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報與善報(故事兩則)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日】

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區委主任被狗咬

二零零三年臘月二十七夜裏十二點,區委主任帶著豐滿分局和派出所警察到我家搜查,強行搜走了一部錄音機,做宣傳欄用的五十米紅布,別的甚麼也沒翻著就走了。

事後,我打算找委主任就此事和她講講真相。大年初一,我和老伴去了委主任家,她不在家,家人說她住院了。我倆又去了醫院。

看到病床上的委主任臉色慘白,我問她怎麼了?她說:「我讓狗給咬了,小腿部位的肌肉都咬掉了,醫生說得把大腿上的肉割下來一塊,貼到小腿上。這家醫院還做不了,還得轉院。」

我說:「你那天就不應該把人領到我家來。」

委主任說:「說來也奇怪,那天從你家出來,我們仨人並排走,我在中間。突然從一家新蓋的磚瓦房跑出一條大狗直接奔我而來,一口就咬住了我的小腿,疼的我嗷嗷直叫。鄰居聽到聲音,拿著大棒子跑出來打那隻狗,那狗就是不鬆口。沒辦法,那倆警察就叫人找來一輛出租車,用車燈照,用車子撞,撞了幾次,狗才被撞開。」

她接著說:「那家是新蓋的房子,院子的地面是用水泥灌的,拴狗的鐵環已經被死死的鑲進水泥裏去了,根本拔不出來,拴狗的鐵鏈子也沒有縫隙。那狗怎麼一下子就掙斷了,跑出來咋就直奔我來了呢?」她停了一下突然說:「哎,我是信佛的,我這事做的不對,是遭報應了吧。」

從此以後,這位委主任再也沒帶人來過我家。

「大法師父幫我接上了骨頭」

二零零三年,我的兒子在建築工程隊幹活。一天正在三米多高的腳手架上刷塗料,腳手架突然斷裂,他和左右兩邊的同事一起掉到地上。當場脊椎骨末端骨折,另外兩個同事肋骨斷了三、四根。

發生這事,家人並沒有和我說。一天我看到孫女,突然想起來怎麼最近總不見孩子的爸爸?經詢問才知道兒子出事已經一個月了,還沒有好轉。我馬上給兒子打電話說:「兒啊,這事你誠心念幾個字就好。你知道我說的是哪幾個字吧?」兒子說知道。我囑咐他:「可一定得誠心啊!」兒子答應著。

放下電話兒子就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遍一遍地念。當天晚上,他就感覺有一隻大手在他的後背動來動去,就聽到「喀,喀」的聲音。那夜睡得很沉也很香,一個月來頭一次睡了這麼個舒服覺。

第二天一早醒來,他自己竟然能起來了。原來只能在床上直挺挺的躺著,根本不能動,一夜之間就能自己站起來了,活動活動胳膊腿,完全沒有不舒服的感覺。他興奮的告訴家裏人:「是大法師父幫我把斷了的骨頭接上了,一夜全好了。是師父救了我,謝謝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