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唐山市市長陳學軍迫害法輪功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前唐山市長陳學軍遭惡報,被「雙規」調查。正告那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們,趕快懸崖勒馬,已免步入其惡報的後塵。

一九九八年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六月,陳學軍任唐山市開平區副書記、區長,二零零一年六月至二零零三年四月任開平區書記。

陳學軍在開平區任職期間,迫害本地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開平馬礦柏樹林集體煉功大抓捕事件中,導致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有的是被懷疑參與了這次集體煉功而直接綁架至開平洗腦班。陳學軍賣力迫害法輪功,很快被提升為唐山市副市長。

二零零四年九月,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之一周永康竄到唐山後,對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加緊迫害,十月十九日,開平區進行了一次有組織有預謀的抓捕大法弟子行動,其中包括:大法弟子孫建民、張俊玲、鄭春蘭、張文亮、智文學、丁洪恩、王翠芬、張利夫婦、沈小靜、還有李真、張利民、闋銀會等被迫害。

開平區「610」主任武利德親自到現場指揮,開平區分局副局長李國軍親自對大法弟子用刑,各派出所分幾路對轄區大法弟子在夜間綁架、抄家,採取電話監聽、蹲坑,按黑名單抓人。除一人因有癌症病史獲釋外,其餘均被判一至三年勞教,並在唐山市開平電視台報導。

法輪功學員劉金玉被區長陳學軍「特批」進看守所

開平區馬礦新區劉金玉,得法前患有心臟病、脾病、頸椎病、胃病、風濕、血壓低等,整天頭痛的躺在床上,手腳冰涼,夏天都得插電褥子,渾身疼痛無力,大笑都不行,一笑倒地下了,心臟受不了,無法上班,放棄了工作。一九九七年三月七日聽說煉法輪功能祛病健身,讓人做更好的人就開始學煉,煉功幾天體質虛弱的我就精神起來了。買的第六層樓房裝修,一車半沙子,一車牆磚、地磚,三十三袋水泥,都是她和丈夫背上去的。當時五十二歲的人背著七八十斤重的地磚輕鬆上下六樓,一天背二十趟,一位大叔說看她背東西像小學生背書包一樣,就是大小伙子空手上下六樓二十趟也夠嗆。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被馬路派出所綁架並抄家,關在開平分局籠子裏。當時的開平區區長陳學軍說我們干擾社會治安,一個「煉」字送到拘留所,拒收後又送到唐山市第二看守所,仍說不合格拒收,他們說因為有陳學軍的簽字才破格收下。

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典型案例

孟慶福,男,一九五六年生,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曾任開平鎮辦事處書記。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因組織法輪功學員在開平馬礦柏樹林集體煉功而被抓,區長陳學軍指示往死裏打,開平分局副局長李國軍帶頭行惡,親自毒打大法弟子,在開平分局地下室,對大法弟子打嘴巴子,腳踢,用木棍子打,脫光衣服用寬皮帶打,還進行酷刑「殺繩」折磨。孟慶福被吊起來打,多次被打的昏死過去,「殺繩」的繩子斷了幾次。孟慶福被開平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先送冀東監獄,後轉送保定監獄,同時被開除公職,被迫與妻子離婚。回家後,每月只有二百元的低保收入,於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七歲。

酷刑演示:殺繩
酷刑演示:殺繩

沈小靜,女,四十三歲,修煉法輪功後,原來的心臟病、高血壓痊癒。二零零零年三月,因去鎮政府上訪,被開平鎮非法拘留五天後,又在唐山拘留所非法拘禁十五天。在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因在馬礦公園柏樹林集體煉功,被開平「610」惡警綁架,並非法判刑三年半(緩刑),身心受到嚴重的傷害。出獄後,又遭多次騷擾,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開平區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約十五人左右,其中包括沈小靜。在惡黨長期迫害下,舊病復發,於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七日含冤離世。

孫建民: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孫建民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在馬礦公園柏樹林集體煉功,被惡人舉報(舉報人已遭惡報死亡),開平「610」和開平分局惡警將煉功點包圍,開平分局李國軍指使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在非法關押在開平分局置留室(設在地下室)期間,仍不斷用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孫建民被惡警用鞋底子打臉,眼睛腫得封了喉,在置留室二十多天後被劫持到唐山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個多月,後又轉到開平洗腦班十個月,勒索了三千元後才放人。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孫建民被開平分局惡警戴建軍、王寶和綁架抄家,惡警張凡對孫建民大打出手,並使用酷刑,用高壓電棍電腦袋和全身。開平分局副局長李國軍親自指揮並動手打人,用鞋底子打臉,把眼都打出血了,用電棍電頭部,用鐵棍打腳踝骨,並叫囂說:「誰看見我打你了?誰證明我打你了?」李國軍還強迫法輪功學員下跪,不跪就從後邊打擊膝部,他知道修煉人不吸煙,就把點燃的香煙放在法輪功學員鼻孔裏,強迫法輪功學員吸煙。(李國軍作惡多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開平劉官屯煤礦發生特大瓦斯爆炸,他放走嫌疑犯,現已被開除公職。)二天後,被送入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關押二十八天後,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八日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被迫害得腦出血,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九日保外就醫被家人接回。之後當地派出所經常到家騷擾,使全家人生活在恐懼之中。孫建民因多次復發腦出血,導致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離世,終年六十一歲。

付衛軍、王桂芝夫婦: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付衛軍、王桂芝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在開平馬礦柏樹林集體煉功,被惡人誣告,開平區「610」和開平分局惡警將煉功點包圍,在開平分局副局長李國軍(已遭報開除公職)的指使下,把這些法輪功學員打的傷痕累累。付衛軍送唐山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八個月,後轉到開平洗腦班繼續迫害,回家時被洗腦班勒索二千元,在看守所期間,被工作單位開灤馬礦扣三千元工資,共被勒索五千元,付衛軍於二零一三年二月被迫害離世。妻子王桂芝被劫持到唐山第一看守所,後又轉到唐山第二看守所,被迫害的舊病復發,非法關押五個月之後,送回家。二零零六年六月,王桂芝正病情嚴重、臥床不起,馬路派出所伙同市局的七、八個警察突然闖入,非法抄家,一個星期後,王桂芝含冤離世。

原遼寧部隊導彈發射營營長張文亮,轉業後在唐山食品廠工作。因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訪,被關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年多後被釋放。沒幾天,在遵化市被惡警綁架,非法關入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並被單位開除公職,造成無任何生活來源。在重壓下,張文亮堅信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結果被轉到石家莊勞教所。在此期間經受了各種酷刑,以致雙腿行走困難,大小便失禁。惡警怕擔責任,於二零零三年底將其釋放。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張文亮再次被開平分局綁架、抄家,隨後關入荷花坑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五年十月又被劫持到邯鄲勞教所加重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被惡警高金利、曾毅偉、張文山、吝濤四人用繩子捆綁成十字形,用兩根電棍從前領口塞進前胸,電前身、腋窩,又電大腿內側、生殖器,長達數小時,把全身皮膚都燒焦了,沒有一處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