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校長的轉變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一日】王校長是東北人,今年七十八歲,人生道路很坎坷:八歲時親媽去世,時任國民黨高官的父親再婚。後媽生了三個孩子,對他和他的姐姐不好。到結婚年齡時,父親已成了中共的階下囚,因成份不好,沒人願意嫁給他,後來娶了個大他三歲、矮他兩頭的媳婦。給第一個孩子取名後,他竟然不敢回家了,因為單位領導認為他思想有問題,說他懷念他那曾是國民黨官員的老子(孩子的名字是他父親居住的城市名),要批鬥他。

在提心吊膽中,孩子們長大了,王校長也由教員升為校長。那時候校長有實權,書記為了撈錢,把不是黨員的王校長硬拉進了中共的賊窩。從此,正直的王校長變了,「權錢交易」的話題由開始不屑一顧的抨擊到後來理所當然的認同,蛻變成了中共的應聲蟲。

退休兩年後,中共對法輪功迫害開始了。早被中共嚇破膽的王校長緊張極了,因為跟他最談得來的大兒媳正是法輪功學員。結果可想而知,在逼迫兒媳放棄修煉不成的情況下,叫他兒子離婚……當北京警察伙同地方警察再一次非法抓捕兒媳時,王校長把警察帶到了親家(兒媳娘家)那兒。當著親家的面,王校長跳著腳喊道:「煉法輪功的,抓著一個就……」在場的警察連聲說:「沒那麼嚴重。」從此王校長跟親家斷了關係。每當兒媳遭迫害時,他都寫所謂的「揭發」材料,還說這是「大義滅親」。

一晃十多年過去了。二零一四年秋天,王校長的老伴兒得病住院了。早已離婚的大兒媳得知消息後,來到醫院,不計前嫌的照顧起老太太,不知情的還以為是這家的女兒呢。

老伴兒出院後,兒媳曾在王校長屋裏的窗框上貼了一個護身符,上面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心敬念吉祥平安」。過了十多天,在護身符邊上多出來個大釘子,拴了根繩連在花盆上,應該是王校長弄的,因為老太太不能下地。兒媳一看很高興,明白王校長真的變好了,不再毀真相資料了。以前王校長沒少毀法輪功真相資料,還摔過接到的真相電話。

二零一五年過年期間,王校長向親朋好友炫耀他的花,特別是一棵長滿翠綠葉子的爬籐,僅三個月就爬滿了窗台,令人驚訝。當他向兒媳炫耀時,兒媳一下看到了護身符,說:「您看那三七(花名)上面就是我貼的護身符。‘法輪大法好’是救命的,不論人還是物品,就連地裏的莊稼都能受益……」王校長邊聽邊告訴老伴兒:「快聽某某(兒媳)說。」

在這個大兒媳身上,王校長看到了法輪功的大善大忍。他說:「不就是個信仰嘛,信仰是自由的。」當兒媳勸他退黨時, 他說:「黨員大部份都是好的,天滅中共這些好人也滅呀?」兒媳說:「法輪功學員勸人退出中共組織,就是叫這些好人退出來保平安哪。別人都悄悄的退了,您不退多傻呀?誰願意當江澤民的陪葬?」王校長連忙說:「把江××槍斃了我最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