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過程中的修煉交流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對於近期部份地區同修郵寄訴江狀受阻及損失一事,談一點個人見解,請同修用法衡量並指正。希望能減少損失,把要做的事做好。

一、地區訴江新聞的報導方式

此事遇到阻礙或損失,有多種因素,這裏僅切磋地區新聞報導方式。

閱讀了從五月十七日至今的所有訴江報導,個人認為,從救人的角度來說,個案報導均能起到從不同角度講真相的作用。而對於群體(多人)的訴訟報導,是否還需把握分寸?

訴江的作用之一是救人,包括救那些所謂「維穩」的警察。而在中國大陸,他們的生存現狀是甚麼樣呢?同修認識一位幹這工作的,他說:不反對法輪功,更不愛去綁架法輪功學員,但是網上一報導當地有甚麼群體事件了,上面就命令我們去管,層層領導都怕攤事兒,怕丟烏紗帽。哪個地方官也不願看到自己的轄區「出奇冒炮」,一旦「出奇冒炮」,就把我們逼上前線了,上邊讓幹,我們也左右為難。

個人認為,對於群體(多人)的訴訟報導,從展現當前整體形勢、正面講真相、震懾邪惡角度來說,類似如下的報導方式更適用、更有力。

1、《近四千名大陸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
2、《6月3~5日明慧收到329人訴江狀副本》
3、《6月2日收到大陸15省145人訴江狀副本》
4、《5月28日-31日明慧收到至少232人起訴江澤民消息》

同時,一般讀者可能不太關心起訴人的名字等個人信息,而當地的某些特殊讀者(如一些警察)看了,如果面臨某種不應有的「壓力」,就需要當地講真相能跟得上。類似的報導對廣大讀者來說,讓他們得救的看點是甚麼,可能還需更用心推敲和平衡。

二、形式與用心

師父說:「叫做就去做了,可是哪,從做事的態度上,怎麼樣能夠救了人這個問題上,你不認真去思考,這是修煉問題。」[1]

同修都明白:修煉沒有順風車,不能學人不學法,不能大幫哄,救人不能糊弄事,儘量脫離為私(如:證實自己、顯示、幹大事、當英雄、妒嫉、不善、怕、情等等)的出發點,每個大法弟子都將在宇宙中留下獨一無二的正法修煉之路。在寫訴狀的問題上也是同理,而且非常嚴肅,大法弟子從中承載著各自的責任。每個人的路不同,得法與修煉故事不同,反迫害經歷不同,因此可以說,每份用救人之心完成的訴狀,都是一份獨特的救人利器。

看6月14日《近四千名大陸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訴江狀數量按各省和直轄市分布圖」,有的地區控告案例與控告人數落差較大,很多人沒有獨立訴狀。最明顯的是河北省:訴狀700多,控告人1000多,是否大約1/3的同修沒有獨立訴狀?

也想起同修近期反饋的一些問題,如某區一些同修說:「這次想寫不想寫都得寫」、「你們誰寫,我簽名,別把我落下」,也有的表示怕失去圓滿機會,還有的理解成與營救同修搞簽名一樣……重形式,隨大流,不明確訴江意義,或夾雜很強的人心。

個人體會,訴狀儘量自己動手寫,包括此後的郵寄、上明慧網備份等。自己能有條件完成的,就不讓別人代勞,因為意義不同。

有同修談到,走過這段路之後發現,修煉的事別人真的代替不了。就像當年上北京證實大法,進京的火車票同修幫助買了,其它能「幫」的也都幫了,可是一到北京,看上去和同修做著同樣的事,結果卻大相徑庭。這是嚴肅的修煉啊!今天,在正法修煉尾聲的時候,我們也應該成熟了,當年不正確的狀態不能固守了。

另外體會到,遇到阻礙、困惑之時,唯有學法。以下是同修在訴江過程中的點滴體會。

一位同修說:一開始,我有「觀望」的人心。學法的時候,看到師父講的:「當然啦,真的有一個修成,我就叫他當宇宙,甚麼都有了。」[2]

猛然醒悟:如果有一個人修成了,那人遇事的時候「觀望」誰呢?我不能再「觀望」了,就按大法做,遇到困惑就學法,一定走出自己的路來。我很快郵寄了訴狀並在明慧網上曝光了。因為法在心中,所以做的過程中很坦蕩,很踏實,此後更加用心做好三件事,通過訴江,更加強了對師對法的堅信和救人的責任感,加強了自己修煉中的正念主見。

一位同修說:開始我發現自己有怕心,郵寄之後,又怕在明慧網上大範圍曝光。怎麼辦?學法。

師父說:「大法弟子呢,正念足一點,甚麼都會被大法弟子改變,邪惡也會被清理掉,那壞人算甚麼?那幾個壞人不是邪惡在操控幹的嗎?邪惡被清理掉的時候,你站在那人面前,他敢對你說一個「不好」的「不」字嗎?對神他不敢。」[3]

隨著學法,思維改變了,覺的在明慧網上報導出來起的作用更大,對救人更有利。因為自己的出發點就是救人啊,而且做的過程中注意了理智、無漏,及時歸正自己,頭腦清醒。同時也經常問自己:你是神嗎?師父說:「何為人 情慾滿身 何為神 人心無存」[4]。我回答自己:從現在開始,我必須是神的,嚴格要求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不注意小事和一言一行。從郵寄訴狀並上傳到明慧網那天至今,我每天堅持煉功、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感到又回到了多年前的精進狀態,也體會到了多學法、修好自己、身在法中的美妙。

一位同修說:通過起訴的事,真切感受到師父的慈悲,感到師父推著自己走,訴江過程中加速修正自身的不足:怕心、證實自己、顯示心、私、惡。現在我又做到了多學法,發正念也像十多年前二十四小時發正念那樣清醒、不放鬆,找回了修煉如初的狀態。同時,在做好三件事中不斷完善對訴江的認識,隨時完善訴狀(之前的訴狀已寄出),師父也給了我很多智慧。其實一時的阻擋都是過程,都是假相,訴江也正是我們清除邪惡的好機會,歷史的今天是大法弟子展現輝煌的時刻,絕不是給邪惡逞兇的。

另外,有同修說:訴江有多種方式,大法弟子重在用心。同修說:海內外大法弟子是一體,有剛到海外的大陸同修表示,當初想的是到海外起訴、揭露迫害,沒想到正法形勢這麼快,訴江在中國大陸發生了,那我到了海外怎麼辦?找自己,當初離開大陸也是帶著一些怕心、求安逸、私心的,現在不能再逃避了,EMS是全球特快專遞,海外的郵局隨便郵、邪黨管不著,眼下就是義無反顧的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儘快把訴江狀遞達最高檢察院、法院。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人覺之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