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活人被當作死人處理(下)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上文)

還會睜眼的父親被再次推進冰櫃

二零零五年四月五日上午,黑龍江同江市金川鄉金川村農民程學善,在撫遠縣濃橋鄉被惡警綁架。四月十二日家屬接到通知說程學善「死於心肌梗死」。程學善的妻子和長子一行人趕赴撫遠。在太平間,當時程學善被放在冰櫃裏,只給露了上半身。程學善的長子在《回憶我的父親》一文中寫道:「父親腦袋仰殼懸著,閉著眼睛,躺在冰櫃裏,鼻子左側皮膚破裂。我用右胳膊把父親腦袋抱起來,剛抱起腦袋來,父親雙眼慢慢睜開一半,又合上了。我們看到了,我說爹沒死,爹沒死啊!……不到兩分鐘時間,我們就被拖開拉走了,不讓看啦!我掙扎著不走,要陪父親。四、五個惡警把我拖走,送到旅館。當時要打開冰櫃,檢查身體都不可能。」

程學善
程學善

大家想,不要說被酷刑摧殘致昏死的人,就是正常人放到冰櫃裏能受得了嗎?在他兒子發現他還沒有死去時,為甚麼不進行搶救?反而要把他拖走。這不明擺著要在冰櫃裏凍死程學善嗎?

多個兒女被拖走,尚有體溫的父親再次被推進冰櫃

還有一個案例與程學善極其相似。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家住重慶江津市地稅局集資樓301號、江津市地稅局退休幹部江錫清,被重慶西山坪勞教所警察打昏後,以「心肌梗塞」為由宣布死亡。江錫清的兒女及女婿江宏、江洪斌、江平、江莉、張大明、陳啟強等人,聞訊後趕到殯儀館。

江錫清和妻子
江錫清和妻子

在殯儀館打開冰櫃,將江錫清拉出來時,江宏一看父親,就用手去摸父親的臉,發現人中是熱的,驚呼道:「我爸沒死,還是活的!」警察們頓時目瞪口呆,相互張望不語。江洪斌聽到後趕到冰櫃前,把托父親的鐵板拉出一半,摸摸胸口發現也是熱的,也呼叫道:「我父親沒死,胸口還是熱的,若死了七個多小時,在冰櫃裏凍這麼久不可能還是熱的,你們來摸摸吧!」

勞教所的警察們驚醒過來,試圖把江錫清推進冰櫃裏關門。女兒們不讓,發生爭執。孩子們合力將父親拉出冰櫃放在地上,大叫道:「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沒死!」

江錫清的四女兒摸著爸爸的胸口喊打110.一個便衣警察說:「沒用,公安人員就在這裏。」江莉用手機打110報警,110接電話後問清情況說10分鐘到。江洪斌也打110,通話後對方問在甚麼地方,答:重慶市公安局北碚分局儀容儀表殯儀館檢查站;報警內容:「我父親沒死,為甚麼放在冰櫃裏凍著,我要呼叫 110,快來人吧!」對方講:「喊他們不要凍了。」

可是,在場的公安人員仍然強行把江錫清的身體推進冰櫃,並強行架著江宏、江平、江莉、張大明等人,把他們推出冰庫大門。西山坪七大隊的管教幹事用手指著江洪斌的鼻子說:「你腦殼有問題沒有?」又轉身指著江莉說江莉是敗家子等罵人的話。後來勞教所在家人拒絕簽字,人還活著的情況下將人火化掉。

把人家父親打昏死過去,又當成死人處理,人家喊救助反說人家是敗家子,腦殼有問題,這是甚麼邏輯?勞教所惡警將活人火化掉腦殼就是正常的?

假搶救,真推責,把人推進冷藏櫃

這方面的例子真的還不止這兩例,例如:黑龍江省雞西市東海十八煤礦職工楊海玲,於二零零二年三月被綁架。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一日,楊海玲和另四名法輪功學員正在煉功,黑龍江密山市看守所所長馬寶生領著警察和幾個男犯人衝進屋裏打人,馬寶生抓住楊海玲的頭髮將其使勁摔在鋪板上,楊海玲立刻昏了過去。

楊海玲
楊海玲

次日中午,同監室的大法弟子發現楊海玲呼吸困難,有生命危險,要求馬寶生趕緊救治,馬寶生不予理睬。下午一時二十分,楊海玲呼吸越來越弱。馬寶生見事不妙,一方面立即嚴密封鎖消息,不讓任何人靠近,同時把楊海玲拉到密山市人民醫院。馬寶生與醫生串通好後,說楊海玲是心臟衰竭死亡,便將她推進了太平間的冷藏櫃中。

晚上十點,楊海玲的家人來到密山市醫院,有一個警察把家屬帶到停屍間就出去了。夜半,海玲的家人覺得親人死的蹊蹺,準備查看海玲的身體後拍照。家人掀開楊海玲的衣服時,發現楊海玲左腋下有體溫,另一個家人也發現右腋窩處也有體溫,她們又去摸楊海玲的胸口,發現同樣有體溫。經過反覆確認楊海玲身體三處都有體溫,而且是正常人的體溫。

此時楊海玲的家人精神承受已到了極限,她們看到海玲還有一線生還的希望,就到處找看守所的警察,可一個人都找不到。家人氣得發昏。凌晨,楊海玲的體溫漸漸沒有了,家人就這樣無望無助的眼看著楊海玲去了,年僅三十四歲。

楊海玲是被送到了醫院,可是醫生搶救了嗎?為了推卸責任先找藉口,然後再把人關到冷藏櫃中。惡警草菅人命,連醫生也幫著作惡。

「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來是在解剖活人啊!」

還有一位三十四歲就被當成死人處理的法輪功學員,她叫楊麗榮,家住在河北省保定市定州市北門街。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她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還被罰過款。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晚,警察到她家中搜查,因沒搜到甚麼,就灰溜溜的走了。作為計量局司機的丈夫怕丟掉工作,承受不住壓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楊麗榮喉部,楊麗榮弱小的身體沒了力氣。隨後她丈夫立即報案,惡警趕來現場,將體溫尚存的楊麗榮解剖驗屍,弄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內臟時還冒著熱氣,鮮血嘩嘩地流。定州市公安局一人說:「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來是在解剖活人啊!」楊麗榮的兒子當年僅十歲。楊麗榮被解剖時正是臘月二十八,該過年了。

楊麗榮
楊麗榮

不要說人,就包括動物,死亡後,血液會很快凝固的。可是解剖楊麗榮時,內臟冒著熱氣,血嘩嘩地流。法醫解剖時,怎麼那麼著急?為甚麼要摘走她的器官?

「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一陣抽搐」

被活體解剖的何止一人!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位曾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現場擔任警衛的武警,向海外披露,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在瀋陽軍區總醫院十五樓的一間手術室內,兩個軍醫對一位完全清醒的女性法輪功學員,在沒有使用任何麻藥的情況下,摘取了她的心臟、腎臟等器官。他這樣述說:「……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一陣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啊…… 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他說,這個女性法輪功學員是一個中學的老師,才三十多歲,有一個十二歲的孩子……

據海外多方面的調查,目前公認的事實是,中共已經摘取了數萬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用於器官移植。而這些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大多都是在秘密的環境下進行的。也就是說,有數萬法輪功學員被當作死人處理掉了。

這方面的報導極其少見。因為對於法輪功學員,一旦被確定要摘取他的器官,就把他從監牢中提了出來。牢中的人以為他被轉監了,實際他已經被摘取了器官死掉了。就包括同牢中的難友,不知甚麼時候也會遭到同樣的待遇;而對於摘取器官的醫生,他們本身就是殺人犯,怎麼會把自己殺人的罪行曝光出去?一個曾經摘取過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生的妻子,在海外公開揭露這件事時提到,她的丈夫曾親自活體摘取過兩千多個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

她被澆上汽油活活燒死

還有,中共惡徒在將法輪功學員毒打致昏死後,為了推卸責任,不惜直接用燒活人的方式而直接將昏迷中的法輪功學員點燃。

湖北省麻城白果鎮農婦王華君,二零零一年四月,被當地政法書記徐世前打昏後,拖到金橋廣場,公安澆上汽油將她活活燒死,反誣她「自焚」,對外宣傳成「煉法輪功走火入魔後自焚」。然而有目擊者發現,火剛燃起時,地上的王華君是躺著的,後被火驚起,身子動了一下,想掙扎著起來,在場的公安們驚恐萬分,怕她叫喊出真相,但那時的王華君因受酷刑折磨,已奄奄一息,再無力氣起身。王華君遺體顯示,耳朵缺一隻,喉管處有兩處刀傷造成的深洞。顯然惡徒們是在焚屍銷毀罪證。王華君離世時年僅三十歲。

王華君
王華君

從將活人冷凍、到將活著的人火化掉,再到活體摘取他們的器官,再到把活著的人澆上汽油活活燒死,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虐殺多麼滅絕人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