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控告書存檔的思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訴江大潮已經開始了。根據我個人了解到的情況,許多同修已經把控告信寄出了,許多同修正在寫,可仍有不少同修還在觀望,甚至還有打算不寫的。對此談一下個人的看法。

一、怕是甚麼

為甚麼觀望,為甚麼不寫?一個字「怕」。而這個怕可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啊!怕後面的因素是甚麼?怕後面掩蓋的心是甚麼?怕遭迫害的心,求安逸心,安於現狀的心,怕失去家庭親情的心,怕失去已經擁有的物質利益的心,怕失去安穩的生活的心,甚至怕孫子沒人帶,怕孩子沒人管,怕工作沒人做,怕莊稼沒人種等等等等,各種為私為我的心。每個人所處的環境不同,所放不下的執著也各不相同。

正法修煉已經到了今天,這些放不下的執著其實我們都已經不好意思再說出口了,談起來都應該是笑話了的事情了,可是在相當大的一部份同修中,卻是實實在在存在著的執著。更有甚者,意識不到這些就是執著。

師尊講過:「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1]師父還告訴我們:「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師父說:「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3]。我們同化了師尊講的這些法了嗎?我們的思想符合了哪一層生命的時候,那一層生命真的就會在我們身上起作用的啊。當我們放下怕心,堂堂正正做的時候,就會甚麼事也沒有。而當我們帶作怕心、擔心、疑心做的時候,就真的會出問題。

怕是甚麼?怕不就是我們人神之別的分界嶺嗎?

二、訴江是甚麼

早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當我們大法弟子從師尊的法中悟到風雨欲來時,有弟子問師尊:「請問師父,當耶穌要被釘在十字架上時,他的弟子都在幹嘛?請師父轉告世人及天上,我們大法弟子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4]

九九年七二零後,多少大法弟子放下生死,踏上了去北京證實法的征程。迫害開始後,十多年過去了,我們從來沒有公開說話的權利,如今,正法已經走到了最後,師父早已為我們鋪好了路,今天的控告元凶江澤民,是正法的需要,跟以前的上北京不是一樣的嗎?而且不用我們動腿,只要用心、用筆就行了。

訴江是甚麼? 訴江不就是師父給大法弟子結束迫害、樹立威德的機緣嗎?

三、控告書是甚麼?

其實,我也是屬於在這場迫害中增加了執著的那種。在經受了各種各樣的魔難,被一次次的非法關押後,我被舊勢力強加了非常強的怕心。這怕心一直阻礙著我精進。寫控告書,必須用真名實姓,這不是給我們去掉怕心的最好機會嗎?此時不修,更待何時啊!一旦江被推上了審判台,以後的環境更寬鬆了,甚至法正人間了,哪還有我們去怕心的機會了啊!

讓我們重溫師父的講法:「你們不能總是讓我帶著往上走,而你們自己不走,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的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其實能做一個好人也可以,只是你們要清楚,路是你們自己選擇的。」[5]

控告書是甚麼?控告書不就是我們在經歷了這場嚴酷的迫害後向師父交的一份答卷嗎?

四、控告書在明慧存檔是甚麼?

我們都知道,明慧網是我們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家。在我們這個大家庭中,師父給我們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準備了一個座位。我們的控告書一存檔,是不是我們就在與我們的座位對號入座呢?還沒寫的同修的座位不是還空著嗎?

記得一首歌《最初的家園》唱到:「快醒來吧,我的同修,不要再徘徊,不要再觀望,不管你是觀望還是路有多長,與法同在才能實現久遠的願望。」趕快行動起來吧,我的同修,你是否感受到師父望著那空著的位置時發出的「快回來吧,我的孩子」的慈悲呼喚?

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上有弟子問:「請師尊為我們講講大道無形的深層內涵,還有明慧網、大法學會關於起訴大魔頭……。」[6]

師父回答說:「是啊,應該起訴它,(眾弟子熱烈鼓掌)全人類都應該起訴它。它害了所有的中國人,它也害了很多世界上其它地區的人。那麼多人都因為它的謊言,將被拖入地獄。」[6]

師父的法都已經講明了,願我們每位大法弟子都行動起來,整體配合,用正神的力量,結束這場迫害。

個人看法,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