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卓遭黑龍江女子監獄藥物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四日】我是黑龍江雙鴨山市法輪功學員王玉卓。我於二零零二年五月被綁架,後遭非法判刑十年,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從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五年,我被非法關押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九監區。當時任監區大隊長是顏玉華,她和獄警賈文君一起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攻堅「轉化」迫害。

我們第一批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共有九人,被隔離關押,每人一房間,每天被三、四名包夾犯人進行「轉化」迫害,不斷播放詆毀大法的造假錄像片。我們九名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反迫害。病犯監區犯人商曉梅在獄警指使下,對我進行不明藥物靜脈輸液。在藥物作用下,我莫名地精神興奮,不能閤眼,而且不斷腹瀉、尿頻,反覆折騰上廁所,足足一夜。第二天大清早五點鐘左右,商曉梅急急忙忙跑到九監區詢問看管我的四名犯人,擔心使用藥物迫害真相敗露,告訴四個犯人不許隨便和我說話。

在師父的保護下,我的身體很快恢復正常。獄方「轉化」迫害我們九位法輪功學員的目的沒有達到,九監區的「攻堅大隊」就這樣解體了。

二零零六年,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又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十一監區,又稱「攻堅大隊」,獄方訓練了一批獄警和職務犯罪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轉化」迫害。當時的大隊長王亞麗、獄警於敏指使犯人輪番圍攻、逼迫法輪功學員在寫好的四書上簽字、按手印。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藥物(繪畫)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藥物(繪畫)

二零零七年三月末,我被送到十一監區進行第二次迫害。又遭到病犯監區犯人商曉梅強行輸液,被注射不明藥物後,我出現全身忽冷忽熱,血壓升高,每天只能躺在地下,活動受限。後來她們把我送到哈爾濱醫大二院進行身體檢查,後傳出說我被迫害致死,其實都是藥物迫害造成的。經過三個半月的折磨,也沒有動搖我們法輪功學員修煉大法的堅定信念,他們只好把我和其他三名同修先後送往三監區,其中有:王宏洲、朱風英、賀春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