盲到識字、書寫工整的文字協助中國人三退。

胡慕珠跟隨先生從中國廣東到香港定居已有十年,今年五十一歲的她,從小家境較為困難因此沒讀過書,是個文盲。她長年嚴重失眠、經常性盜汗,身體非常虛弱,自己受折磨不說,也給家庭帶來相當困擾。幸運的是,十年前移居香港不久就有朋友向她介紹法輪功。基於祛病健身和完全免費就可學煉的想法,她走進了修煉。胡慕珠說:「沒多久我就能一覺到天亮,感覺非常舒服,精氣神都飽滿,後來發現我不再盜汗了,現在身體好的很。」

因緣於修煉法輪功,胡慕珠獲得身體健康,也脫離了文盲的行列,不但能獨立通讀法輪功所有書籍,而且書寫字跡工整清晰。胡慕珠說:「法輪功很神奇,我是師父給我智慧,我很幸運!」

她每天到景點講真相,幫助明白真相的中國人辦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每次遊行,她也隨著隊伍沿途派發資料、講真相、幫三退。胡慕珠說:「現在主動來了解真相和要求三退的人越來越多,我很為他們高興,每次遊行看到那麼多中國遊客被隊伍吸引,我就很希望趕快讓他們明白真相,退黨保平安。」

用親身的體驗站出來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

圖7:吳女士曾因罹患虹膜炎痛不欲生,慶幸修煉法輪功之後,身心及人生起了翻天覆地的新生,她以親身體驗作為見證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
圖7:吳女士曾因罹患虹膜炎痛不欲生,慶幸修煉法輪功之後,身心及人生起了翻天覆地的新生,她以親身體驗作為見證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

吳女士從上海嫁到香港定居已有二十年,早在十年前就經常看大紀元報紙,明知法輪大法好,可是顧慮要回上海探親,非常害怕中共打壓迫害的殘暴手段,遲遲不敢與法輪功結緣。

二零一二年五月,吳女士因罹患虹膜炎做化療之後,醫囑每天點眼藥水。不點眼藥水則視力模糊不清,與瞎子沒甚麼兩樣,點眼藥水則又眼睛疼痛到讓她痛不欲生。由於眼藥水有類固醇成份,點了半年多副作用帶來許多毛病,失眠、婦科病、胃病、掉頭髮,整個人都變了形,連眼科權威醫生也絕望。她看神經科、看中醫等,很多醫生也都束手無策。不到二個月她發生血崩現象,加上胃痛、頸痛、眼睛疼痛得她天天在地上爬,全身癱軟無力,心想:死了算了。

同年七月中旬有一天,吳女士血崩失眠中,突然覺得有人幫她做出「頭前抱輪」的姿勢定住,她覺得身心舒服許多,心中喃喃不停的道謝,一個小時左右出定後感覺恢復不少體力。吳女士說:「得法修煉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是師父在救我。」過沒幾天的某個晚上,吳女士因病情與家人口角,感覺了無生趣又失眠,吳女士意興闌珊的打開冷氣時,聽到有個聲音說:「救她!」吳女士倒頭就睡著,一覺到天亮。自此之後,她有體力出門了。

帶著煩悶的心情外出散心,吳女士下意識地走到紅磡火車站前的法輪功真相點,向學員學煉功法,一煉就感覺很神奇,眼睛竟然越來越不痛了。當晚之後的五、六個晚上,吳女士都明確的感到師父在幫她調整筋骨、清理身體。每次清理過後身體狀況都迅速改善,吳女士說:「我激動得哭了,我告訴自己真是遇到神仙了,我有救了,我不會死了。」之後,她開始看《轉法輪》,堅定實修。

一個月左右的某天,吳女士想點眼藥水,不慎碰掉杯子,她悟到是點化她不需要再點眼藥了,「真是神奇啊,真的沒事了,從那天起我就再也不曾點過眼藥,每天煉功就感動得哭個不停,我真是太幸運了!」吳女士說:「修煉後我感覺真正找到了我的家、我的信仰、我的歸宿,是師父救了我!大法改善了我的一切,給了我健康的身心,我要走出來,告訴全世界的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是好!」

吳女士每天下班後都到紅磡火車站前去講真相,以她親身的體驗見證大法的神奇與美好,許多鄉親明白真相或三退,吳女士很為他們高興。可是令她難過的是:吳女士的阿姨也得了虹膜炎,症狀比吳女士輕,她一得法便打電話回上海向阿姨推薦,但阿姨害怕中共迫害因而不敢學煉,現在阿姨的雙眼幾近全盲。吳女士說:「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害了多少人,他惡貫滿盈,現在控告江澤民的大潮已起,世人必定要將他起訴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