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根深蒂固的無神論者的轉變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是一位退休教師,六十多歲。我曾是一位根深蒂固的無神論者。因為我就是在無神論中成長與工作的,周圍的人誰一說有神我就發自內心的笑話他,認為他迷信、愚昧、大傻瓜。可是我現在卻成了一名堅定的有神論者,我將我的轉變過程簡單的講述一下。

一九九八年中國大陸氣功熱,各種氣功應運而生,各種氣功種類很多。早晨出來這兒一夥,那兒一群練甚麼的都有,我也不知練甚麼好,就哪兒人多往哪兒跑,哪兒有同齡人往哪兒站,一邊說一邊練很是開心。就這樣練來練去都練過一遍來了,進行比較:還是法輪功好。煉完馬上就輕鬆,也有同齡人,就固定下來了。

大約煉了一個多月,聽功友說法輪功還有書,我很吃驚:法輪功不就是幾個煉功動作、一個體育項目嗎?怎麼還有書呢?既然功友說了那就看看吧。

首先看的是《轉法輪》中的《論語》,看完後覺得很新鮮與眾不同,再看看目錄對某些部份也很好奇,甚麼天目、遙視功能、宿命通、辟穀、附體等等都是我平常不得其解的問題,正好有機會了解了解。就這樣挑著看,挑來挑去所剩不多了,乾脆看完了吧。看完之後思緒萬千:這是我一生中從未想到過的一本奇書,他既是一本修煉的書,也是一本強身健體、修心養性怎樣做好人的書,人人都能看,令我大開眼界說的又很有道理,對我的無神論是一個衝擊。特別是第四講中「失與得」、「業力的轉化」這兩部份內容,一下子讓我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就像兩縷陽光射入我的心靈,讓我豁然開朗。噢!原來是這麼回事!

法輪功有五套功法:前四套是動功早晨出來集體煉,第五套是靜功盤腿打坐在家裏煉。可我只煉動功不煉靜功,總覺的盤腿打坐不像個老師的樣子,從感情上過不去。

一天夜裏十二點我一覺醒來(自己住一個屋),怎麼也睡不著了,還躺不住,幹甚麼呢?又不能驚動家人乾脆煉靜功吧。我盤腿端坐閉上眼睛,努力使自己進入靜的狀態,一下子就看到了我的前生前世,看完後我回過神來心裏怦怦直跳。原來《轉法輪》中說的人有六道輪迴是真的,還讓我親眼看到了,真是太神奇、太不可思議了。心裏一邊翻江倒海、一邊努力鎮定自己,好幾天都靜不下心來。

再後來我又開了天目,親眼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景象。而開天目的過程也是讓我始料不及的。一天下午兩點多鐘,我坐在會議室裏開會,一共十多人吧,坐著坐著往下面一瞅是另外空間的景象,好像做夢一樣。我抬起頭來,看看明亮的大廳,室外陽光燦爛,真實的領導和同事們;再低下頭來向下看,還是另外空間的景象,而且清晰真切令人讚歎!我一下子明白了,師父給我開天目了。又震撼又激動,原來法輪功說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我雖極力的控制自己不露聲色,但這對我這個無神論又是一次重大的衝擊。

後來,我又看了師父在國外的幾篇講法,其中一篇是在美國的講法,專門從科學角度講了宇宙的結構、空間的劃分、神佛是甚麼,同時還講了阿彌陀佛、觀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在宇宙中的位置及三者之間的關係。使我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心裏有幾分明亮又有幾分興奮。有神論戰勝了無神論,一下子就解開了我多年來埋在心中的兩個迷團。

一個是在我六歲時發生的事:我小時候住在農村,村前有一條小河,東西走向。那年夏天上游向下游洩水,有一天中午我熱得睡不著覺,大人們都睡著了,我就偷偷的到河邊去看水,我找了一小塊最低、離水又最近的硬地,離水平面大約有半尺高,整個河邊就我一人,只見河水冒著尖、打著漩渦滾滾而來又滾滾而去,甚是壯觀。我站在那兒靜靜的看,突然我站的地方坍塌下去。因為硬地下面被水沖空了,我站的地方成了懸崖,我嚇壞了不知所措,就在這一瞬間一隻無形的大手一下子就把我拿到了岸上,鞋底都沒濕,我驚呆了又不得其解,也不敢向大人說(怕挨打)。五、六十年過去了,至今想起來還歷歷在目,像剛剛發生的一樣。

另一件事就是三十年前:我的母親病危,彌留之際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我坐在她身邊守護著,突然她大聲的喊:「娘!娘!」我推了推她說:「娘,您做夢啦?」她說:「沒有,你奶奶來了,要接我走,套著馬車來的。」我說:「娘,咱不去,我們離不開您。」母親接著說:「你奶奶已經走了,她說明天中午十二點再來。」結果第二天下午一點鐘我母親離世。這件事情讓我非常不解,因為我母親是一位沒有文化、樸實憨厚的農村婦女,此時此刻她說的應該是真實的。現在從信神的角度看,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經過十幾年的親身經歷和實踐,使我真正的認識到:神佛是客觀存在的,神的存在才是真理。通過學法煉功使我的身體與思想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無病一身輕的美好和遇事清醒、理性、笑對人生的坦然,讓我受益匪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