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女軍官修煉法輪大法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二日】父親是行伍出身,五十年代是上校軍官。我們兄妹五人,從小受無神論家教,共產邪黨的鬥爭哲學和所謂的「奮鬥精神」根植於我的生命深處。到了不惑之年,按照父親的話說: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了。經過自己的努力,成為了一個同齡人的佼佼者,工作中發表了諸多的科技論文和著作,並獲得了軍隊科技進步獎。

在部隊大批裁員,戰友和同事紛紛復員轉業退役的情況下,我授銜成為了一個上校軍官,和父親平起平坐了,而且是單位唯一的現役女軍官,讓單位和家庭內外的人們都刮目相看羨慕甚至妒嫉不已。

曾經有一個同事找人給我算了一卦,叫做「年輕有為」「事業順利」。可是我自己知道,所有這些光環,都只是外在的表象,自己的內心深處卻是痛苦不已。我曾經問過給我算卦的人,說我「年輕有為」「事業順利」,可我自己為甚麼感覺不到?為甚麼我感受到的只是煩惱和無助?他回答不了,就說那隻是你自己的感覺。

神奇得法開天目

那時的我,由於個性要強,奮鬥不息,身體出現了嚴重的問題,慢性肝炎早期肝硬化,脾功亢進血小板減少有出血傾向,重時出現嚴重貧血到了需要輸血的地步,可是我還有工作無人替代,不得不堅持著;風濕性心臟病,經常發燒,需長期注射青黴素控制風濕熱的復發,已經不間斷的打了兩年青黴素了,打的身上硬結套硬結,沒地方下針頭了,只要稍一停止,馬上就會發燒,而每次發燒都會使心臟病加重,後果就是慢性風濕性瓣膜病,說不定哪個心瓣膜出現狹窄或者關閉不全,看得見的無盡苦難在等著我。腰椎間盤脫出使腰呈「S」形狀的,需要用兩臂支撐上身的重量才能站立。那時孩子還小,家庭負擔也重,丈夫在外地。

有時我外出中午回來的晚,孩子放學回來吃飯找不到媽媽,只能在牆頭上站著,盼著。一次外出一整天,很晚才回家,發現剛上小學的孩子因為騎自行車躲汽車撞到了路邊的一個大石頭上,把腿摔斷了,雖然得到了單位同事的救護和幫助,可是整個一個夏天,孩子腿上打著石膏,裏面皮膚長痱子和濕疹潰爛。我常常想:我怎麼這麼累呀?我為甚麼這麼苦呢?連孩子都跟著受苦。誰能幫我解脫出來?這樣的日子甚麼時候是個頭啊?甚麼年輕有為啊?簡直是「活著受罪」!

生活的壓力和身體的痛苦,使我變得十分的煩躁,無名之火隨時爆發。工作中只要求數量和質量,從不考慮善待他人與人的和諧相處,我像一個開足馬力的機器人一樣的橫衝直撞,結果可想而知,是怨聲載道。現在想起來真是慚愧。

一九九六年,是我生命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的一年,我有幸遇到了法輪大法。那天,我的一個曾經在一起住院的病友L來到了我家,手裏捧著一本嶄新的,外面有一層透明薄紙的書,告訴我:這是一本寶書,講的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的理。我認真地聽,突然身體像通了電一樣一陣興奮,「真、善、忍」,不是真善美,原來是「真、善、忍」,太好了,快把書給我看看。翻開目錄一看,第一講就是「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1]。下面還有「氣功是史前文化」[1],「關於天目的問題」;「煉功為甚麼不長功?」;「玄關設位」;「周天」……都是我想要知道卻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呀。怪不得朋友說是寶書呢,這麼好啊!

那時我正好在家中病休,從下午三點開始看,真是如獲至寶,愛不釋手。當時的感覺就是:「我怎麼才找到你啊,找得我好苦啊!」到第二天看完了,整個人像被洗過一遍一樣,連世界觀都發生了變化。活了大半輩子,剛剛知道了人為甚麼活著和應該怎樣活著,再也不能像原來那樣稀裏糊塗的了。裏面講的道理我都能理解,甚至包括命運。當時唯一有點想不通的是:如來佛不是最高的佛麼?怎麼會是最低的呢?先別管這些,書中講到的許多道理,都是生平頭一次聽說,但又是十分的入情入理,看上去一說就通的很簡單的道理,為甚麼從未聽說過呢?就比如說人死了元神不滅,確實應該是這樣啦,《轉法輪》中就是這樣說的:「我們修煉界講,人的元神是不滅的。過去講人的元神,人們可能會說是迷信。大家知道物理學研究我們人體,有分子、質子、電子、向下研究一直到夸克、中微子等。到了那一步,顯微鏡都看不到了。可是那離生命的本源,物質的本源還差遠去了。大家知道原子核分裂,得有相當的能量撞擊和相當大的熱量才能使它發生聚變,才能使核分裂。人死的時候,人體中的原子核怎麼能夠隨便死掉呢?所以我們發現人死了,只不過是我們這層空間,這層最大的分子成份脫掉了;在另外空間裏那個身體並沒有毀掉。」這麼簡單的幾句話就破開了這個謎,但卻是聞所未聞。這本書真是百看不厭,有時間一定還看一遍。

當我看第二遍的時候,我發現書中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實的,看第一遍時的疑問不知不覺中全解決了,我相信書中說的每句話,甚至那些神奇的現象都是真實的。

師父還為我打開了天目,我看到書上的字成對角線的一分兩半,一半是正常的墨黑的顏色,另一半卻奇蹟般的變成了綠色的,就是那種很漂亮的螢光綠色。怎麼變成這樣了?快翻開看看那面是不是也這樣了?翻過來一看,那面另一半變成了非常漂亮的朱紅色的,非常透明美麗的朱紅色,太不可思議了,我當時的震驚真是無法用語言描述,那樣的感受只有自己親眼看到才能了解。我明白了,師父不僅打開了我的天目,同時更打開了我的思想,讓我看到了平常人看不到的另外空間的殊勝景象,看到了大法的真實和超常。我激動得熱淚盈眶,我就是要修煉法輪大法,就是要認師父,我終於找到了人生的真諦,找到了可以修煉的佛法。

十八年一身輕

這時,我突然開始發燒,渾身疼痛,以前有過病的地方,全都翻出來了,非常難受的感覺。我感到了幾分高興,又有幾分緊張:「是不是師父管我了,給我去病了,怎麼這麼快?會不會是風濕熱又犯了,難受點可以挺過去,病情加重怎麼辦?不過我還是要相信大法,相信師父,不管是消業還是犯病,我也得堅持到明天早上,找個煉功點問問。一旦是師父給我消業我當成犯病,那可是因小失大。」這樣折騰到早上,找到了一個煉功點,問了一個老學員,對她說:「我不知道消業有沒有發燒這回事?我不知道師父是不是管我了?」老學員慈眉善目的對我笑,說:「你真有緣,師父管你了,剛看書就給你消業了。你放心,這是我的兒子,」她指著旁邊一個乾乾淨淨的中學生說:「他原來經常犯扁桃體炎,每年發燒好幾次。學法後一次發燒38.6度,燒了26天,我問他你是不是犯病啦?要不要上醫院去打吊瓶?他說‘不是,我是在消業,不用打吊瓶’,然後就徹底好了,從此以後不再發燒,扁桃體不再發炎了 。」

原來是這樣啊,師父真的管我了,給我消業了,我一定要堅定信心,可不能把自己當成一個常人來對待。結果,原本發燒都會燒到39-40多度,這次只到37.9度,而且當天下午就退燒了,渾身也不難受了。從此以後,我的很多病都去了根,我身體輕的像要飄起來一樣。

幾天以後,左腳的無名趾內側長了一個水泡,小豆粒大小,又疼又癢,一走路就踩破了,流出一些血和黃水。晚上睡覺又長出小泡來,第二天又踩破了,然後再長再破,持續了十多天,最後好了,一點痕跡也沒留下。可是我十多年的腰脫和婦科病一下消失了。又過了幾天,我開始上吐下瀉,吐出來的都是黃水和苦水,一吐能吐半盆,吐了一上午,正上班呢,領導讓回家休息,也堅持不休,覺得吃苦是好事,堅持一下消業消得快。午飯也不能吃,到了晚上一下好了,一點也不難受了,正好是夏天,跑到街上吃了一碗炒冰屑,感覺很爽。如果不是修大法,又吐又拉的,還不得脫水呀?一天沒吃飯,吐完了去吃冰,怎麼能受得了呢?修煉就是很超常的,這讓我很開眼界。

修煉一段時間以後,一次在夢中看到了一個像是飛機場一樣的地方,周圍都是連綿的小山,突然這些山都發生了爆炸,連續不停地爆炸,強烈的爆炸引起的震動,把我的身體震動的上下顛簸,最後把我震醒了。我感覺震動發生在我的心臟部位和整個身體,後來我悟到了,師父用強大的功,把我心臟裏的、因為風濕引起的、連綿的在微觀下像山一樣的風濕小結炸掉了,這樣的小結就是導致未來心力衰竭的原因,如果不是修煉了大法,我的未來生活是很淒慘難挨的,就是那個風濕性心臟病,心力衰竭…直到死亡。這些都被偉大的師父用強大的功從根上炸掉了,我對師父的感激真是無法表達啊!很多患了癌症的,像我一樣得了慢性的、更嚴重疾病,生不如死的學員,在這場對大法和大法徒的殘酷迫害中,誓死也不改變自己的信仰,那種信仰就是源自於對偉大的師尊的發自生命深處的無比的、無法表達的感激和信仰。

幾十年得病遭那些罪,經常住院一住半年,肝臟疼痛、到處出血、渾身無力吃不下飯,腰疼得抬不起來,放射到整個右腿像閃電一樣痛,到處去治也沒甚麼效果,按摩牽引復位都沒效果。從來不知道身體沒有病甚麼滋味,師父一下給我拿掉了,心裏這個感激呀,我告訴師父:「我一定好好煉功,努力做個好人,做個比好人更好的人,達到一個更高的境界,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隨著學法煉功,我感受到了一個旋轉的法輪進入了我的小腹。煉功時經常看到法輪和一些奇異的景象。開天目時看到了刺眼的光芒和宇宙的景象,還看到了書中講到的那只神奇的大眼睛,連睫毛和瞳孔都看的非常的清晰,心中十分的喜悅。打坐煉功時,一個比我還大的大法輪,在我的眼前慢慢地旋轉,法輪顏色是綠色的,整個的結構都看得清清楚楚。

而且自己能感受到,層次提高的非常快,幾個月的時間,大周天就通了,煉功時要起空,那時心性還不穩,害怕起空飄走了回不來怎麼辦,這個功能就關閉了。但是還是感覺到無病一身輕。修煉十八年了,我沒有病了,身體比誰都好,全家都有頸椎病唯獨我沒有。十八年就沒吃過一片藥,再重的活也能幹,整天跑跑顛顛的也不知道累。

改變自己做好人 海闊天空

師父給了我太多太多,我自己心性不夠跟不上來,就決心按照師父的要求,不求名、不求利、真正的從做一個好人開始提高自己。

首先要改變自己的性格,不能老是點火就著的樣子,要善待他人,甚麼事情都要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把個人利益要看的淡之又淡。單位評職稱、分房子都不去爭了。調職30%的比例,大家爭得很厲害,因為是有評委的,各人都在施展自己的「神通」拉關係,我就處於一種隨其自然,不爭不鬥的狀態,甚至都不關心。最後評選的結果,我排在第一號。單位分房子,已經公布了誰住哪套房子,就有人找到領導要我分的房子,他的房子靠山牆,比較冷,我發現房子被換了,去問領導,領導又給換回來了。後來我想到了我是大法弟子,就應該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對待這些事情。那我就把好房子讓給他們了,他們感覺很驚奇,沒想到能很順利的要到了我的房子,覺得修煉了法輪功,就是不一樣。

修煉後,我按照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從不與人發生爭執,遇到了個人利益上的事情,能讓就讓,遇到了不公的對待,也從自己方面找原因,能忍就忍,師父說:「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保證是另一種景象。」[1]

在家裏也是一樣,好事我不去爭,困難的事情自己要多承擔,努力去做,受了很多的辛苦。母親癱瘓在床十幾年了,老年人性格都比較怪癖,疑心比較大,很難照顧,弟弟和小妹妹照顧一段時間都受不了,鬧的矛盾很尖銳,相繼離開了。我就一人將老人照顧了十年,直到老人八十九歲離去。妹妹很關心媽媽的生活,經常打電話來問媽媽吃得怎麼樣,一般很難聽到說誰好話的媽媽說:比過去(指比我弟弟和妹妹在的時候)好多了,高興了還說:「都是好吃的,你們吃不著。」然後就會開心的笑起來。弟弟告訴我,他們在家時,媽媽總是覺得他們不好,可是媽媽從來不說你不好。全家人都知道修大法的人是好人,都知道如果我不是修煉了法輪功,我的母親可能會面臨著無人照顧的局面,因為那時我還在外地上班。在這期間母親也得了法了,師父給她淨化了身體,雖然因為年紀太大,沒有修煉到最後,可是臨終彌留之際,昏迷很多天的情況下,聽我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下生轉世一定還回來修大法」時,很大的聲音回答我「嗯!」

全家人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和真誠,都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連家裏的遠方親戚都做了三退,好幾個都是大型國企的和私企領導,甚至是老總兼黨委書記,都做了三退。

七、八十個師團職幹部「三退」

因為裁軍,單位解散了,我到了大學教研室工作,每到假期回家,我們原單位同事,原本在單位都是些刺頭,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後,好幾個人還每天早上跟我一起煉功。《九評》引發退黨潮後,七、八十個師團職幹部,甚至軍職幹部,在我的勸說下,都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他們說:「你修煉了,不但性格變了,人也長漂亮了。」也有教研室的同事說:「你十幾年不變樣,老是那麼年輕。」

我知道我修煉的還很不夠,尤其是煉功煉得很少,如果我好好煉功,本體改變的會更明顯一些。都是大法的威德才使人們看到了大法弟子與眾不同的表現。

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在整個社會都向錢看的年代,在中共各級官員群體性、集團性嚴重貪污腐敗道德淪喪將遭天滅的最後時期,我們作為一個龐大的修煉群體,雖然受到了中共邪教的全力迫害,仍然像中流砥柱一樣的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維持著社會最後的善念良知,維持著社會的道德不至於突破不可救藥的崩潰底線,大法弟子付出了巨大的生命和生存的代價,也讓更多的人看到了人類最終的希望。

我願用最最真誠的心,讚美我們偉大的師父,偉大的佛法,和大法造就出的偉大的修煉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