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做到無條件向內找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師父在法中一直告訴我們修煉人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向內找,我們對師父講的這些法太熟悉不過了,可是真正遇到問題的時候我們做到了嗎?真的按師父說的做了嗎?很多同修都應該有這種感覺,平時學法的時候知道也明白,放下書真正遇到問題的時候卻並不是按法中要求來,這麼多年的修煉我終於發現自己原來一直在圍著自我假修,人中假我放不下,即使遇到問題向內找也是有條件向內找(先去找對方不足)而不是真正按法中要求無條件向內找。在今天早上煉功的時候,幡然醒悟找到原來一直阻礙我昇華的根源竟然在這裏。

常人都知道這個道理,別人的反應是面鏡子可以對照發現自己的不足,可是隨著人類道德敗壞,人們越來越忽視自身修養了,在這變異的文化環境中成長的我們自然而然也漸漸習慣的看別人不足,而看不到自己。所以人與人之間遇到矛盾後就越發激烈,因為彼此都沒想過自己問題都是眼光看對方身上的問題去了,而我們作為修煉人法中對我們明確要求是遇到任何事情無條件向內找,可是真正遇到事情後,我們多少時候都是按人中形成的習慣在往外推,找別人的錯誤執著呢。

師父講過這麼一段法:「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1]這段法我經常學可是就是道理是明白,就是不會運用。而這次我真正運用了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對我們修煉提高是如此大的幫助。

舉例子說明我看到同修甲對於別人提出她的不足,她第一反應就是為自己辯解,憤憤不平,深感委屈。而我作為旁觀者,看到同修甲確實存在這方面的執著。我當時心裏就對她有看法了,覺得她怎麼就不找找自己還那麼為自己執著開脫呢。因此對她產生不好看法,覺得她沒真修自己。可是就在我眼光盯著別人問題看的時候,腦海裏有個聲音告訴說:為甚麼看別人呢?為甚麼要對同修產生看法,為甚麼要動心呢?不是修自己嗎?於是我開始找自己了,這時腦海裏就浮現了我和另一同修的矛盾的事情,我當時恍然大悟,原來我發現為何事情過了這麼久了我和她的矛盾一直沒化開,心結一直沒放下的根本原因了。因為每當我得知這位同修對我存在很多看法,也說了我很多不足,我第一反應就是覺得她冤枉我了,我不是那樣,而且還在別的同修面前抱怨她種種人心,種種不是。覺得自己委屈。越是這樣我越經常聽到她對我的評價,而我每次第一反應不是找自己問題,而是看對方不足。就這樣我們矛盾持續了很長時間,因為大家彼此都覺得是對方問題。就在今天早上我通過看到同修甲對矛盾的處理對比自己發現,原來我也是這樣的人,都在怨別人,向外看,沒有真正修自己。與師父的要求背道而馳。

師父的法講直接把如何修煉上去的天機告訴了弟子,同時也指出了我們在修煉過程中提高不了的關鍵所在。多麼的佛恩浩蕩,可是我們珍惜這些了嗎?我也徹底反省自己為何這麼多年提高如此慢,有時候誤在一個狀態遲遲不能突破。原來我根本沒做到完全同化大法,按法中要求做啊。我也發現當我們遇到別人對我們不公待遇,不管表面是誰的問題,如果我們第一反應為自己開脫為自己的辯解的時候,其實都是這個人中形成的假我它跳出來了,它害怕曝光自己,它在通過引導我們的思想往對方身上看,從而達到掩蓋自己的目地。這個假我多麼狡猾,我們多少人都上當了。

試問自己當別人冤枉你也好,傷害你也好,你真的就沒有問題嗎?沒有該修的地方嗎?那為何遇到這些就要動心呢?非得證明自己對!自己無辜!自己委屈!這不是一顆強大的證實自我的心嗎?求名的心嗎?根本上就是被名利情帶動後的表現,還能說自己沒問題嗎?還會說是對方該找自己嗎?不看自己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原來我被這個狡猾的假我欺騙的推開了無數次修自己的機會,而每一次對自我的維護就是在給它增加能量,壯大這個人中假我。

這時候師父的法又對應出現了:「在另外空間這個體,是可以放大縮小的,上到這個體上,這個佛像就有了一個大腦,就有了思想,但是卻沒有身體。別人也去拜,拜來拜去的,就會給它一定的能量。特別是煉功的人就更危險,一拜就逐漸的給它能量,它就形成了一個有形的身體,可是這個有形的身體是在另外空間形成的。」[2]這段法中我悟到,我們從小長大形成的人中假我如同那個拜出來的假佛,我們煉功人如果去維護這個假我,就是在壯大它,這也是為何我們每次向外看到時候,人心執著比常人還重,因為煉功人是有能量的,當我們不修自己,每一次的向外找,其實就是在給這個人中形成的假我輸送能量,讓這個假我無限壯大,多可怕啊。壯大到後來就被這個假我控制了,沒有真正修煉啊。

回想自己每次遇到矛盾了都是害怕自己利益受傷害,保護自己人心執著,即使同修指出來,我都會為自己開脫,修來修去原來我被假我控制的這麼厲害,它安排我怎麼做,怎麼維護自己,保護自己,我就聽了,修來修去原來是為假我修的。結局就如同拜假佛的和尚啊。

今天明白了這些我深感一念之差(向內找與向外看)就會有兩種不同結局。師父講的很多指導我們修煉的法理,都被我們忽略了,我也深刻領悟到無條件向內找的必要性,也明白當我們遇到事情陷入常人的理中了,總是計較誰對誰錯,而不是以修煉人的角度看自己是否動了甚麼人心,有該修的地方,這就是我們修煉的誤區啊,其實人間的理對與錯哪有絕對的。

可是我們往往糾結事情表面對錯去了,忘記了修自己。用人的理和後天形成的觀念對待修煉,而人世間形成的觀念恰恰是為了保護自己利益不受傷害而形成的假我。我們若不能按法中做,就會被假我帶動,以至於沒有真正同化法。

把我的感受分享出來,真正按師父講的無條件向內找,不糾結事情的表面對錯,因為那不是我們該注意的地方,我們時時刻刻應該關注的是在遇到事情自己動甚麼念,有甚麼人心,是否符合法中要求,這才是我們修煉提高的關鍵所在。越是強調自己對,越是證明自己無辜委屈,其實就是假我在維護自己怕受傷害,任憑人心膨脹,還不自知。修煉不就是修去人心嗎?怎麼會修對錯是非去了呢!

壯大這個假我,真我能返出來嗎?能返本歸真嗎?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