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傷之後,很快完好如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六日】我是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修煉的大法弟子。去年下半年的一段時間裏,由於我學法不入心,修煉出現了明顯的鬆懈,發正念常倒掌,集體學法、煉功時常打瞌睡,被邪惡的舊勢力鑽了空子。

我在一私營企業打工。去年十一月的一天,我正在幹活時,一大摞立在牆邊的大塊鋼化玻璃足有二百公斤重,突然倒下來,壓在了我的右小腿上,當時我一點沒感覺痛。大家連忙將玻璃抬開後,我很自然地站了起來,一會兒,老闆娘才發現我褲腳在滴血,她挽起我褲腳才發現我右小腿前方膝蓋以下裂開了一道近二十公分的口子,皮膚已崩開有好幾公分,白白的骨頭已露出來,還有一根如線一樣粗細的白色的筋已斷開,筋的一頭吊著直晃。周圍的人都嚇壞了,叫趕快送去醫院處理。

我當時心裏很明白,又是師父保護了我。我非常平和地告訴老闆:「沒有事,我有師父在管我,我回家去自己處理。」

我當時正念還是很足的,知道這是舊勢力在干擾迫害,這一切都是假相,我一定全盤否定它!但我怎麼說老闆都不放心,執意要送我去醫院。到醫院後,我提出不打麻藥不縫針,只用紗布包上就行了。就我提出的這條件,接連走了三家醫院都不敢接收,他們都認為,傷得太厲害,不縫針是絕對不行的,他們都怕後果嚴重擔不起責任。老闆娘也說,怕傷了筋骨以後更麻煩。我坦然告訴他們:「請相信我,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不會找你們麻煩,我也不會有甚麼麻煩,你們已盡到了責任,是我自己不做手術的。」我當時只有一念:我的一切由我師父說了算!

在我的一再要求下,老闆娘只好買了點紗布、繃帶之類的送我回了家。我用白開水將傷口周圍的血跡擦乾淨,然後用紗布將傷口包紮上就開始靜心學法了,因我知道,都是自己這段時間學法沒跟上,修煉有漏,才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不斷地學法、發正念,同修們也同我一道發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上和空間場中一切不好的因素,並請師父加持,徹底清除舊勢力對我的一切迫害和干擾。

當天下午,老闆娘仍不放心,又來勸我去醫院打破傷風針,我又謝絕了,我又給她講大法真相,她說:「你不去醫院,痛得能受得了嗎?」我說:「我確實是一點不痛,因為我有師父在管我,都是師父為我承受了痛。」她馬上由衷地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還說:「我以後每天都會念,以後我也要煉法輪功。」

晚上,老闆夫婦又來看我,我們回憶事發時的情景:一大摞玻璃壓在腿上,上面的玻璃都碎了,挨著腿那兩張卻完好無損,我穿的是一條單褲,傷得這麼重,卻只出了很少一點血,也不覺得痛。他們都說,真是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議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是絕不會相信的。

我每天抓緊時間學法。這天,我想起幾年來,有同修曾多次給老闆講真相、勸「三退」,但他都不接受,怎麼說也不願退出中共邪黨組織。我撥通了他的電話,告訴他,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神奇事你已經親眼看見了,請你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讓他認真、冷靜地思考「三退」問題。

過了幾天,老闆夫妻二人又來看我,正趕上我們在集體學法,能量場更強,當他們看到我即將痊癒且既不紅也不腫的右腿時,不得不從心裏相信法輪大法的神奇,相信了我所說的都是千真萬確的。他非常高興、爽快地用「緣平」的化名退出了中共邪黨的一切組織。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我的腿傷很快地癒合了,並且比那些常人在醫院縫針才癒合的傷口還好。我傷後第二天就能幹家務活,幾天後又能上山幹農活了。老闆見我傷口這麼快就好了,而且無任何後遺症,走路既不瘸又不拐,完好如初,連連稱奇。老闆在發工資時非要給我二千元錢,說是這點心意無論如何都要收下,這樣他心裏才好受些。我告訴他:我是大法弟子,你的心意我領了,錢我是一分也不能收,只要你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一定會給你帶來更多的福份。

感謝偉大的師尊對弟子的慈悲呵護!感謝同發正念關心、幫助我的同修們!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