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前後兩重天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六日】我是1997年一個偶然的機會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是大法給了我好的身體,是大法改變了我的世界觀,才修出來為別人著想的境界,我的家人也跟著受益。

我有著不幸的童年,記得父母說我在很小剛會走路時,就不幸被爐子把臉燒傷了,由於這個原因,所以人也就變得自卑,更加內向,做事小心翼翼,生怕惹著誰,不願與人接觸,覺得怕受到傷害,也就形成了不良心理,身體也不是很好,蹲著一會,自己都起不來,還得叫媽媽把我拽起來。到18歲就有嚴重的胃下垂病,只有蹲著才舒服。直到修煉前那年,我的身體已有多種疾病,慢性腸胃炎、嚴重的頸椎病、肩周炎,中西藥吃了無數,但都無濟於事,整天昏昏沉沉,對生活失去了信心。

看似偶然的一天,得知一位鄰居煉法輪功,我就請他幫我請一本《轉法輪》,我用了一天一夜就看完了,整個世界觀都發生了改變,心裏呼喊著:我終於有救了。說來真的很神奇,剛看完書的第二天,我就在似睡非睡的狀態中感覺去了一個甚麼地方,看到一個人,那人說你把這個拿回去吧,我一看是個碩大的潮蟲,我說好,於是我就抱著那個東西來到單位。單位一位功友看到後說:這個很不好,快扔了吧,我一聽趕快就扔了。可不知不覺又去了那個地方,那人說你把這個拿回去吧,又要給我,我說:我不要,你那東西不好。說著轉身就走,可那人就把那個很大的像潮蟲一樣的東西向我的後背扔過來,一下就感到我的全身都動不了了,只有自己的思維還是清醒的,我竭盡全力喊著李洪志師父救我!當這一念發出時,身體一下就能動了,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嗎?剛看書還不完全清楚書的作者是誰呢,就脫口而出喊出了師父的名字,師父就管我了,有些後怕,但我知道師父不是一般的人,真的是佛呀。

我的心情豁然敞亮起來,從此就走上了返本歸真的路,每天學法煉功,修心性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

記的在娘家時我看到哥嫂不孝順我的父母,處處拔尖,自私,父母在我30歲那年相繼過世了,所以我們之間的恩怨很大,最後我們也就老死不相往來,誰也不認誰了。通過學法修心知道師父讓我們從常人中的好人做起,先他後我,最後修成無私無我。師父講法也使我一下就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恩恩怨怨哪有偶然的呀,那不都是因緣關係嗎?所以在一次參加親友婚禮時我以一個修煉人的姿態與他們化解了多年的積怨,他們感到無法想像的高興,他們沒有想到我能主動與他們和好並原諒他們,我與嫂子講大法的美好,哥嫂不住口的說法輪功就是好,誰說不好我都不信,因為我感受到了,你要是不學法輪功真的就不跟我們和好了,如果人人都學法輪功,那就沒有矛盾了。

隨著不斷的學法煉功,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折磨我多年的疾病都沒用藥就好了,到現在一粒藥都沒吃過,口渴了拿杯子接自來水喝,同事開玩笑說,你真是鐵肚子呀。大家知道如果不學法,像我以前的慢性腸胃炎根本就別想自來水了,吃口生冷的東西都得肚子疼吃藥。

放下利益之心。我是北京的大法弟子,娘家地處近郊,自家有一大所院落,前些年那裏要拆遷,我家那所宅子價值300多萬,許多人都讓我回去要我那一份額,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放下常人中的利益之心的,不是表面上說說而已,而是真正要做到。自打拆遷的事剛一開始我就不再與娘家聯繫了,以免產生誤解,直到他們都搬完家才與我聯繫,給我幾萬塊錢的安慰錢。後來聽我弟弟說咱們村除了咱家沒打架,沒打官司,差不多都為爭奪財產打的不可開交,親人反目的到處都是。可想而知不是學了大法,我的家庭能這樣受益嗎?我和家人無不感激師父的慈悲苦度。

修煉大法是有福分的。沒過多久,我家旁邊在蓋樓,經過驗證在每天的某一時間會遮住我家一些陽光,所以那家蓋樓的單位就給我們補償,知情人說你們的遮陽補償款在此地給的是最多的,10多萬那從來沒聽說過,你們怎麼那麼大的福分啊。丈夫聽了樂的合不攏嘴。

丈夫失業在家幾年了,40多歲又沒有特長不好找工作,但也不願做家務,下班後買菜做飯還全是我一人,我從來不因為他在家甚麼都不幹而抱怨,總是高高興興的。公婆歲數大了所以家裏有事都叫我過去幫助,如他們的親戚來了,我就熱情招待,幫助洗菜做飯,直到客人回去。她在親朋好友面前總是誇我,讚頌大法,說我做的這麼好都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功,法輪功就是好。婆婆也是見人就誇,說自己的兒媳真好。更令人高興的是,去年丈夫又得到一份不錯的正式工作。孩子去年大學畢業,很多人都找不到工作,可我的孩子看似偶然的機會,竟然也找到了一家工資待遇都很好的集團公司成為那裏的正式員工。

這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亞法會講法》)。在此我和家人一起跟師父說:謝謝恩師,您辛苦了,感謝您的慈悲苦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