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八風須看透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個人修煉時期師父給我們的參考資料中提到世間八風,也就是苦、樂、貧、富、毀、譽、貴、賤。這八樣東西能煽動人心,所以被古人稱為八風。八風看不透、放不下,就只能在人中搖擺不定、糾纏不休,無法舉足在真修大法的路上攀登。

大法修煉,內涵極高,一上來就是高層次的理,一上來就在很高層次上修,所以個人修煉時期,包括迫害開始後的幾年,師父都沒講人中表面如何,特別是情色、男女關係應該如何對待這種層次極低、古代小道修煉人都知道絕對不能沾邊的事情,個人理解是因為這些太低了,不屬於大法,大法弟子一上來就應該遠遠超越那些層次了,否則修不了大法。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正宗功課是萬古以來都沒有講過的真法、大法。可是就如同當初聽課一樣,師父告訴他大學的東西,他非要追問小學生的事情,因為就執著那個層次,甚至有人問小學生的問題時還帶著按捺不住的顯示心、歡喜心和貪慾。世間八風是只修如來法的修煉者都必須早早放下的,可是轉眼正法修煉已經十六年了,這期間是否還有太多的大法弟子對世間八風都沒看透呢?

比如一些同修為甚麼執著輪迴轉生呢?為甚麼執著自己哪一生當過常人知道的名人能人、帝王皇親、巨富顯貴?為甚麼不讓人說?自私自我?為甚麼習慣性的標榜自己修的高、或者如何如何?很多都是因為在常人的層面看貴賤、貧富、毀譽、苦樂,所以內心深處不做這些就不舒服,覺的自己這一生在人中出身貧寒、不顯赫、不富貴、卑微,那就從過去世的人生經歷中找些安慰吧,用這些滿足自己的執著,而不是趕快看透、放下。還有的人因經濟狀況比不了常人、或者在人中不是個出類拔萃的人物,就感不到滿足。或者相反的,有的人則因為賺了錢,或有了地位、名望、「幸福生活」,就感覺高人一等,安穩了,自己了不起、不卑微了。這都是心在常人中把自己貶為常人對待而不自知啊。

陷在八風中,其實就是把自己當人、沒當大法弟子,心裏最看重的還是人,而不是一切為法來。說句笑話,你能當萬古不遇的大法的弟子,你不顯貴誰顯貴?我們一上來就地獄除名,在過去小道修煉多少生多少世都達不到的層次上修,師父為我們承受和解開千古淵緣淵怨,給了我們無數法寶、建立威德的角色與舞台,我們要做的就是讓自己的言行配的上這個身份。怎麼還需要用常人專家學者、現代明星富豪、古代帝王將相的標籤,才能自信、才平衡、才覺的人生不虛度呢?師父告訴我們宇宙中很高的神對能當大法弟子都只有羨慕的份,我們相信嗎?明白為甚麼那麼多神羨慕我們嗎?不信師父講的法,就不可能修上去,更不可能完成艱鉅的救人使命。

有同修說常人就看重錢財勢力,要讓常人看得起,就得做到生意成功、家財萬貫、成功人士。這種看法和說法,是不是還是沒相信大法呢?要真是那樣,師父為甚麼這一世不轉生為國王、巨富、名人呢?自己真知道「大法弟子」這四個字的份量,就不會因為常人的身份不顯赫而看不起自己、不自信。打個比方說,內心貧窮的人再有多少錢也會妒嫉別人、沒有安全感和自信的,不是外在的因素造成的,而是自己造成的。再比如,一個好的帝王,他不需要用自己有多少家產、有多少權勢,來向別人證實自己的尊嚴,他生來就是王者。古代范仲淹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不是常人中的好人的境界體現呢?我們修煉前做到了沒有、修煉後做到了沒有呢?

一個人的品德、內質、德言德行,是無價的財寶、尊嚴、自信、福祉,何況大法弟子的心性和威德還都是從神聖無比的大法中修出來的,誰不讓我們理智我們也得理智,誰不讓我們自信我們也得自信,我們就聽師父的,就能給世人展現出最純正、最殊勝的,真把他們救了。

說到人中平淡、出身平凡,師父也告訴我們了,那是我們來世前自己的選擇,放下了大富大貴大紅大紫來當大法弟子,在苦中助師救人。其實衣食無憂的恬淡角色,何嘗不是很大的保護呢!名利情這三樣,哪樣突出了都太容易造業和耽誤自己,你不想造業別人和社會也會用巨大的業障慫恿你、變異你、污染你,在這個用「十惡毒世」都形容不了的大染缸裏,你真能金剛不破嗎?真是純金,又怎麼會看重這個大染缸中的名利情呢?更不會把這些東西視為珍寶、享受和榮耀來孜孜追求了。

當然,說這些不是要走極端,常人工作不用做好了,都去當要飯的,事業都不要了,都幹最簡單工種。也不是一說尊貴就都要好大喜功,而不是踏踏實實做好每件該做的事。大法的安排是圓容智慧的,我們真在法中實修,該有的都會有,不多不少,足夠讓我們救人用。修煉人自己不敢放的執著才是誤區、障礙和死穴。

表達能力有限,匆匆寫來,不當之處請大家以法為師。修煉太嚴肅了,願我們更多大法弟子早日斷絕與世間八風的糾纏,真正上到高層次上修,真修大法,用所剩無幾的時間,實踐神聖的誓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