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掛科到精英

一名高校學生修煉四年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修煉幾年時間,遇到很多奇蹟。身邊每一件事,或大或小,無不透出師尊的慈悲呵護。不盡感激之時,選取幾件事例寫出來,與同修切磋交流,同時也想以親身修煉的經歷,來喚醒還在被惡黨謊言矇蔽的世人,特別祝願大陸同胞能早日明白真相。

二零一一年剛剛走入大法修煉,正好班裏外出實習,我們幾個女生被安排住在工廠的職工公寓。公寓條件不太好,樓道裏燈全壞了,打水也要穿過一個小樹林。晚上,大家洗漱想用水,但又覺得工廠人很亂,而且初來乍到,所以都不願意出去提水。我想我現在學大法了,師尊要我們做好人,既然大家都不願去,那就我去吧。我也有些害怕,問有沒有人願意陪我同去,還是沒人願意去。我想我是修煉人,師尊會保護我的,壓壓怕心,就獨自提了兩個暖瓶摸黑下樓了。下到一樓發現水房亮著醒目的燈光,橙黃色的光和明亮的月光照亮了要走的路,我很高興,就向著燈光走,很快到了水房。打完水回去的路上,每走一段,我都回頭看看,那盞燈一直亮著,伴我回到宿舍。後來才聽說水房的燈是聲控的,一般不亮。我明白是慈悲的師尊在保護鼓勵新弟子。

本科課程設計

我們安排了幾個周做設計,那時我修兩個專業,還在準備考研,很辛苦。很多考研的同學都讓別人代做設計,或拿來別人的抄。我想修煉人要做到「真」,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百忙之中,我還是去聽課,去設計室做設計。不會的就虛心跟同學請教。最後,該畫圖了,我中午沒休息去了設計室,一個人靜靜的畫,覺得時間過得很慢,很久很久我畫完了,抬頭看表,竟然才過去幾個小時。

別人畫了一個星期的圖,我幾個小時就畫完了。我知道,師尊不僅開啟了我的智慧,還為我延長了時間。

簡簡單單按照悟到的法理去做,沒有有求之心,往往會有意外收穫。

從掛科到精英

修大法前,自己雖然學習很努力,成績卻一直很差,各科基本剛剛及格,數學掛科。因為不會,做實驗也做不出正確結果,所以作業基本都是抄的。

修煉後,知道自己業力大,而且不能抄襲,要真,要無求。所以,我依然努力的學習,但不像以前那樣為了自尊心,或被老師喜歡,或以後有個好工作,只是覺得該踏踏實實的做好自己應該做的。尤其是讀研究生後,導師分配甚麼活自己都不挑;導師對自己好與不好,都不計較;當同學有學術不端行為時善意指出來,帶著善心幫助同學;不造假,認認真真做課題。

不知不覺,自己的學術水平提高了,看書看論文很容易理解,做東西也快。讀研期間年年都是優秀生,得到國家獎學金、各種科技獎勵等約四點五萬元。曾經的掛科生,成了實驗室裏的學術精英,前不久還拿到了國外高校的全額獎學金,準備出國留學。

回想自己上學期間的變化,無一不是師尊的智慧與幫助。當我放棄執著心的時候,當我認真去做,並不求回報的時候,一切都在悄悄發生著變化。

寫畢業論文

今年四月整理碩士畢業論文時,發現自己很多計算結果是相互矛盾的。論文六月提交,兩個月的時間修改已經很緊張,我們這邊調程序幾個月調不出來是很正常的。想到自己是修大法的,要「真」,因此趕快檢查程序。正好那時還在申請留學,事情很多,因此幾乎天天熬夜,有時累的想哭,有時累得感覺身體快撐不住了,畢竟畢業對我來講算是件大事,精神壓力也就非常大。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眼看快到論文提交的時間了,程序還沒調試正確。距離論文提交只剩下一週了,我只有兩個選擇:一,湊合湊合,跟其他人一樣糊弄一下,弄個假結果畢業;二,堅持查程序,如果程序調不出來,整不出論文就不用畢業了。我想到師父的講法:「我們這麼叫他修煉心性,而他一到常人中還是我行我素。他認為常人中那個切切實實、摸的著、碰的到的這點利益還是實惠的,還得來這個。老師講的法,聽著也有道理,但是做不到。」[1]

一個多月以來周圍的人都看著我做的一切,大家有的冷嘲熱諷,有的等著看熱鬧,有的勸我湊合一下畢業吧,有的替我著急,急得跟我嘮叨,有的認為我是「鑽牛角尖」,幾乎沒有人支持我查程序。忍著身體的疲憊和精神的極大壓力,我還是堅定的選擇檢查程序。終於找出錯誤,調出了程序。然而,整理論文的時間卻不夠了。我抹乾淚水,加班加點的整理論文,最後卡著點把論文打印出來交上了。

接著就是答辯,當我還在擔心自己沒能好好的把論文格式完善一下,也沒能好好準備一下答辯問題時,外校評委和本校評委們都對論文和答辯給出了高分,而且是目前我所聽到的最高分。於是,我跟其他同學一樣,開心順利的畢業了。

師尊講:「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真的是這樣。知道自己在幹甚麼,堅定的按照悟到的法理做,師尊的法身悄然而護,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感謝師尊!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