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同修的離世查找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幾個月前,我地區一個同修被病魔折磨十幾天離世了,這在同修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動,都感覺到意外,很多同修說:「他做的那麼好,怎麼離世了呢?」下面我就把我知道的、看到的、聽到的在他身上存在的問題說出來,也找出我自己的不足。

他是一個老學員,是一個項目的協調人,他帶動了不少同修走出來救人,他用手機對打勸三退,已三退的人數很多。他法學的也多,《轉法輪》他已經看了上千遍了。

他對我的幫助很大,我對他也有很強的依賴心。上網發表三退就是他教我的。可是,後來我發現他在發表三退時,只寫退隊,然後把所有的人名寫在後面就發表了。我問他:你怎麼只寫退隊呢?他說:只要對方同意退,我就用隊代表,不用多問。我說那不行,他說行。他不但自己這樣做,當別的同修在問對方加入過邪黨的甚麼組織時,他也不讓問。後來,他在與外地同修交流此事時,外地同修說不行,他才改過來。後來,我又發現:如果一個人退的是黨團隊,在發表時,他只寫退黨;如果一個人退的是團隊,在發表時,他只寫退團。我問他你咋這麼寫呢?他說裏面都包括了。

今年他在離世的前十來天,還到我家,連著來了兩趟。他說,他這幾天又出現了像二零零九年的病業狀態,沒說上幾句話,他就開始不停的咳嗽、吐痰。他沒有找出現病業狀態的原因,而是講他和同修之間發生的間隔。當我說起寫訴江狀時,他說了一句:「誰看呢!」我聽了感到很詫異。二零一三年,他在我家和我一起切磋時,他說出自己和一個異性發生過兩次關係,他還說他在二零零九年身體出現過嚴重病業,咳嗽、喘,一宿能吐一盆髒東西。

過了幾天,有個同修來我家,談起他的病業時,同修說,前不久去他家時,看到他手上戴著一個男士的大金戒指,說是慶祝他和妻子的結婚紀念日,兩個人都買了,還買了衣物。當時我和同修都想他是把錢用錯地方了而出現了病業假相。

離世前,他前胸後背痛的很厲害,人也脫了相。在他離世後,同修在他家床底下一個不乾淨的地方找到一本《轉法輪》,這是不敬師不敬法的問題。

又有同修說他們夫妻情很重(妻子也是法輪功學員,孩子已結婚),出來進去經常要親熱一下,而且夫妻之間的慾望很強,有一個了解他的同修提醒過他,他說要不妻子不願意。在這次出現病業狀態,這位同修去看他時,他說都怨他妻子,沒有找自己。

又有同修說出了他二零零九年病業好轉的真正原因:那時,很多同修都來幫助他,也不見好轉,有一對夫妻同修在沒有外人在場時問他:你有甚麼話還沒說?這時他才說他把一位異性領到家裏,並發生了關係。說出之後,他身體才漸漸好轉。

在以後的時間裏,他又給一個女同修發過帶有曖昧語言的短信,女同修很理智,疏遠了他。從中不難看出,他的色慾之心沒從根上去掉,而且隱藏的很深,並被舊勢力放大加強,最後被舊勢力拖走。

修煉真的很嚴肅,不是紙上談兵,一定要真修實修自己。做大法的事再多,也代替不了實修。

從離世的同修身上存在的問題查找自己,發現自身也存在許多相似的問題:因為怕心重,曾經把寶書《轉法輪》從中間分開,捲起藏起來,致使書頁都成了單張,有兩張書頁都變黃了,這是不敬師不敬法。

我們夫妻雖然已十多年沒有慾望了,但我曾經有一段時間在心裏想:和丈夫結婚二十多年了,他一次都沒陪過我上街買菜或買衣服,哪管在我買菜時,幫我拎一下菜,我都滿足,對那些出入成雙的夫妻產生了羨慕心。於是,那段時間裏我晚上睡覺時經常做夢別人給我介紹對像,都是我平時熟悉的同事,有的比我大,有的比我小,我都同意。那時我還挺納悶,怎麼總做這樣的夢呢?後來看到同修談關於色慾的交流文章,我才悟到,是自己的思想不對頭了,有瞧不起丈夫的心,對他不滿的心,找到了根,才在頭腦中清除了那壞思想。

另外還存在兒女情重。有一次在夢中,夢見自己站在院子裏,院子外面堆了很多煤,意思是要往院子裏運。醒後我就想,那黑乎乎的煤不就是業力嗎?就提醒自己做事一定要慎重。過了二、三天,孩子從外地打了電話說,到年底了,想多備點貨,過年賣,需要點資金。我說給你郵五萬,孩子說行。因為我意外得了一筆錢,我對師父說,我拿出三分之二用在講真相上,要郵的五萬里有二萬是用在講真相上的,屬於挪用大法資金。在丈夫去銀行取錢的時間裏,我想到了夢中黑乎乎的煤,悟到挪用大法資源是在造業,我馬上給孩子打去電話說郵三萬吧,孩子同意,因為孩子知道我要把一部份錢用在講真相上,非常支持我。是我自己沒有嚴格要求自己,差點做錯了事。在孩子結婚時,我又浪費了很多的時間。

在寫訴江狀時,我第一次是用平信讓同修替我郵寄的。郵寄前沒敢寫姓名,當我把電腦關閉後,想再重新打開時,電腦出現了藍屏,怎麼也打不開了,我知道自己做錯了,就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請您讓我把電腦打開,我重新寫。電腦真的打開了。重新寫完後,署上真實姓名。

不久,同修又幫我在網上郵寄寫有真實信息的訴江狀,之後受到了當地社區主任的干擾,在思想中也冒出過不好的想法,我馬上否定它,那不好的思想不是我,它是後天形成的變異觀念和思想業力,我不承認它,讓它滅。

我還有顯示心,妒嫉心,想改變別人的心,不讓人說的心,還有利益心,怕心。在迫害初期,由於自己不理智,總在一個地方郵寄真相信,被蹲坑的惡警跟蹤,到現在還被干擾,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才認識到,由於自己當時沒有用正念否定,承認了邪惡,形成了這種假相。在家裏呆著,腦子裏都在想著那些假相,那個怕的物質在自己的空間場裏不知有多厚了。

今天把它寫出來,把它徹底曝光、解體。在修煉的路上沒有小事,每一件事都得嚴肅對待,不要再被邪惡抓住、放大,成為迫害我們的藉口。正法走到了今天,我們真得回頭看看自己人的這層殼蛻掉了多少?執著的心放下了多少?

層次有限,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