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學員「七‧二零」傳真相 聲援訴江大潮(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十六年前的七月二十日,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以傾國之力發動了對上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謊言、暴力、酷刑無所不用其極,甚至發生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罪惡。每年七月二十日前後,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都會舉行「七‧二零反迫害活動」,向各界民眾展示法輪大法的美好,揭露中共江氏集體的罪惡,並呼籲制止迫害、法辦元凶。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上午,澳大利亞南澳法輪功學員聚集在阿德雷德市中心的Hindmarsh廣場,舉行「七‧二零」反迫害紀念活動。學員們打出「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全球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法輪功教人真善忍」等橫幅,並集體煉功,向民眾講述法輪功的美好,揭露中共迫害的殘酷,呼籲制止迫害,並聲援和傳播當前的訴江大潮。

圖1:「七‧二零」法輪功學員反迫害十六週年,南澳學員在阿德雷德市傳播真相,聲援訴江。
圖1:「七‧二零」法輪功學員反迫害十六週年,南澳學員在阿德雷德市傳播真相,聲援訴江。

圖2:近日加入控告江澤民行動的部份南澳法輪功學員。
圖2:近日加入控告江澤民行動的部份南澳法輪功學員。

民眾支持反迫害

隨著大法弟子多年堅持不懈的講真相和澳洲多家媒體曝光中共的活摘器官暴行,了解真相的西人很多,活動受到很多行人關注,主動簽名支持,一些華人用手機拍下煉功場面和控江橫幅,表示要發給國內朋友分享。站在路邊向往來的行人講迫害真相的學員們表示,感到接受真相的華人比以前多了,西人都對迫害的殘酷感到震驚和憤慨,對法輪功和平理性反迫害表示支持。

來自大陸新疆的劉先生以前在政府部門工作,退休後來到澳大利亞。路過活動現場,他對學員說,他不認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他認為對於群眾有益的活動不能限制,限制就不對了。他表示中國是一黨專制,不自由。當問及他對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時,他說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可是一旦他證實(活摘器官)真有其事時,他會「第一個出來聲討(這罪惡)」。

大陸移民柴先生用手機拍下了法輪功學員打出來的橫幅「全球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說要給國內的人看,因為國內的人看不到這些。

一位西人小伙子聽學員對法輪功的介紹後,不解地問,「真、善、忍」很好啊,為甚麼中共政府要迫害?尤其聽到中共用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及活摘等真相後,他立即在給聯合國的「反強摘器官徵簽表」上簽名。他並對學員說:「(你們)做得好,你們一定要堅持下去」。

七名南澳學員加入訴江大潮

自今年五月以來,已有中國大陸及其它國家的八萬多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遞交了對迫害元凶江澤民的控告狀。

近日,南澳有七名法輪功學員加入了控江的行列,陳女士是其中一位。陳女士說,在目睹身邊的親人,丈夫、婆婆和公公修煉法輪功以後身心受益,自己於一九九八年也開始修煉。煉功前患有功能性子宮出血、慢性腸胃炎,煉功後身體迅速恢復了健康。修煉後,陳女士按照「真、善、忍」的修煉原則,在工作中兢兢業業,認真負責,漸漸看淡名利,遇到矛盾多找自己的不足,多替別人著想。碰到送紅包的善意拒絕,或者送回。在本行業同事中口碑極好。在家庭中尊老愛幼,周圍的人都很羨慕四代同堂的和睦家庭。

二零零四年,陳女士僅僅因為修煉法輪功被劫持到澄海區公安局,連續幾天被剝奪睡眠,警察採取車輪戰輪番逼供,嘲笑諷刺,逼迫欺騙她供出其他法輪功學員,恐嚇如不說就要關在另一個房間裏吊起來打。隨後被綁架到汕頭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三個月。在這個洗腦黑窩裏,每天被強迫重複地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無休止反覆的灌輸誣陷法輪功的謊言,被逼迫寫不修煉法輪功的所謂「保證書」,被逼迫說違心的話,被威逼罵師父、罵大法。三個月下來,她精神刺激極大,嚴重失眠,內分泌失調,腸胃痛,經常拉肚子,整個人骨瘦如柴。之後,陳女士的家庭遭到長期的監控、騷擾。無休止的恐懼使陳女士的婆婆和公公精神幾近崩潰,以至於積鬱成疾,雙雙早逝。公公臨終前幾天,有一次迷糊中突然瞪大眼睛喊道:「公安部帶隊來抓人,已在樓下」……陳女士說:「一生老實善良的人被迫害成這樣子,現在回想起還令人心酸!」

另一位控告江澤民的南澳法輪功學員張女士,被多次非法綁架,先後被關進拘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非法判刑三年,遭受無數酷刑和折磨,包括毒打、上繩、罰站、電棍電擊,關小號,野蠻灌食、強迫流產、被逼做奴工、逼迫看誣蔑大法的錄像和文章、辱罵恐嚇、不讓睡覺等。

張女士說:「我於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訪,後被北京公安抓捕,由於不報姓名被轉到密雲,被兩個警察按到牆上用狼牙棒打,身上被打的烏黑,都沒知覺了,傷痕一年後才消。後被遣返回當地,直接被關進拘留所。我絕食抵制迫害,610人員和警察就指使在押的吸毒,小偷,流氓進行野蠻灌食,被灌食後嘔吐不止。當時我已懷孕在身。家人找關係救我回家,被610勒索五千元(沒有任何手續),又被社區勒索一千三百元。回家後,610和社區的人二十四小時監視我,天天他們七、八個人開車去我家,並強迫我去流產,流產後不到三個月後,又被非法關進河南省第一女子勞教所迫害,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期間,被強迫看誣蔑誹謗師父和法輪功的視頻。由於不屈服與邪惡的迫害,隨時會被打,上繩,在地上拖等,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警察叫囂有死亡指標,打死白死。一次我被關到房間後,開始給我上繩,一根繩從脖子掛上繞到後面,再把兩個胳膊纏起來往身後上方拉,纏得死死的。兩隻手烏青,又痛又麻,這樣折磨我。之後的很多天手都是麻木的。到被釋放的時候,我原先一百多斤的身體只剩下不到七十斤,發著高燒。」她又接著說:「邪惡的迫害也給孩子幼小的心靈造成很大的傷害。才九歲的女兒去監獄看我時,用顫抖的小手拉著我的手不放,一直在流淚,一直到走都沒說出一句話,我的心都碎了。」

在海外生活多年的法輪功學員夏女士也給中國有關部門寫舉報信聲援起訴江澤民,她說:「我們在海外得法,雖然沒有受到直接的身體迫害,但多年與國內的父母,兄弟姐妹分離,不能回國,親人離世不能回國見最後一面,迫害之初經常受到中共特務電話騷擾,在弘法時還受到中共公安威脅恐嚇,這些都是惡魔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所造成的。一定要起訴江澤民,把這個迫害元凶繩之以法。」

當地媒體關注訴江

法輪功學員的活動也受到當地媒體的關注,阿德雷德大學的公共電台Radio Adelaide於次日邀請南澳法輪大法輔導站發言人梅女士到訪其晨間節目,向聽眾介紹訴江大潮和本地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情況。主持人在梅女士介紹完「訴江大潮」後,樂觀地說:「我們是不是可以期待將來要有數百萬人來控告江澤民?」梅女士表示:「會有這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