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由苦變成甜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我出生在雲南大理的一個農村,一生苦難相伴,打從娘胎裏出來,因是女孩,就沒有得到過父母親的關愛,很小就做活、挑水、撿柴,家裏窮,落下了一身病。等到出嫁年齡,本想找個好人家嫁了,可是結婚後丈夫與婆婆又百般刁難、折磨我。我常常感嘆:我怎麼就這麼苦啊?為了治病,我拖著病體出去幫人幹活,一個星期的藥費是一百二十元,可我卯足勁幹一天也只能掙十五元,根本抓不起藥。

從小,大家都叫我海水,我覺的自己就像苦海,這麼煎熬著,看不到希望。

遠離疾病

一九九八年,省城的法輪功學員到我們村弘揚大法,我也跟著去看,第一天學打坐,煉第五套「神通加持法」時就覺的渾身輕飄飄的,從來沒有過的美妙感覺。當時我就覺的這功法太好了!想買全套的法輪大法書籍,可是我家窮的連買書的錢都沒有。我就連續幾天上山割草賣,賣夠了錢,請回了《轉法輪》、《精進要旨》等當時所有的大法書。從此,疾病、痛苦、怨恨都遠離了我,我在大法真善忍法理的感召下,心胸變的開闊、寬容,身體也隨著修煉達到無病一身輕。

我感謝能遇到法輪大法,前半生自己受多少苦都值得,因為我得法了!

收成倍增

我家有兩壟地,都種苞米。我修了法輪大法,連我家的土地都沾了仙氣:與往年一樣撒種、耕種,收成卻翻了番,有兩百多袋,而以前才有六十袋!當年家庭收入三萬多元,是以前的三倍!全家上下別提多高興了!

還有,別家的莊稼都被蟲給吃的只剩下桿了,而唯有我家的莊稼,像有保護罩,只有零星的有幾個小蟲眼兒。大家都驚訝,問我有甚麼妙方,我說:我煉法輪功!

收成好了,家庭經濟條件也越來越好,蓋上了新房,交通工具也從一開始的單車到後來的摩托車,到現在,我家也開上小車了!

警察愣了

我家蓋房的時候,一天,給我家拉沙的一輛四輪貨車載著我們一家四口時,不慎掉進了路旁的一個好幾米深的大塹(壕溝)裏,四輪車連翻三圈才翻到塹底,丈夫與兒子在翻車時就被甩出了車外,但他倆沒受甚麼傷,知道是沾了我修大法的光。

我當時腦子沒想別的,就高喊:「師父,救我!」車翻到塹底壓在我的腿上。我當時也沒感覺到疼,也沒叫喊,過了一會兒,丈夫兒子跑過來,卻抬不動那輛車,於是趕忙去喊了十多個壯年小伙兒,一起使勁兒,才將車抬起,將我的腿挪出來。我想到自己是修煉法輪功的,硬是咬著牙爬上路面,捋開褲腿:腿腫出幾倍,黑紫黑紫的。我想到師父在《轉法輪》裏說的「好壞出自一念」,沒有動心。我被抬回家後,大家都讓我住院,連派出所警察都來了,我對他們說:「不上醫院,我要煉功,只有煉功才能好,不煉就好不了!」

我一開始連床都下不了,可一直堅持煉功。八天後,派出所警察又來了,進屋沒看見我,返身一出門撞上了正挑水回來的我,愣住半晌沒說出話。

給我家蓋房的、我們村裏人都知道我家這樁事,大夥說我是鋼筋鐵骨。整個村都在傳這件神奇事。

「你還活著嗎」

二零零七年,兒子去做客騎摩托車回家的路上,碰到一群羊,被其中一頭羊給撞翻了,連人帶車摔在路邊,那段土路兩邊全是削尖了的柴垛,非常鋒利。路面不寬,可兒子恰恰離著柴垛幾釐米的距離摔倒,否則紮在身上任何一個地方,就像刺刀一樣。那件事讓兒子更加相信大法了。

二零零八年的一天,兒子騎摩托車上坡,與下坡的一輛二十噸拉石頭的大車相遇,大車剎不住車,眼看就要撞上兒子的那一刻,兒子大喊:「李老師救我一命!」瞬間,大車轂轤挨著兒子腦袋停住了,大車司機嚇的臉色慘白,下車一把揪出兒子說:「小伙子,你還活著嗎?」兒子回過神來,一看自己,甚麼事都沒有。

我修煉大法後的美好、神奇故事,說幾天都說不完,認識我的人都說我,海水由苦變成甜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