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女醫生:法輪功給予我和家庭太多了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伊琳娜•戴維斯女士,是一位秘魯籍的美國醫生,她和她的丈夫、一雙兒女都修煉法輪大法。她說:法輪功給予我和我的家庭太多了。

以下是伊琳娜•戴維斯女士自述的修煉經歷:

我得法的經歷

我出生於秘魯首都利馬,來自一個天主教家庭。很小的時候,我就隨家裏人一起去教堂做禮拜,讀聖經,對於經書中的所寫的內容都能接受。在一九九三年,我移居美國。

我一直都在尋找一些書籍,能真正提高自己的道德修養。在一九九九年,一位亞裔同事給我介紹了法輪功,推薦我去讀《轉法輪》,這本書能真正指導人如何提高道德水平,如何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她也說她本人就在修煉法輪功,感覺功法很好,鼓勵我去了解了解。我動心了,就去買了英文版《轉法輪》和相關的教功錄像帶。

很快,我感覺讀這本書對我來講難度太大,因為書中有許多搞不懂的漢語專詞,又加上英文不是我的母語。那時我在醫院實習,同時忙於準備醫生執照考試,在家裏又要照顧年幼的孩子。一放下這本書,我就忙得再也沒有時間拿起來。

在二零零零年,我隨丈夫搬到加州工作,在那裏有幸結識幾位法輪功學員。我參加了一次他們舉辦的義務教功班,學會了五套功法。同時,西班牙文版《轉法輪》也開始在網絡公開發布了,我就打印出來,首次將這本著作完整地看了一遍。

從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七年這段時間,我帶修不修,因為我的生活忙得焦頭爛額,白天醫院實習,下班回家要照顧年幼的孩子,還要抽空準備醫生執照考試。偶然有空時,我才想起學學法,煉煉功。

在二零零七年夏天,我找到了第一份正式工作,隻身一人來到紐約。剛開始我很高興終於找到一份工作,不過新鮮勁很快過去,總感覺我的人生缺點甚麼。我想我應該幫助他人,但是不知怎麼做。於是,我又去了天主教堂詢問牧師,但是他沒有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

失望中,回到我的臨時住所。無意中,我想起來,好好看看《轉法輪》吧。好在這本書就在身邊,因為不管走哪裏,我都帶上這本書。從直覺中,我就堅信這麼好的人介紹的這本書,一定錯不了。

接下來的兩個月,有空我就反覆拜讀這本書,通過互聯網,我找到了當地的煉功點,同時參加集體學法,同修們的無私交流,對我幫助也不小。慢慢的,我認定這就是我畢生尋找的真理大道。

法輪功給予我和我的家庭太多了

我以前患有甲狀腺功能減退症(甲減),十多年來只好不停服藥維持。同時,我還患有嚴重的憂鬱症,經常無故焦慮,伴隨周期性頭痛,晚上不服安眠藥就不可能入睡。煉功後,這些症狀不治而癒,這麼多年來,我不吃一粒藥,但是身體很好,感覺渾身都是勁。

日常生活中,我按「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和別人發生衝突了,總是先找自己,不像以前那樣,針鋒相對。另外,自己妒嫉心,顯示心很重,我就積極地去修去這些不好的心。自己心性提高了,對別人,就真能做到寬宏大度。

我有一雙兒女,他們也跟我一起學法和煉功,後來我的丈夫也走進來,這樣我們全家都修煉了。在家裏,我們都在努力成為更好的妻子、丈夫、兒子、女兒,在單位和學校,大人認真工作,孩子認真學習,時時把別人的需要放在第一位。我希望,更多的人都來學煉大法,這樣我們的世界就會變得更加美好。

江澤民發起的這場迫害,給很多中國同修及他們家庭帶來巨大的痛苦。同時為迫害而製造的謊言也延伸到世界各地,我作為一個在美國生活的秘魯人都感受到壓力。有時參加社區活動時,遇到一些中國人,從他們的眼神中,感覺到很不友善,只是因為我是個法輪功修煉者。

聽到中國同修受到的酷刑迫害,我的心裏總是很難受。江澤民發起的這場迫害既違反了中國的法律,也違反了國際上有關人權的法律,這場十六年的迫害應該馬上結束,江本人應該受法律嚴厲制裁。

我雖然不是中國公民,但是我希望中國真正變好,希望中國人民更有尊嚴的生活,像其它國家人一樣,可以自由的修煉法輪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