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大法弟子,當官的都不會貪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我是二零零三年元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身心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有個朋友曾對我說:「由於工作關係,我認識不少官太太,要麼家庭不如意、要麼像黃臉婆,沒有你這樣的,既有錢,家庭幸福,還有青春和美貌。」還有一個朋友說:「你過的日子是所有女人都想過的日子。丈夫對你,要啥給啥,不用要也給,星星要是能摘,都摘給你。」

我的丈夫是領導,親身體會到我修煉法輪大法以後身心巨大的變化,由自私狹隘變得寬宏大度、由武斷強勢變的溫柔體貼、由弱不禁風變得身體力行……所以非常支持我修煉法輪大法。我也會不失時機的講一些他能夠明白的法理,告訴他不失不得的道理、重德的重要、造業的可怕。

我的言行潛移默化的影響著他,他在單位口碑很好,我知道的拒收禮金、退禮二十多萬(我家有其它正當經濟來源)。他身體健康也是有目共睹的。有時看他工作實在辛苦,就勸他:「工作哪有頭,該歇就得歇歇。」他會說:「你不是說要做好人嗎?」他還會說:「我有師父保護。」我心裏笑了。

兒子是高中生,我修煉後一直按「真、善、忍」教育他。教育他要尊重老師、為他人著想、不怕吃虧等。兒子讀學生時,有一次帶他出去聚會,他爸爸的朋友偷偷的給他紅包,被他堅決的拒絕了。但那時他總處理不好對老師的態度。小小年紀就看不慣老師為了獎金,強求孩子們加壓提分,為了提成推銷讀物……我就告訴他:「媽媽教育你的是要求自己,不是要求他人。」他始終和同學關係特別融洽,總有老師誇他人緣好、有素質。近來又有朋友背地裏給他一個信封,他都沒打開就讓他爸爸還給人家了。

我是因愛美走進大法,想來師尊真是慈悲。我二零零二年底在父母家小住,碰巧母親頭暈起不了床,也不讓拉開窗簾說刺眼。當時父母開始修煉大法,我不知道。一老同修去看她,我依在臥室門口聽她說到「法輪內旋度己、外旋度人,在你身邊的人都會受益」時,我趕忙問到:「我在這裏住了幾天,發現我的臉前所未有的光滑,是否是因為法輪?」(以前我子宮不好,前額小米一樣的豆豆此起彼伏)她高興的說:「你悟性真好,是的!」過了兩天,母親就好了。有天晚上我和母親睡在一張床上,我對母親說:「我也想修煉。」

為去愛美的執著真是一波三折,因為各種人在各種場合誇我漂亮已有二十多年了。我也很注重裝扮自己,總怕有一天會失去別人的讚美。可修煉了,知道這些執著是必須修去的。可怎麼去呀?前幾年有一天去老同修家,她女兒說我:「你幹甚麼呢,頭髮也不整整,臉也不抹點東西?」我說:「我去執著呢。」「啊?有你這麼去執著的?誰教你的?邋裏邋遢,學張三豐呢。」以我當時的心性就搞不清如何能既打扮的得體又不執著。前幾年,一直使用進口中檔護膚品,心裏也知道不管甚麼樣的護膚品對修煉人來說都一樣,剛洗過臉,用點東西臉不緊。可是任何藉口都是執著心的保護傘。後來要用高檔的,藉口是:對那還沒被高能量物質轉變的那部份可能會有用,再後來就執迷不悟了,要用國際頂級的了。去年丈夫給我買了兩次護膚品,一次就花好幾萬。突然有一天,我覺的眼睛周圍發癢,第二天就紅了,也想到是不是執著眼霜引起的,但不太確定,心想用了這麼多年了,不會吧。強忍著癢一天沒撓,可是睡著了就不當家了,早上起床一隻眼腫的外眼角幾乎連縫都沒有了成小三角了,另一隻稍好點。這下不得不悟了,趕緊停了頂級護膚品。停用一天:消腫微癢;停用兩天:不癢微紅不光滑。四天以後開始脫落一層薄皮。隔了些日子再用,藉口是只要不執著,師父不會不讓用,結果又癢又腫。心沒去,師尊看的清清楚楚呀。反覆了兩次後,我決心一定要去掉這顆執著高檔護膚品的執著。我對丈夫說:「我再也不要高檔護膚品了。」他不解的問:「為甚麼?」簡單的講了經過說:「你以後省錢了。」他糾正道:「是咱家省錢了。」

我悟到:愛美的背後是求名。求名又派生出:攀比心、顯示心、爭鬥心、不滿足的心、想聽好聽話的心。我就直指這個求名的心修:說我好,說我不好,那不都是常人說的嗎;我是修煉人,是捨棄常人中的一切的;既然常人的一切都可捨盡,那一點名又有甚麼可執著的呢。這個求名的心一放下,發現自己對各種奢侈品都沒有了強烈的追求了,包括服裝。現在覺的心裏輕鬆多了,打坐也比以前靜。

丈夫工作繁忙早出晚歸,兒子不在身邊,我經常一人在家或獨來獨往。家裏常年有鐘點工,有時好幾天不用做一點活。修煉狀態好時,三件事忙忙活活的,樂在其中。修煉跟不上,就會覺得寂寞無聊。在這時我常常提醒自己是修煉人要潔身自好,牌局不來,電視不看,歌廳極少去(偶爾應酬)。因為心中有法,每次寂寞來襲很快都會過去。我總覺得有那麼一天我會徹底超越寂寞。

叩謝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