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黑龍江女監四年折磨 宋春媛回家全身劇痛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省報導)法輪功學員宋春媛,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受迫害。今年四月底宋春媛四年冤獄回家時,全身浮腫,全身的骨頭和筋都疼,有時是劇痛,身體不動彈骨頭都疼,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

宋春媛,五十九歲,家住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塔河縣,曾遭特大車禍致殘,後來又身患尿毒症。她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得以健康,是法輪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宋春媛將法輪功的真相告訴世人,卻被中共五次綁架、二次勞教。二零一一年又被法判刑四年,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以下是宋春媛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宋春媛
宋春媛
宋春媛浮腫的腿
宋春媛浮腫的腿

一、冤判四年綁架到女子監獄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宋春媛騎自行車到塔河縣大修廠居民區,被惡人郭立軍惡告,被塔河縣國保大隊副隊長史偉、惡警李喜忠及塔河塔林派出所警察綁架,宋春媛遭到國保大隊長李軍惡罵、毆打。惡警對她非法抄家,將她劫持至塔河看守所。

宋春媛在塔河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幾個月後,被冤判四年。宋春媛寫了上訴書給大興安嶺地區中級法院。中級法院維持原判,宋春媛被塔河縣國保警察韓德剛和看守所姓李的女警綁架到了黑龍江女子監獄。

二、長時間酷刑坐小凳 逼迫轉化

到了女子監獄,宋春媛被關押到了十一監區,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被稱為獄中獄。

每天早晨五點起床,酷刑坐小凳,逼著放棄信仰、寫所謂的「五書」。宋春媛不寫,就天天被逼坐小凳,早五點半一直坐到晚上九點,除了吃飯和上廁所外,都坐小凳,就關在一個監室裏,兩隻手不能放在一起,腿不能伸直,不能閉眼睛,閉一會兒眼睛得把包夾們嚇死。

宋春媛被折騰到二十二天後迫害又加碼了,改至每天早晨五點鐘坐小凳一直坐到晚上十一點法輪功學員們被坐的臀部黑紫、肉坐的都變得很少,這都是很普遍的現象。有一個法輪功學員的臀部都坐爛了。還有一個學員被坐到一百一十七天之後,再被加戴刑具雙手背銬坐小凳三天三夜,還不讓睡覺。這個學員實在承受不住了,被逼寫了「保證書」。寫完就後悔了,就聲明,被轉到別的監區,還被問:是不是真轉化?這個學員說不是真心,結果又被送到十一監區轉化,又罰坐了一百一十七天小凳。

哈爾濱阿城縣的譚桂英就因為立掌發正念被毒打的鼻青臉腫。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在宋春媛被迫害坐小凳坐到三十五天左右時,宋春媛明顯的全身哆嗦,身體漸瘦,他們就上來五個人,有抓胳膊的,有掰手的,有拿著紙的,強行抓著宋春媛的手在空白紙上按手印,他們把宋春媛手上的肉都摳掉了三塊。他們邪惡地說:「你自己不轉化,我們往前推你一步。」他們告訴宋春媛的家人轉化了,就可以來探視。

轉化的就開始答邪惡答題,罵師父、罵大法。宋春媛不罵,不配合他們,他們就進行邪惡的感情轉化,又哭又勸的。關押到第七個月的時候,宋春媛被劫到了十監區,他們問宋春媛是否轉化了,宋春媛說:「那是他們強行按著我的手簽的,我沒轉化。」宋春媛又被逼坐小凳,由於宋春媛身體狀況差,在十監區三天 ,就被送到了監獄醫院。

宋春媛被劫到了醫院還是被坐小凳,從上午六點到晚上八點,逼坐小凳。宋春媛全身浮腫,腰痛,腎疼,身體活動一點就累的受不了。法輪功學員之間不允許說話,就因為宋春媛跟同修說了句話,惡犯包夾就對宋春媛不依不饒的又罵又喊了一個小時,還要宋春媛碼坐。因為宋春媛的身體實在撐不下來,宋春媛自己跟警察要求中午休息,這樣才讓宋春媛中午休息一個多小時,中午可以不坐小凳,宋春媛上午和下午還是被坐著小凳,其他同修中午也不能休息也得坐小凳。

宋春媛腎疼去廁所去得勤,他們就規定宋春媛五個小時去一趟廁所,而且每天給宋春媛限制用水,給宋春媛連喝帶用的水只有半暖壺(小暖壺)。後來獄長史耕輝去監室,宋春媛跟他說:「她們不讓我去廁所。」史耕輝說:「那你就轉化,轉化後你想十分鐘去一趟就十分鐘一趟。」宋春媛說:「你這裏不是可以擱不轉化的嘛。」後來他答應了宋春媛可以去廁所。

宋春媛在醫院呆了一百天,天天被坐小凳,坐了一百天宋春媛又被劫回十監區。

三、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罄竹難書

宋春媛在十監區沒有被坐小凳,宋春媛在這裏呆了四十天又被劫回到了三監區。宋春媛在到了三監區關押了二個月。

在三監區有個叫蔣金波的法輪功學員,五十來歲。惡人逼她蹲著報名,蔣金波不配合邪惡不蹲著報名,惡人們打,她就喊:法輪大法好。就被四、五個犯人上來用膠帶把蔣金波嘴封上了,打她她就喊:大法好,惡人們作惡聽不了「法輪大法好」,他們就把蔣金波強行拖到了庫房,捆綁了一天一宿。

加格達奇的同修李巍,因為要去廁所,也被打。

監獄把一、二、三、四監區的法輪功學員都歸到了十一監區,說是統一管理,這些法輪功學員都是沒有被轉化的。被轉化的學員都被劫到了七監區和十三監區,被奴工勞動,為邪黨監獄創效益。

在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宋春媛被劫到十一監區。所有人的行李被褥全都折開,檢查看是不是有法輪功經文,身上裏外衣服全被脫下來檢查。不讓背大法,不讓煉功,不讓發正念。邪惡制定邪惡的五連保制度,四、五個人看著一個法輪功學員。如果有一個法輪功學員煉功了,發正念了或學法了,其他四個刑事犯包夾全都扣分、加期,影響他們減刑。這是邪黨監獄整的故意讓刑事犯仇視法輪功。

在二零一三年五月,宋春媛被醫院檢查出腎積水,宋春媛要求中午休息。大隊長非得讓宋春媛去看病,多少次非得讓宋春媛去看病去,後來宋春媛沒有錢了才沒去上。

到了二零一四年五月份,來了一個新大隊長叫王曉莉,開始給法輪功學員定奴工任務。因為宋春媛的身體情況,沒給宋春媛訂任務,但也偶爾有忙不過來時候,也得跟著幹活。法輪功學員都是按歲數給訂任務,與刑事犯一樣訂任務,因為宋春媛身體的原因,能中午休息一個小時左右,其他法輪功學員得不到休息,還得幹活,一般情況是從五點三十分幹到晚上十點,有時候從早上五點三十分開始幹,一直幹到晚上十二點左右,有時幹到清晨一點鐘,一宿就睡一、二個小時。做裝衣服的包裝紙兜子,要粘兜子,穿繩等一道道程序,超時間超負荷繁重的奴工勞動,折磨法輪功學員們,就這樣一直幹到二零一四年十二月末。超時間超量的勞動,監獄被人告了,就改為早晨五點三十分幹到晚上八點鐘,期間讓吃飯。關押走廊這邊監室的法輪功學員都不去勞動,因此這幾位法輪功學員都被罰坐小凳三天。關押在走廊對面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勞動,那是十二月份寒冷的天氣,法輪功學員林秀梅不幹活,惡犯周麗麗等人把林秀梅的衣服扒掉,用涼水龍頭哧林秀梅身子,給弄到廁所裏冷水哧完了,又凍了四十分鐘,後來惡人們一直折磨到林秀梅答應幹活為止。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份,被關進小號的法輪功學員,這個小號非常殘酷,每天只讓吃二兩粥其它食物都不給吃,整日見不著陽光,不讓多穿衣服,正直寒冬臘月,法輪功學員如果不配合邪惡就被銬在地環上刑,從小號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腎全壞了,都憋不住尿。二零一五年三月份,又一位法輪功學員關了小號。

前幾年,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喊:「法輪大法好」,一個男惡警突然上去猛勁兒一推,一下就把這位法輪功學員推撞到了暖氣片上,被撞死了。

宋春媛被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了四年,在出獄時,讓宋春媛簽字,他們說是邪教,宋春媛說:「迫害真善忍的才是邪教呢!」在出最後一道門時還問宋春媛:「你犯甚麼罪?」宋春媛說:「我沒犯罪。」跟前警察說:「她是學法輪功的。」

在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宋春媛結束了漫長的四年冤獄。除了家人外,去接宋春媛的是塔河縣610主任、塔河國保楊凱和另一個女警察。

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四年的折磨迫害,現在宋春媛全身浮腫,腰、腿、胯骨,臀部、脖子等骨頭和骨頭縫都疼,宋春媛全身的骨頭和筋都疼,有時是劇痛,她用手擦一擦桌子都擦不了,身體不動彈骨頭都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