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精神都煥然一新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日】我出生在農村,是個苦命人。十二歲時母親去世,與奶奶相依為命。到長大成人,結婚成家,三十九歲時,丈夫又因病去世,拋下我與四個未成年的孩子,分別是十五歲、十三歲、十一歲和九歲。本不是很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五口人居住在三間土屋,生活更是艱辛。

這時,我患有多種疾病──頭疼、睡不著覺、胃潰瘍、扁桃體炎、婦科病、腳氣等。孩子多又沒錢治療,心情備受煎熬,整天以淚洗面。更難受的是,白天黑夜被狐黃白柳各種附體控制,不讓我睡覺,還要吃要喝要錢花。就像有人跟我打仗一樣,折磨我,非常難受──讓我冷,讓我熱。要錢不給就罵我折磨我。我無奈就買來些紙錢到野外去燒。到那一看,很多的靈體,都在那等著,它們吵吵鬧鬧蜂擁而上就要搶。我聽的很清楚。有的說,你拿的太少了,分不著,就要搶。我心裏明白,嫌少,少也不給你們了,拿到孩子他爸墳上給他燒了吧,於是抱起紙錢就走了。

它們非常壞,冰天雪地,它們凍我,穿多厚的棉襖也讓我冷,我心裏說,你讓我冷我就不冷,脫掉棉襖到院子裏凍。夏天叫我熱,我也是不配合,就到太陽底下暴曬,它們看我不聽它們的也就不敢折磨我。雖然我心裏明白也擺脫不了它們的控制,很痛苦。有一次它們說,咱治治她孩子,把她孩子藏起來不讓她找到,還說要害死他(指我的孩子),我聽了後很著急,到處找孩子。過了一會兒,有人說:「你哭甚麼?」我說我找不著孩子了。她告訴我在東山某某地方像是你的孩子,我急忙趕到,果然孩子在那麼遠的地方,我把孩子領回家。我幹甚麼活,它們也跟著我,沒白沒黑的糾纏我,讓我供著它,變化成我親人的樣子讓我供著它,這一切都讓我非常痛苦。

生活的艱辛,精神的折磨使我度日如年。有人勸我信耶穌。晚上做夢,夢見奶奶對我說:「秀,不要信耶穌,要信法輪功。」因是夢中的話,我也沒當回事。二零零八年的秋天,我又做了個奇怪的夢,看到一個高高大大的大佛微笑著告訴我,你要念真經。我說我不認字。他又說有人會教你,還說你不光要念,還要寫。我很納悶。

第二天,本村一法輪功弟子,叫我到她家,說:送你本書你看不看。我脫口而出:「看!」當接過書時,就覺得應該洗洗手拿書,連忙洗過手,接過寶書《轉法輪》打開一看,金光閃閃,心情非常激動,一溜小跑到家認真的讀了起來。雖然我識字不多,但是就知道這是真經,今天終於找到了。

當斷斷續續的讀完一遍《轉法輪》時,心中明白了許多問題,人為甚麼會得病,和吃苦的根本原因。特別是讓我不得安寧的邪靈附體對我的折磨。我大聲說:「我有大法,我有師父,你們都通通離去!」從那時起,我認認真真的學法,按師父的教導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每天學法煉功。家裏一切環境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丈夫去世後,本不是富裕的家庭,因治病,家裏沒有錢,生活很困難。這時有人給介紹老伴,我心中很矛盾,誰願意跟我受苦受累?心裏很難過。可又想起師父說的隨其自然,如果不嫌棄我,我一定真心實意的對待人家。就這樣又組建起一個新的家庭。

我牢記師父的話,對誰都得好。真心的對待新來的老伴,並教育孩子們,人家來咱們家也是不容易,雖不是親生的父親,也要像親生父親那樣善待人家。孩子知道我修大法,身體、思想都徹底改變了,從我身上也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孩子也很懂事,更是體貼照顧後來的父親。

現在孩子們都已成家立業,生活很幸福,四個孩子都很支持我修大法,有時也讀一段、兩段的大法書。現在就連小孫子,都依偎在爺爺的懷裏,親親熱熱的一大家子人都特別的和睦和幸福。

我的身體、精神都煥然一新,走路一身輕,渾身是勁,雖然六十開外,仍像四十多歲的人,心胸寬闊,家庭幸福美滿,這全來自於大法。

我不會寫字,請同修代筆把我心裏話說給師父,說給同修,學法很淺。但我真心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沒有師父,不修大法就真的沒有我今天的一切。心情很激動。我只有好好修煉

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

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