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個耳光、一扇門開始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我開始修煉大法,是從兩個耳光、一扇門的故事開始的。

那是二零零二年。我們廠有個地痞式的人物,長得就兇神惡煞似的,啥缺德事兒都幹,周圍的人都躲著他,生怕惹上是非。一次單位人聊起他,有人說:「別看沒人敢惹他,他最怕Z。有一回這地痞看一老師傅不順眼,上去就踹了他一腳,老師傅挨了打沒敢吱聲。這一幕正好被Z看見了,他過去就扇了地痞一個大耳光,大聲訓斥他。地痞沒敢吱聲。」

我見到Z,跟他提起這事兒,他一笑:「這是我修煉前的事兒了。大法要求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當時修煉就不會這麼做了。我再給你講個事兒,我單位有個老大姐,平時就挺不講理的,因為漲工資的事兒不滿意,闖進辦公室,不由分說就給我一耳光,後來和她解釋清楚才明白是誤會了我,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來跟我道歉。我告訴她,我是法輪大法的修煉人,沒事。」

聽完這個故事,我感到不管電視怎麼說,他修煉的大法是對的。一天,我在Z的辦公桌上看見一張A4紙印的照片,我問他照片上的人是誰啊?他說是我們地區第一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弟子。我嚇得一怔,心裏很為他的處境擔心。Z很感慨地說起法輪功學員們當初在體育館學法煉功的情景:那時候來煉功點的人很多,只有一個室外廁所。去過的人都知道,那個廁所髒的下不去腳。可法輪大法弟子到了那裏,不嫌髒,牆上、地面上的糞跡全都清理掉了。廁所缺了一扇門,Z主動把自家陽台的門摘下來安在廁所上。

我聽了這個故事,內心受到很大觸動:原來法輪功就是叫人做好人的,這正是我嚮往的啊。我也想學習學習,就向Z要了《轉法輪》帶回家。

過關

當我靜靜地把《轉法輪》看過一遍後,心靈像被洗淨了一樣。我由衷地感慨:法輪功真好啊!

在家裏有空我就學法。丈夫警覺了,對我說:「你是在做一件危險的事兒。我們單位有個人學大法,印資料丟了工作、離了婚,還被單位開除抓進監獄。你要學你就是毀了自己,也毀了咱們這個家,你這書能不能不看了?」他和我長談了一晚上,我看他那樣認真祈求,就答應他不看了。我把書用膠條密封了,放在盒子裏。記得當晚還做了一個夢,夢見在寫自己的名字的時候,把其中的一個「鮮」字,竟然寫成了危險的「險」。

而後生活如常。但是《轉法輪》這本書,正如師父說的:「可能這本書你已經放不下了,終生都放不下了。」[1]我心裏常常惦記著那本封存的書。終於有一天,我下定決心:這麼好的法,我得學啊!我迅速地拆了密封條,看到的第一句話就是:「往往人入了修煉的門就喜歡煉下去」[2],眼淚掉下來了,我深切感受到師父最懂我!謝謝師父!

當丈夫見我又拿起《轉法輪》,又幾次勸說不讓我學。但我決心很大,他開始默默的抵抗,不再關心我了,也不管孩子,不做家務,我做完飯他就吃,放下飯碗他就去網吧。我每晚把家裏收拾停當,把孩子哄睡著,就開始抄法。開始心不靜,一行寫錯好幾處,一邊學,一邊等著丈夫回來。有時十點多,有時更晚。聽到他開門的聲音,我才放下筆。時間久了,雖然我在法理的認識上有提高,對丈夫的行為時常反問自己,如果是神仙,他會怎麼做?而忍耐下來。

但是對丈夫的怨,終於因為一點小事爆發了。爭吵中,丈夫把我修煉的事打電話告訴了公公,公公又告訴了我爸爸。爸爸在電話裏火冒三丈,要和我沒完。他來到我家,先是勸我放棄,我不表態,而後他開始大聲怒罵。見我還是不為所動,非常傷心,「撲通」就跪在我面前說:「爸給你跪下了,爸求你別修煉了,要是丟了工作,沒了家,再把你抓進去,你這輩子就完了。」我見爸這樣,不知怎麼是好,也「撲通」跪在他面前,但是不論爸爸怎麼說,我就是不吱聲。爸爸氣恨的開始打我,我紋絲不動,這更激怒了他,開始大打出手。丈夫把爸爸拉開了,我轉身跑出家門,去找一位同修阿姨。丈夫怕出事也跑出來跟著我,都走下樓了,還聽見爸爸喊:「等你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你!」到同修家,我大哭一場,希望她能給我一個好主意。阿姨說讓我先服軟,這不是我想要的。

回家的路上,我和丈夫誰也沒說話。我淡淡的想:「也許回去又是一頓暴風驟雨。這第一關挺不過去,第二關就更難守了,我說啥也得挺過去。」就這一念,也許符合了我當時的那個層次的理,爸爸見我們回來了,像沒事一樣打個招呼就走了。爸爸走後,我發現我的大法書全不見了,打電話問爸爸,他說全給扔垃圾箱了。我不顧一切地去樓區垃圾箱裏找,周圍的也找了個遍都沒有,那一夜我是怎麼過的啊!第二天一早我又去附近的收購站問,還是沒有。我就去找爸爸,他在睡覺。我意外地在陽台上看見了我的大法書,那心情呀,真是悲喜交加。慶幸爸爸沒有造業。我像生怕寶貝會飛走一樣的把書帶回家。

後來,家人特別是丈夫為了讓我放棄修煉,甚至是當著兩家父母的面要和我離婚。開始時我說:「我是大法弟子,不執著錢財,除了孩子,啥都給你。」他聽出我同意離婚,氣急敗壞。他又一次鬧離婚時,我想:大法讓我做好人,我又沒做錯甚麼事,大法弟子也應該有公民的權利,憑甚麼受欺負?我就跟他講:「離婚可以,這個家甚麼都有我的一半,不論電視還是洗衣機,這些東西你想拿走,甚麼都得鋸開給我留下一半。」他一聽樂了,一場風波煙消雲散。

其實我對工作、家庭,對丈夫、孩子都是盡心盡力的,和公婆、小叔、小姑也都相處和睦,孝敬公婆時,每次準備的錢物都比給自己父母的多。修了大法後,儘管他們給了我很多壓力,我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對他們更好了。家庭的魔難漸漸平息下來。

轉變

接著,一向勤儉惜財的公婆,竟然給了丈夫八千元錢讓他買電腦,說是給孩子學習用,其實是要把丈夫留在家裏不到外面泡網吧。

我父母為了鞏固我的婚姻,不顧弟弟把婚結在家裏,主動出錢先給我買房。當時我想,我絕不會為了買房張口向家人借錢,他們張羅這事出於好心,其實也是辦不成的,因為我家裏只有一萬五千塊錢。

結果卻大大出乎我的意外,我的舊房不用賣,我倆啟動公積金,家人湊了首付,十二萬現金竟買了一百三十平的房子,還把屋子裝修得很高檔。啥時候想起這事兒我都覺得不可思議。我體會到,只要弟子心無執著,正念強,師父無所不能,一切皆有可能啊。我深深的謝謝師父。

舊房出租養新房,鄰居每年只租四、五千元錢,租我房的租戶主動問我:一年八千五行不?賣這套舊房更有意思,別人笑話我的房子老的一推就倒,也就值個八、九萬,還不見得有人買。可就有人出十四萬非買不可。賣出去了。這都是修大法的福份啊。住過我房子的人,我也都給他們講真相三退了。

講真相

裝修房子時,是我講真相、勸三退最多、最好的時候。我有空就去裝潢市場,一邊手機發著真相短信,一邊藉著買材料詢價的時機,一家店挨著一家店的進去講。有時營業員三、五個圍過來聽,就退了三、五個。每次都能拿來一堆三退名單。等車時講,坐公交車和鄰座講,出租車上講,和路邊發傳單的講……只要遇到的人,有機會我就講。

來我家的裝修工人,我更不放過勸三退、講真相的機會,刷牆的,安燈的,送家具的,鋪地板的……來我家都給講退了。有時丈夫察覺我在講真相,就大聲把我叫出去制止我:「外人到咱家了你還講甚麼呢,不許講!」他怕我出危險。我笑笑:「你放心吧。」我不當著他的面講,他不在哪屋我在哪屋講。有一回雇了四個女工擦玻璃,我丈夫那天全程在家就是不走,把我急得夠嗆,幹完活,有個女工說要上廁所,當時家裏還沒安裝門,正好,我把丈夫合理的地攆了出去,把她們四個勸退了。

修煉十二年,抄法十年對我受益最大,現在師父的所有著作我共抄了三遍,過程中使我更加信師信法,去掉了很多執著和黨文化的邪惡因素。剛開始時我寫連筆字,一個同修阿姨提醒我應該一筆一畫的寫才敬法。現在我只寫端端正正的楷書,抄法時也端身正坐,給師父敬香前都梳頭洗臉穿戴整齊,從不敢怠慢。

幾天前,我正抄法,師父說:「對於常人東西我說我沒有甚麼最高興的,當我聽到或者看到學員談心得體會的時候我最欣慰。」[3]抄到這,我眼淚含在眼圈裏,我要做讓師父欣慰的事,就第一次寫了交流文章。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休斯頓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經文:《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