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夢中點化:不合規定的聯名起訴書無效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我是二零一二年六月才真正修煉法輪功的新學員。今年五月我看到《全國起訴江澤民》的消息後,非常振奮,同時瞬間腦海中浮現出今年神韻晚會裏面的一個節目叫做《金猴滅蟾妖》,這個節目最後的一個片段江蛤蟆被孫悟空追打到天幕裏面,在地上爬著逃跑的時候被天上的駕著彩雲的佛、道、神們反捆雙手吊起來的畫面。當時我就悟到今年可能就是起訴江惡首、把它推上審判台的時候。

我想,反捆雙手有點像古人說的束手無策;起訴成功必定是大法弟子需要做出來,都是未來的佛道神。

得到消息後,很多老年同修都不懂怎麼起訴江澤民,他們囑咐要我們起訴江的時候給他們簽名帶上。很多同修就紛紛出來要簽名。當時,不懂怎麼做,也沒有去找律師諮詢。於是幾天後一百三十七人的名單上來了,我們寫上「為甚麼起訴江澤民」,「江澤民違反了中國哪些法律」等內容,然後在後面加上了十幾個人的被迫害的案例,然後就是一百三十七人的簽名,這樣「起訴書」就寄出去了,同時也發送到明慧網的起訴江澤民的郵箱裏面去了。

然後我多次查看明慧網,沒有刊登我們一百三十七人的聯名起訴書,我又投書給明慧編輯部詢問情況,沒有得到回覆,可能是編輯部太忙了,而且這裏也有自己要修要悟的,走出自己的路來。當時網上已經要求很嚴格,都是單個控告書的方式。

於是我想算了,反正也發過起訴書了,我們這個地區也有一百三十七人一起簽名起訴了,任務也算完成了,不用管了,天上神知道我們做過了。

過了幾天,我突然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回到了我常人時候上的政府辦的「幫扶班」,說是幫助一些下崗貧困市民學習一技之長混口飯吃的那種「幫扶班」。夢中「幫扶班」的那個老師在講台上多次點名說我作業做錯了,要重新考試做作業。(在實際生活中,我曾參加過一次這種班,發現全班五十多名學生只有六、七個人聽課,其餘全是掛名的假學生,教室天天是空的。原來是學校假報名,拿指標和分配的錢。)我在夢中由於對「幫扶班」的厭惡之心,就大聲吵鬧說,騙人的沒有用,然後就醒了。我醒來認為這個夢也許是點悟我還有不善的心。

又過了兩天,我晚上又夢見了這個「幫扶班」的班主任,在講台上又一次點名我學習有問題,不夠認真,說我作業要重做。我還是帶著這樣的心思不聽她的。旁邊一個女孩說:這個時間太短了,已經不夠用了,馬上畢業考試,我怎麼感覺甚麼都沒有學習到呀!我馬上說:這裏的老師都是騙子沒有甚麼技術。說完躺在課桌上睡覺。結果很奇怪的是,那個女班主任像變了一個人的樣子,很淡定的繼續講課,而且那個班級居然坐滿了學生,學生們都認真的在聽講。更讓人奇怪的是,我最熟悉的一個姓楊的學生(此人以前是最不聽課的學生,老是上課睡覺、抽煙、搗亂等),他用鋼筆捅我說要尊重老師講課呀,快點起來!夢醒了,我想可能是點化我還有瞧不起人的心、爭鬥心?

又過了一天,我晚上睡覺更清晰的夢見了自己在一個更大的教室裏面學習,這次不是那個「幫扶班」了,換了一個我不認識的老師,而且班上學生有幾百人。快放學的時候,老師親自對我說:你的考試成績不能算數,叫我留下來趕緊把考試作業重新補起來。我望著同學們都放學回家的身影,老師還在講台上嚴肅的看著我,我卻腦袋一片空白……我在想你講課講的到底是甚麼我都不知道,我怎麼補起來呀。這時候從教室外面跑進來一個小胖子學生,他問老師我能參加這次的培訓班嗎?老師很嚴肅的回答說:你只能等下一期的培訓班了,這期的培訓班馬上畢業考試完畢。這時那個小胖子望著我,我還沒有悟到是甚麼作業。小胖子說:怎麼個畢業完畢呀?老師嚴肅的說,你沒有看見剛才所有的學生都在做「下河捉蛤蟆」的課程了嗎?

這時我腦子嗡的一炸響,我醒了。我腦袋裏面想起那句「下河捉蛤蟆」和多次夢中出現的「作業做錯了,重新做!」我個人悟到,這三個夢全是師尊慈悲點化。我悟到大意是說我是個新學員,那些同學可以考試通過了,他們也修煉十幾年了,而我必須跟上這次起訴的進程,才能追上這期學員的畢業。而且,充份說明了上次的一百三十七人的聯名的簡單起訴書不能算數,作業作廢,必須單個的控告首惡江,把作業重新做出來。

最關鍵的是,我看了《明慧週刊》的一篇文章《訴江所需的專業知識和方法》裏面說的,沒有身份證複印件不能立案等一些條件。我們那次聯名控告,沒有附帶身份證複印件,那就是不合條件了。

想到這些後,我馬上從床上爬起來一看,快到四點半了,馬上上了明慧網,看到一篇關於沒有被迫害進過勞教所的學員怎麼站在法輪功的立場做起訴的文章:《關於舉報首惡罪行的刑事控告信撰寫參考意見》。我是二零一二年六月才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我沒有進過勞教所。我選擇了文章上面的第三種方式,就是根據《刑事訴訟法》第十八條關於屬檢察院立案、偵查、起訴的刑事案件範圍的規定,就江澤民本人十六年來殘酷迫害法輪功所觸犯刑法的主要罪行,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提交《刑事控告信》,要求其立案偵查、起訴追究江澤民及其犯罪集團的全部刑事法律責任。

也提醒同修們:我們在起訴江惡首,走法律程序的時候,需要符合相關規定起草文書、做控告;也可以諮詢律師儘量把事情做得嚴格認真,不能隨意。不合規定的聯名信很難被相關司法部門接受,很難作為立案證據。還應該向內找,是否這裏有怕麻煩的心、怕心,等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