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律師:訴江會改變中國 影響全球(圖)

|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綜合報導)近日在中國大陸出現萬餘名法輪功學員以及全球十八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和民眾向中國檢察院、法院等部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隨著越來越多民眾在中國控告江澤民,關注此事的人也越來越多。加拿大安省多倫多著名律師周易天(Joel Etienne)認為關注此事意義重大,因為它可能改變中國;民陣全球主席盛雪用「令人鼓舞」來形容;現住加拿大的前瀋陽市司法局局長韓廣生表示支持,他說,迫害法輪功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是踐踏人權及信仰自由的反人類罪行。

加拿大安省律師周易天(Joel Etienne)認為,訴江意義重大,可以改變中國。
加拿大安省律師周易天(Joel Etienne)認為,訴江意義重大,可以改變中國。

訴江能改變中國 影響全球

律師周易天說,從西方的角度看,人權受害者在中國控告江澤民很有意義。「中國是個很有意思的國家,它有法律,但是其法律被錯誤使用。」他解釋說,在中共專制下,法律成了一件裝飾品。從西方律法對此事的理解,中國只需有幾個檢察官開始對這些控告狀展開調查,就會產生漣漪效應。

「如果調查員、檢控官及法官都稱職的話,就可以把踐踏人權的罪犯繩之以法。」他說,如果檢察機構接受這些舉報,開始工作並獲得一些積極進展的話,「那就很了不起」。

周易天認為,只要有幾個對江澤民的控告獲得立案調查及起訴,最高法院作出幾個關鍵的決定,也就是說,「有幾個成功的審訊,就能改變整個國家。」

他說,西方的謀殺案中有過一人涉嫌殺了二十五人的案例。「我們不需要二十五個審訊,一、二個控罪成功,這人就會被判終身監禁。」

意義重大

周易天認為,訴江潮對全球都有巨大意義。他解釋說,在民主國家,公民以選票發聲,選出他們喜歡的政府。中國人控告江澤民,也是投票的一種形式,是一種表達個人意見的形式,但其影響超越國界。

「如果有機會選擇成為有權投票選舉美國總統的人,還是成為在中國控告江澤民的人,我寧願是在中國提控告的人。」他說,「因為如果你能幫助改變中國現在的體制,使人人成為好公民,也是國際社會好公民的話,你真的在改變整個地球。」

「我有時很想知道,在中國的人是否明白,如果他們幫助促使他們的政府改變的話,會對整個地球產生多大的影響。」他說,「我認為,中國人所處的位置,使其對改變地球歷史的作用,大於在西方有投票權的人。」

周易天認為,去控告的人越多越好。

「這是獨裁者不能長久的經典原因。」他說,「如果街上只有一個人,獨裁者會使這人消失。如果所有人都在街上,這獨裁者就完了。」

民陣全球主席: 訴江潮令人鼓舞

對於目前發生在中國的大規模控告江澤民罪行的浪潮,民陣全球主席盛雪用「令人鼓舞」來形容。她稱推動訴江,「意義不可估量」。

對於目前發生在中國的大規模控告江澤民的浪潮,民陣全球主席盛雪用「令人鼓舞」來形容。
對於目前發生在中國的大規模控告江澤民的浪潮,民陣全球主席盛雪用「令人鼓舞」來形容。

盛雪表示,法輪功學員在很多個國家控告了江澤民,有些訴訟案取得了挺好的進展。但是此次訴江大潮是在中國境內,「這確實是很大的事情,很令人鼓舞。」她說,中共對王立軍、薄熙來及周永康的審判,都沒涉及他們所犯的反人類罪行。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都是其反人類的罪。「告江能推動的話,影響不可估量。」

期望訴江打開缺口

盛雪說,很多人都知道中國社會存在的問題,但大家都苦於撬不開一個缺口。「他們知道中共是流氓,但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能通過控告江澤民撬開一缺口,不但對法輪功學員反迫害有利,還會推動整個中國社會往前走。

盛雪說,共產專制國家都有一個共同特徵,在嘗試撬動其系統的第一塊板時,「大家看到它好像是鐵板一塊,你動不了它。」大陸很多維權律師的努力,也是想要撬開這專制的一塊板。「但一旦有一塊板被撬開後,它就是一個骨牌效應。」

訴江能喚醒公民意識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時,動用了所有的國家機器,一面倒地抹黑法輪功,支持其迫害政策。現在這麼多法輪功學員以親身遭受迫害的經歷去告江澤民,形成向全社會宣告反迫害之勢。

盛雪認為,「這形勢好嗎?好。因為中共的體制是非常剛性的。很多人有這句口頭語:哎呀,中共甚麼都能做得出來。特別是普通的老百姓,他們從日常生活當中積累了很多經驗教訓。絕大多數人對中共是非常恐懼的。」盛雪說,「即便這個人從來沒有挑戰過中共,也沒有受過迫害,但他已經被生活當中的所見所聞、所知道的例子嚇壞了。」「你讓中共去反省它的體制中哪些是不合理、不人道、不為現代社會所容的?這是不可能的。」

「現在有一批人出來告江澤民,可以說是一個很勇敢的壯舉。」她說,「使用法律的武器,比使用任何其它的武器都更好。」這也是一次公民教育的好機會,不管訴江的進展如何,都會使老百姓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對中共的恐懼心理。

盛雪認為,大陸民眾的反抗能起作用。她說,比如孫志剛在收容遣送期間致死引起很多維權律師的憤怒,引起了社會很多人的憤怒。「大家一哄而上,迫使這個收容遣送制度結束了。」後來勞改制度也結束了。這些無一不是民間行動帶來的結果。

瀋陽前司法局局長:迫害法輪功是反人類罪行

現住加拿大的前瀋陽市司法局局長韓廣生表示支持狀告江澤民,他說,迫害法輪功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踐踏人權及信仰自由的反人類罪行。

前中共瀋陽市司法局長韓廣生說,迫害法輪功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是踐踏人權及信仰自由的反人類罪行。
前中共瀋陽市司法局長韓廣生說,迫害法輪功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是踐踏人權及信仰自由的反人類罪行。

韓廣生說,他最近在網上看到一些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向司法機關遞交控告書,控告江澤民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有些狀告人還收到了司法機關發來的接到控告書的回執。「這是前所未有的現象。」他說。

韓廣生說:「鎮壓法輪功,從本質來說,是違背中共本身憲法的非法行為,是一次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沒經過任何法律程序、踐踏人權、迫害信仰自由的反人類罪行。」韓廣生說,中共憲法的第35條規定: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他說,有一次他在百度上搜索時,顯示的第一條是:為甚麼憲法第35條是一個虛設?「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就是一次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的非法行為。」

「這是個專制的、集權的、殘暴的、邪惡的政權。這政權的最高準則或目標,是其政權,而不是人權。」他說,「它永遠不可能承認自己犯有反人類罪。只要中共還在掌權,它只要感覺到某些勢力威脅到它的統治,就會殘酷鎮壓,毫不留情。」他說:「『六四』和法輪功何時能平反,前提是中共垮台。」

脫離中共是唯一出路

一九九九年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江澤民專門成立了「610」非法組織,在全國各地都有其分支機構,專職實施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政策。當時,韓廣生在瀋陽市任司法局長。韓廣生稱,當時因為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太多,民政的收容所及公安局的拘留所裝不下,瀋陽市主管政法的副書記找他,要求開闢教養院來關押法輪功學員。他不同意,認為教養院是關押違法人員的,法輪功學員不屬於這類人。他向遼寧省司法廳長反映,對方也同意他的觀點。

他說,可是沒過幾天,中共司法部下令要求必須執行。

「這是造成我對中共不滿的一個爆發點。」他說,「鎮壓法輪功是促使我離開中共的原因。」韓廣生表示,瀋陽市「610」辦公室本身級別不高,但市委副書記主管這個部門。「以市委的名義來發號施令,但這些指令(實際上)出自於『610』辦公室,所以,在鎮壓法輪功上,市的『610』辦公室可以統管全市所有黨政部門。」

他解釋說,中共幹部的最高紀律是與黨中央保持一致。「我如果拒絕關押法輪功,輕者會被撤職,開除黨籍。重者可能會被栽贓,然後被抓起來。」

最後,韓廣生表示,他於二零零一年九月來加拿大尋求庇護,目的就是「既不想做中共反人類的幫兇,也不想把自己弄到監獄裏去。」「所以出來,這是唯一的路。」他說。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5/7/1/151350.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