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爾學員集會遊行聲援訴江 呼籲制止迫害(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加拿大蒙特利爾法輪功學員冒雨在蒙特利爾中領館門前集會和遊行,紀念法輪功學員和平反迫害十六年,聲援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大潮,呼籲解體中共、結束迫害。

圖1-2:蒙特利爾法輪功學員冒雨在蒙特利爾中領館門前集會,聲援訴江,呼籲制止迫害。
圖1-2:蒙特利爾法輪功學員冒雨在蒙特利爾中領館門前集會,聲援訴江,呼籲制止迫害。

集會分別用中、法、英三種語言介紹法輪大法的美好,上億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以及受到迫害後給社會、家庭帶來的災難。已寄出訴江狀的法輪大法學員以親身的經歷在會上講述了他們在中國大陸曾遭受的迫害。

七旬老人被迫害家破人亡

在集會現場,法輪功學員於女士講述了她的經歷:於女士從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上十多種疾病在煉功後不翼而飛,全家人由此都走入了修煉的大門。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於女士被非法拘捕、抄家,回家後還時常有警察上門騷擾,艱難的處境迫使她流離失所,最終來到海外。於女士說:「我在二零零四年二月五日來到蒙特利爾,而我丈夫在巨大的壓力下,於二零一一年七月二日離世。我二零零四年離開家成了與丈夫的訣別,原本祥和、幸福的一個家庭,就這樣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這都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一手造成的,他的罪責罄竹難書,我一定要控訴這個惡魔,直到把這個惡魔繩之以法。」

一家九口人控告江澤民

法輪功學員孫先生控訴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集團對他和他家人的迫害。孫先生一九九四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理念做人,不斷提高道德品質,為社會做出貢獻也給家庭帶來很多幸福和歡樂。他表示,他在大型國企、公司做銷售工作,在多年的工作當中,拒受社會上的酒、色、財、氣等不良風氣的薰染,不貪不佔,為企業做出了許多貢獻。因修煉法輪功身心健康,精力充沛,給家庭和社會真正帶來了安定。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後,他和他的家人身心遭受了殘酷的迫害和打擊。家庭成員中多人、多次被監視、綁架,被工作單位除名,在遭受一次又一次的迫害之後,孫先生的父親和岳父在不堪忍受的壓力下相繼離世,孫先生一家最終也失去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環境。

孫先生回憶說:「我在中國大陸時,整個家庭時刻被高壓和恐怖籠罩。被監視居住、監視工作,被隨時任意叫到派出所、公安處,非法傳訊、審問,逼迫他們放棄修煉。」

除了精神上的迫害之外,孫先生還遭受嚴重的人身迫害。他說:「二零零零年六月與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我與家人兩次遭到綁架。我二零零五年被停止了公職,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我被非法勞教二年,二零一三年被另外一家公司解聘。」他指控,在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控制下的惡警多次抄他的家,多半是在半夜時分,沒收身份證,限制人身自由。他母親、妹妹、兒子、外甥女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甚至徹夜審訊。」

經濟上截斷,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策略之一。孫先生說:「我和妻子在二零零零年六月遭到綁架,家人和朋友為營救我們,被勒索近一萬元。二零零二年十月我在出差路途的火車上被綁架,被勒索三千元後放回。二零零六年我被非法勞教二年,單位同事和家人為營救我,被勒索六萬元,還有其它方式的經濟迫害。粗略統計這幾年來的經濟迫害,被降薪、被勒索、被送禮、被請吃飯、被抄走的財產,大約有二十萬元。」

孫先生說:「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我和我家庭的迫害,只是一九九九年以來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江澤民的罪行罄竹難書。」

老華僑支持法輪功反迫害

蒙特利爾老華僑蔡先生特意來到集會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他說:「很願意來中國領事館前參加抗議中共迫害中國人民的活動,尤其是(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已經十六年了,中共是中國人民的敵人,也是世界上堅持正義和愛好和平的人們的敵人!」

蔡先生還說:「法輪功十六年來不怕威脅、不怕受苦、不怕酷刑、不怕犧牲,勇敢地和中共和平抗爭,法輪功是我們的榜樣,是我們的希望。我們應該向他們學習。更令人鼓舞的是短短幾個星期,已經有近八萬人在中國直接控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我們已經看到中共末日就要來臨了。」蔡先生發言中還勸告那些中共體制內的人員,儘快拋棄中共,自保自救。

圖3-4:集會介紹後,蒙特利爾學員繼續冒雨遊行,向人們傳播訴江大潮和呼籲制止迫害。
圖3-4:集會介紹後,蒙特利爾學員繼續冒雨遊行,向人們傳播訴江大潮和呼籲制止迫害。

下午一點,集會結束後,學員們繼續冒雨進行遊行。學員們舉著展板和橫幅,沿著人行通道緩緩在雨中前行,邊走邊向過往的行人講述法輪大法真相和全球起訴江澤民的消息。過往的行人被大法弟子的堅韌和善良所感動,有的表示感謝,有的表示要把全球起訴江澤民的消息告訴他們的中國同事和朋友,有的還豎起了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