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根從舊宇宙中拔出來(二)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接前文

舊宇宙整體走向了壞滅,所有宇宙生命的本質都發生了變異,一層層下走中,這些變異都層層對應了下來,越到低層、表面,越龐雜、變異,最後到人間就形成一個慾望和執著的森林。必須將底下的根拔起,一挖到底,才算清理乾淨,才能完全從舊宇宙和舊勢力中脫離出來。否則就像是木偶戲一樣,背後的那根線還在舊勢力手中操控著,在人間舞台上被它操控著表演。

這裏舉一個個人的例子:以前有一個階段,我曾以寫文章來講真相,文章的影響越來越大。隨著影響擴大,名利情都來了。比如一些常人的出版商看中了書稿,來信高價買斷版權,有的常人機構來函邀請去作專場演講,有的知名大學邀請去作交流,有的常人記者要上門採訪等等。這些我都謝絕了,堅持分文不取,隱藏身份。

那時候在大陸迫害還很嚴酷,我放下了常人的生意和工作,冒著生命危險在做這件事。我便覺得自己不求名,不求利,一味付出,冒著生命危險在救人,是達到標準了,做到無私了,所以那時覺得自己做得非常正。在這個低層標準的掩蓋下,我沒有大智慧,無法深層向內找,這個為私的根,不能挖出來,不能從舊宇宙中拔出,留下了把柄,從而被舊勢力抓住這個根進行操控,直至後來我犯下盜法、破壞法的大罪後,才猛然清醒過來。

這個罪對修煉人來說太大了,大於天,在過去那完全就毀掉了,要入無生之門銷毀的。這個大漏被舊勢力抓住了,它們把我打入了一個最可怕的地方,舊勢力將我所有的空間場中都塞滿了那種最可怕的死寂敗壞物質,無邊無際、令人窒息,心底的希望被一點點吸空,承受達到極限,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恐懼、痛苦達到極點。我心裏明白我根本不可能承受過去,這遠遠超過我生命承受的極限,我絕望極了。在生命最絕望的最後時刻,心裏反而慢慢冷靜了下來,在萬念俱灰時,我最後問自己:你為甚麼而修煉?

在這個特殊時刻,我放下一切掩蓋詢問自己。

後來我找到了這一念:在我生命的最深處一直有一個最大的遺憾,就是美好的事物總不能長久,我渴望永不壞滅的美滿。我從小最看不了絕望的生命,一看到生命在絕望中的掙扎,在黑夜中號哭,心就像被撕開一樣。我希望宇宙的生命永遠沒有絕望,永遠在喜悅、幸福之中。後來我找到了大法,在大法修煉中,我知道,唯有這部大法才能拯救宇宙,讓宇宙永遠美滿,永不壞滅,唯有師尊能消除一切生命的絕望,給所有生命留下希望和永遠的幸福。我就是為這個而修煉。

現在我犯了這麼大的罪,不管以前如何,不管是不是就要形神全滅,至少現在我是清醒的,至少我生命還剩下最後的時間,不管剩下多少,即使是幾秒鐘,那我就用這剩下的幾秒鐘來讚頌大法,來用生命為證實大法盡最後的一點力,這樣我生命的結尾就無憾了,我用最後的生命盡力了。不管將會不會在這個宇宙中存在,這又有甚麼關係,因為我是為這個而來,用最後的生命去盡力了,那就無憾了。

這個念從生命最深處發出來以後,所有的死寂毀滅物質一下子全部消失了,我的空間場一下子純淨了,這時我發現外面的陽光多麼美好,心裏充滿了希望。我知道師尊將這一切都替我承擔了,給我拿掉了,我不但一點東西都沒有損失,而且得到了更多,師尊又給予了我更多的東西,給我打開了更大的智慧。

這一切,只是在這一念之間,這最後一念如果不正,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現在我每做一件事之前和過程中,動的一思一念,我都會問自己:我為甚麼這樣做?我的目地和基點是甚麼?我是放下自我來證實大法,還是利用大法來成就自己?

在做事的過程中,凡是發現自己成就了自我,我就會馬上停止下來,純淨自己的心,直到目地完全純正了,完全不是為了私我,而是為了整體,為了大法,我才繼續去做,不管大小事都要用最純淨的心去做,這樣才是真正走師父安排的路。

只有心中完全沒有自己時,才具備無邊的大智慧,完全溶於法中,時時與師尊同在。

只要在自己心底,還給自己留下了一點空間,哪怕是最微小的一丁點空間,就會被它障礙著、掩蓋著,看不清本質,不能完全同化大法,跳不出舊宇宙的安排。

二、不要從表面找突破,要向內修自己

「他怎麼這麼壞?」「這完全是他的錯!」「我做的絕對是對的!我沒有錯……」很多修煉人,只從表面找問題,而且是向外看,被人類社會的是非標準所迷惑,錯失師父安排的一個又一個修心機會,保藏了自己的執著和私心。所以很多同修便在這種情況下,不斷吸取反面教訓,使自己變得越來越狡猾,而修煉層次卻得不到提高。

比如盡力去幫了一個同修,而那個同修反過來卻傷害了自己,給自己造謠。這時就從表面上找原因:他怎麼這麼壞?他還是修煉人嗎?怎麼修的?恩將仇報!以後得小心了,再也不能隨便幫助人了,得防著點,離同修遠點……

這就是吸取反面的教訓,使自己不斷變得狡猾,修煉層次卻得不到任何提高,甚至因為變得狡猾而不斷降低層次。師父講過:「但是我希望大家摔跟頭之後要吸取正面教訓,不要老吸取反面教訓。吸取反面教訓就是用人心在想問題,把自己變的狡猾、圓容,那就變壞了。」[1]

如果吸取正面的教訓,那就會想:我幫了同修,而同修卻給我造謠。是不是我幫助同修的過程中,這個心不純,是為私的,為了得到回報,為了得到同修的感激?或者是不是我在幫同修的過程中,有哪裏沒做好,不夠善,讓同修產生了誤解或傷害到了同修?如果完全是無私的,將自己完全放下了,那根本就不會動心,只要動了心,那就是有私,就得找到這個私的根,拔掉它。

如果吸取正面教訓,按照師父講的,向內找自己的問題,那任何事情都是好事,都是提高心性和在法中做的更好的機緣。師父說:「修煉的人是反過來看問題的,把這些魔難、痛苦都視為提高的好機會,都是好事,讓它多來、快來,自己好提高的快。」[2]

當然,師父也講過:「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3]大法弟子也同樣要為正的因素負責,如果面對破壞大法、間隔整體的言行,不去制止,而是以修自己為藉口縱容邪惡、保護自我,這同樣是極其狡猾的表現。唯有嚴格用大法來衡量,不自私,放下自我,才能具備大法中來的智慧,知道怎麼去做。

不要從表面上找突破,那永遠也突破不了,可能一時能見到一些效果,但那只是表面假相,因為沒有實修,最後還是會走入死胡同,毀於一旦。

師父反覆告誡我們:「你們是經過風風雨雨走過來的,可千萬不要心如浮萍,一有風吹就隨著動。」[4]我們不能隨常人社會的變化而人心波動。師父還告誡我們:「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5]我們守住大法嚴格修煉自己,才能在世間成就師父所要救人結果。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關於小說《蒼宇劫》〉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