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犯的懺悔和醒悟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一日】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走上天安門,和同修們高喊「法輪大法好」。警察、便衣們衝上來,但高喊聲響徹廣場,連續不斷,當時廣場上的遊人被震驚了。當晚九點左右,我被警車送往西城看守所。

我被關進的牢號裏有十四個人,號裏的人並不十分相信央視,更願意聽我講法輪功真相,並提出很多問題和我們交談。號裏有一個戴著重型鐐銬的人,此人就是二零零零年前後在北京立交橋下和其表弟打悶棍、作案幾十起的殺人犯焦文軍。

我被安排睡在焦文軍身旁,晚上九點熄燈後,當大家都靜下來的時候,焦用手碰了我一下,然後小聲問:人死後有來世嗎?我說:有。我知道白天講的話深深的觸動了他,我們又小聲交談了幾句。

之後的幾天裏,焦文軍總是和我交談,很願意聽我講法輪功真相,還提出問題要我解答。我講了打、罵、欺負人都會損德,會增加業力;德多有福報,業力多了就會有惡報;人生生世世都在輪迴轉世因果報應中等等。

通過交談,焦文軍真的是對自己的罪行有所懺悔,但是卻深恨共產黨。他主動談了他的經歷和所犯下的重罪,並發自內心的懺悔。他說:你們法輪功都是好人,我們這些人才是罪犯。我犯的罪太大,害人太多,我要是早些能見到你們這樣的人多好。我從小就沒人管,父親是個警察,在政治運動中被定罪遭勞改,父母離異。我從來就沒有享受家庭的溫暖,在社會上受歧視,更不會得到好的教育。因犯罪曾在內蒙被判刑七年,服刑期間我越獄出來了,不能回家,不能工作,在犯罪路上越走越遠,又犯下這些大罪。我對不起受害人和他們的家人。但是我恨共產黨,我和我的家庭都是受共產黨害的,我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有自己的原因,但更主要的是受害於共產黨。

他知道自己很快會被判死刑,將不久於人世,在絕望、迷茫中遇到法輪功學員,本能的想弄清楚許多過去不明白的事。人有沒有來世?自己還有沒有來世重新做好人的機會?針對這些問題我們做了交談,我告訴他:中國幾千年都有人信仰佛教道教的,相信人是輪迴轉世,善惡有報的。佛家修善,道家修真,法輪功修真、善、忍是和五千年傳統文化相通的。你今生犯了罪,發誓來生做好人誰也擋不住,你現在醒悟了,你從現在開始做好人這是你的權利。信仰佛、道、神的人都相信人的輪迴轉世是有高級生命管的,你真的懺悔自己的罪惡,甚至能夠發誓修煉、做好人,就會有高級生命幫你,幫你消去罪業,安排你的來世。

焦文軍悔恨自己這麼晚才聽說法輪功。接下來的幾天,我給他背誦了大法師父的《洪吟》中的詩。我背誦,他全神貫注的聽。他托送飯的人給他弄來了一支筆,把這些詩一首一首的都寫在身上,然後學習、背誦,就這樣他一共寫下二十幾首。後來他除了背詩,就是讓我教他煉功動作,他說:「我生命僅有的時間,都用來學法輪功。」

十幾年過去了,對我來說一切還都記憶猶新。幾天前,我在網上搜了一下「焦文軍」,發現焦文軍在行刑前接受記者的採訪,說了如下一句話:「我的父母給我一個聰明的大腦,但我沒用在正地方上,我很後悔。對法院的判決我就希望快一點,如果有來世我一定會好好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