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燒傷的面容一個星期恢復原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雖時過境遷,但多年來卻不曾忘記,那應該是我生命歷程中很驚險、也很後怕的一幕,有如電影中的畫面。

六年前,我孤身一人在浙東上班。一個深秋的清晨,剛下了一場細雨,我所在小院的水泥地略顯潮濕,低窪中還有積水,空氣中霧霾瀰漫。正好煤氣用完了,我打電話讓煤氣公司的人送一罐煤氣。很快,煤氣就送來了,並且幫我換好了煤氣閥門。可是,當煤氣工人走後,我怎麼都無法打開,打電話過去,他們只告訴我,該怎麼處理。我按照他們所說,依然無法點燃火。

大約午後兩點左右,我再次去擰煤氣閥,前兩次都沒任何動靜,我耐著性子,去擰第三次。沒想到一股強大的火苗猛的串起,不斷發出滋滋的聲響,瞬間,強大的熱浪撲面而來,頭髮被燒著了,臉上火辣辣的。看到如此勢頭,我趕緊退開。可是火苗越串越高,火勢越來越大,完全無法近身。

看著火勢在吞噬周圍的物品,我被嚇住了,想去關煤氣閥,根本無法近身,倉促間,我只好跑出門,向院子裏的人求救。很快,有人來了,看到兇猛的火勢,都不知怎麼辦,有人打110,有人撥119。就在這等待的工夫,我試圖想去撲滅火,用水潑洒在物品上,希望火勢能小一些。

與此同時,我聽到了一陣巨大的爆裂聲響,但不知怎麼回事,根本沒意識到是我所在樓房所發出的。我感到臉有點灼痛,手也有點灼痛。

很快,110、119的人員趕到了,他們拿著滅火器一陣猛噴,幾分鐘,火勢完全撲滅。

待救援人員走遠了,廚房裏一片狼藉,一片白灰,同時,廚房裏的食材,物品等都隨火毀滅殆盡。聚集在房間裏十幾個人看到我頭、臉、手被灼傷,他們都勸我立即去看醫生,否則一定會毀容的,幾率百分之百;有人說這種爆炸是人命關天的,沒性命危險已是萬幸了。聽到他們的話,我瞬間閃過可怕的情景,但很快就被掐滅了。我堅信修煉法輪大法,不會有危險的,一定會恢復如初,不會留下後遺症。

當一切恢復平靜,我把廚房收拾乾淨,垃圾清理完後,我發現廚房的玻璃窗已嚴重變形,房間天花板與牆體之間已炸裂,有一條約一指寬的裂縫,那應該是爆炸所致。後來聽人說,當時他們都聽到了一聲巨大的爆裂聲,但不知聲音來自哪裏,感覺整棟樓晃動了一下,以為哪裏發生了地震而被衝擊。

當華燈初上,我走出門,想去買點食品,深秋的風吹在臉上,我感到臉部的皮膚似乎破裂了,並有液體順著臉頰淌下,但無疼痛感。我迅速回家,一點胃口也沒了。那個夜晚,我幾乎徹夜未眠,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臉和手開始微微發痛,突然閃出一念,真的毀容了,後半生該怎麼辦?但剎那間,這個念頭就被我否定了,我始終堅信佛法威力無邊,這只是對我的考驗而已,看我是否真的信師信法。

翌日凌晨,我頭有點暈,拿鏡子一照,我幾乎不認識自己了。天哪!一張臉變的焦黑,眉毛也沒了,嘴唇也被膿皰包圍了,雙手有些地方也暗黑,我真不敢相信,好似在夢中。我給家人打電話,告知事情的真相,他們被嚇住了,要我冷靜,多學法,加強正念,他們晚上才能來看我。那天,我忍受著飢餓,忍受著喉嚨的乾燥,默默的讀著大法書籍,根本沒往壞處想。

當夜色逐漸加深,親人的身影終於出現在眼前,看到我的那一刻,都愣住了,一張被烤黑的臉。我也看到了他們眼中有晶瑩的淚花閃過,但他們也堅信我一定不會出任何問題的,只是皮膚受點小傷而罷。

之後的幾天,我每天堅持大量學法,發正念,讓自己處於平和狀態。雖然臉部因灼傷,皮膚緊繃,有時如撕扯般的疼痛,嘴唇也腫的大大的,幾乎張嘴都很困難,每吃一次東西就劇烈的疼痛,但臉部每天都有焦黑的皮膚脫落,新長出的皮膚很快就恢復原狀。

大概僅僅一個星期,整個臉部就基本恢復,嘴唇也痊癒了,完全看不出受傷的痕跡。很多人看到我都不敢相信我曾經歷了那樣一場劫難。我深知,那是我該用性命償還的業債,因為修煉了法輪大法,慈悲偉大的師尊幫我化解了劫難,僅是有驚無險,讓我度過了生死關。

感恩慈悲的師尊,感恩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