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共虐殺好人的手段看其群體滅絕的罪惡(下)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六日】(接上文

十二、剝奪生存資源困人致死

王光起,男,五十多歲,山東省蒙陰縣桃墟鎮九泉峪村人。他過去是個生活不能自理的殘疾人,與癱瘓的大哥相依為命,他得法煉功後身體有了很大好轉。二零零二年,王光起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被綁架,後由鎮派出所副所長李長祥、鎮六一零頭目石運端、本村書記方國明將其押回鎮派出所,他們想把他活埋在蒙山上,可能怕走漏風聲,將他轉到鎮上關押七天放回家。惡徒石運端、王兆洋、李向岩、方國明把他家僅有的財產:鍋、碗、瓢、盆、壺、刀全砸碎了,二斤煎餅撕的粉碎撒在山坡上。

王光起的家當
王光起的家當

石運端、方國明指揮人把他們的房門、窗戶用石頭堵起來,方國明還派人輪流看守著不讓王光起出來,甚至於不讓人給他送飯、送水。這時王光起已被折磨得不能站立了。方國明天天在村裏的大喇叭上喊:誰給王光起送吃送喝就處理誰,把他餓死在屋子裏。後來也不知是哪個好心的鄉親偷偷給他放上幾個煎餅和水,才使他度過了這二十幾天的難關。

方國明還把王光起的口糧田、菜園都沒收了,將價值一萬五千元的栗子園沒收拍賣了。王光起走投無路,只好撐著殘疾的身體到處要飯來保住他大哥的命,其間他得到了親朋好友的一些幫助。後來,王光起依然未有一寸土地。

在處理這些事的同時,因不修煉的二哥揭露了中共黨徒的邪惡暴行,鎮六一零的李振國、王兆洋就對他拳打腳踢,兩人又抓著他的膀子,兩手猛勁掐著他的脖子,使他窒息了很長時間,造成身心極大痛苦,最後還罰了他二千元錢。

在中共長期的高壓迫害中,王光起連基本生活都無法保障,在貧困交加與恐怖驚嚇中,他的哥哥王光發於二零一一年過世。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王光起含冤離世。

十三、連續勞教摧殘致死

錢法君
錢法君

錢法君,男,未婚,山東莒南縣臨港區壯崗鎮東演馬村民,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錢法君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遭到演馬鄉派出所惡警徐恆年、韓金城、馬宗濤、盧修田等人的殘酷折磨:猛撞牆、雙手銬、用各種刑具毒打、電棍電擊、搧嘴巴、打耳光、雪天迎著風凍,把錢法君折磨得傷痕累累,胳膊、腿、腳全部紫紅色虛腫,右小腿肌肉壞死。

從此,他常常遭到當地惡徒的惡意追蹤和暗中回訪,先後三次被非法勞教,遭到獄警李公明、岳林鎮、楊澎等及猶大王雲波、徐法月、閆化勇的摧殘,經受了拳打腳踢、上「十字架」、「強制熬夜」、「吊銬」、「蹲禁閉室」、「送嚴管班」、「強制做奴工」、「罰面壁」、「用警棍電」、「大針刺腿」等酷刑摧殘。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正在家中忙於秋收的錢法君又被伺機回訪的惡徒綁架到臨沂市洗腦班,遭到臨沂洗腦班頭目蘇偉等的野蠻灌毒食,後被惡徒馬宗濤、壯崗鄉惡警彭學忠、李洪森第三次關進在山東第二男子勞教所。在獄警王新江、羅光榮等的密謀下,錢法君遭到獄醫張某某(警號:3731063)等長期野蠻灌食摧殘,奄奄一息,惡徒在醫院實施「搶救」,從其右腳處輸注了不明藥物後,將其暫時放回家後藥物發作,導致他右腳部位深度潰爛流膿,後來發展到四肢不靈,吃喝拉撒全靠護理,連起床的能力都沒有。身體每況愈下,於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晚九點含冤去世,時年47歲。

十四、盜摘器官滅跡

郝潤娟,女,河北張家口人氏,家住廣州白雲區。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於2000年在廣州白雲看守所關押,22天後家屬被通知去認屍。當家人來到遺體前時,看到的遺體已面目皆非,內臟全掏空,皮膚被剝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屍骨、肉,還帶有鮮紅的血跡。看著這慘不忍睹的遺體,郝潤娟家屬看過遺體兩次都無法確定那就是郝潤娟,最後家屬只好把郝潤娟2歲的兒子帶來驗血,才最後證實那面目皆非的遺體確實是郝潤娟。

賀秀玲,山東煙台市芝罘區法輪功學員,五十二歲。二零零三年八月被綁架到煙台南郊看守所非法關押。二零零四年「三八」節,賀秀玲被以「腦膜炎」的名義送到煙台市毓璜頂醫院治療,十一日,芝罘區610李文光通知賀秀玲的丈夫徐承本說她已「病故」。

賀秀玲
賀秀玲

徐承本懷疑妻子是被活摘器官致死。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九日,他上網發文,提出強烈質疑,並敦請國際人權組織到煙台,對賀的遺體從新屍檢,查明死因。文章面世的第二天,四月二十日,徐承本和賀的妹妹(法輪功學員)被警方綁架。六月二十日,賀的遺體被強行火化。徐承本被劫持進洗腦班迫害,在招遠洗腦班,原本體重一百七十斤,被迫害數月後僅一百零幾斤,像一副骷髏架子,意識模糊,頭腦不清醒,不僅放棄了信仰,也放棄了追究妻子的死因。兩年後的二零零八年初,徐承本突然死亡。皮膚潰爛,鑑定結果為中毒身亡。親友懷疑,徐承本是遭610為封口而施用藥物迫害,慢性中毒身亡。

專家分析:賀秀玲被以「腦膜炎」入院,實際是作為腎臟的活供體被摘除腎臟,而且,從眼部異常來看,也有可能同時被摘除了眼部器官。腎臟被摘後,賀秀玲沒有立即死亡,而是在奄奄一息中痛苦煎熬,610等待她衰竭而死,並施用使其無法說話的藥物,臨死前與其親屬見一面,給親屬一個「交代」,然後待其心臟停跳,即向親屬通知死訊,迅速火化,如此,活摘器官的罪惡就被「腦膜炎」病死的假相成功掩蓋。

十五、槍擊致傷殘死

劉成軍
劉成軍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二日左右。參與長春電視插播的法輪功學員劉成軍,遭到中共長春當局通緝。當警察得知劉成軍的藏身之處後,惡警將他所藏身的窩棚包圍,並縱火將窩棚點燃。劉成軍的手被燒傷,不得不從窩棚後面鑽出。惡警大叫:「開槍,朝頭上打,打死了不要緊!」劉成軍腿部中彈,一條腿當時被打斷,惡警立即給其砸上了腳鐐,戴上了手銬。可是在押送他的過程中,車卻翻車了。劉成軍在那樣的情況下根本無力襲擊惡警,何況他前後還各有兩個警察。可是長春市的喉舌報紙卻造謠說,是劉成軍襲警才導致車翻。劉成軍後來被非法判刑達十九年,並於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死。

劉德俊
劉德俊

劉德俊,51歲,遼寧省盤錦市遼河油田興隆台採油廠招待所退休職工。因不放棄信仰,堅修法輪功,多次遭惡警綁架。2001年5月30日,早4點多,劉德俊在自家樓門前空地打坐煉功,被惡人舉報,遼河油田公安局王友山帶數名警察,將劉綁架,並抄家,隨後將劉德俊關押到盤錦市勞動教養院勞教迫害。 2003年5月25日劉德俊遭惡警槍擊致傷,仍被非法綁架,非法關押在盤錦市看守所,在看守所裏遭受了野蠻灌食,定位、酷刑等折磨。僅關押了四十七天,7月11日被迫害致死。在劉德俊的家人不同意的情況下,警方強行將劉德俊的遺體火化。劉死後,沒有得到任何經濟補償。沒有工作的妻子和五歲的兒子及一歲半的女兒。由於沒有經濟來源,生活無法維持。她只好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暫居在娘家,與年邁的父母相依為命。

十六、設局謀害

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副市長汪亞軒,五十多歲,是法輪大法學員,大法給了這位市長愛民如子的為官標準:「真、善、忍」,一心向善為老百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中共江澤民一意孤行的決定迫害法輪功,召開高層官員會議秘密傳達指令,赤峰市就派修煉法輪大法的市長汪亞軒去參加。汪亞軒沒有明哲保身、沒有中共的詭詐權謀的變色臉譜,就坦言大法的美好,講述修煉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汪亞軒的坦言陳詞沒有使中共當權者改變,相反卻認為這樣的市長是他們的絆腳石。之後,中共代表以談話、做工作為名又找汪亞軒談此事,要求以共產黨的「黨性原則」為重,都被一心說真話的汪亞軒給回絕了。

當江澤民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大法時,一九九九年約八、九月的一個公休日這位副市長突然死亡,時年五十三歲。中共聲稱:汪亞軒到紅山上游玩,不慎跌落山下身亡。整個報案、接案、勘察過程都是中共操控的,家屬根本沒有質疑的權利。汪亞軒修煉法輪功,強身健體,有五套功法,每天又諸事繁多,怎麼忽然爬起紅山了?她又為何在黑夜去爬這立陡石山呢?汪亞軒遺體沒有從山上摔落到山下的任何特徵,衣兜裏的手機還在那裏,既沒摔丟,也沒摔壞;紅山的紅石部份是普通人不容易爬上去的,是立陡石山,不借助登山工具或有登山技能的是很難上得去的,而且紅山底下是掏空的,有中共的秘密軍事設施,赤峰公安的秘密刑訊設施,更無法靠近。紅山下邊的山體,峭陡一些的坡體,八、九月份時值夏末秋初,如果從這裏滾落到山下,那麼在中途就有蒿草、灌木、石塊擋住,也根本滾不到山下;而緩坡的山體,便是不慎跌倒再爬起也不難,根本滾不到山下,更不存在摔死的可能。只有一個可能,汪亞軒是被中共設局謀害的。

十七、誣判重刑 伺機虐殺

遼寧海城西柳鎮東柳村孟勇,被冤判十年刑期,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出獄時人只有一口氣,二零一二年端午節期間又遭綁架迫害,於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被迫害致死,終年五十八歲。就在孟勇去世的第二天,海城檢察院還打電話騷擾,欲加陷害,氣得孟勇妻子大哭。

呂震
呂震

呂震,男,漢族,七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出生,山東蒙陰縣蒙陰鎮西儒來村人,重慶大學國際金融專業學生,品學兼優。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後,呂震與重慶大學的學員們毅然去北京維護大法。多次遭到重慶大學、蒙陰縣當地惡徒們的追捕迫害,零四年三月,呂震在蒙陰鎮趙峪村再次被惡徒們非法綁架,關進蒙陰看守所、臨沂市洗腦班。零四年十二月蒙陰縣「六一零」、蒙陰縣法院將其誣判十一年,投進山東省監獄。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呂震在山東監獄被惡徒們酷刑摧殘致死,年僅三十三歲。

遼寧東港的法輪功學員朱長明,畢業於遼寧大學物理系,零二年六月,東港市公、檢、法、六一零與丹東市委、市政府、政法委、六一零合謀把朱長明與妻子劉梅雙雙誣判十三年重刑,十年來遭瀋陽第一監獄方面的各種折磨。在最近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裏,惡警都以「朱長明不轉化,現被關‘禁閉’,不許接見」為由將家人拒之門外。朱長明父親去世,當局都不准朱長明回家送終;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他岳母去世的消息也不給轉告。內部透露:朱長明現在處於命危狀態。同時被非法判刑七年、同被關押在這座監獄的東港市法輪功學員李新良因為不「轉化」,不順從惡人,被關禁閉、上「抻床」、暴力摧殘的多次昏死,得了嚴重的「空洞性肺結核」。於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

十八、精神滅殺

一個修煉人最看重的是甚麼?就是自己堅守的神聖信仰和不可剝奪的精神意志。但邪惡的中共不但虐殺法輪功學員的肉體,還要滅殺他們的精神意志,我們知道,凡被非法劫持囚禁在中共各地派出所、拘留所、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集中營等地的法輪功學員,一旦被中共欺騙妥協後,就要被迫寫誣陷大法的言詞,如日結、周結、月結、年結、三書等,或者做對自己最敬重的師父的一些不敬之事,或者出賣他人等,這可是修煉人最不願最不能幹的事,這無異於將修煉人的精神意志滅殺。許多曾經做過此等可恥之事的人,清醒後對自己的污點痛悔萬分,其實,何止是污點?如果不洗心革面,儘快補償,很可能因此被邪惡毀掉。

十九、強制失蹤 生死不卜

二零零四年新年前後,程鳳祥等河北邢台、沙河兩地的法輪功學員,成功利用無線電視播放法輪功真相,播放的影片分別是《偽火》、《全球公審江澤民》、《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一整張七十五分鐘真相光碟,使許多世人有緣看到法輪功真相。零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正月初七)晚,程鳳祥遭到邯鄲永年縣國保大隊惡警陳聚山和邯鄲市「六一零」(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政法委等惡警的非法劫持,囚於永年刑警一中隊的地下室,惡警楊慶社、劉伯英、王愛林、徐兆良對程鳳祥施以「木棒毒打」、「竹籤插指」、「 坐鐵椅子」、「吊銬」、「 開水澆頭」、「灌迷魂藥」等多種酷刑。

酷刑演示:竹籤扎手指
酷刑演示:竹籤扎手指

程鳳祥被多次折磨得死去活來,身體致殘。程鳳祥內衣口袋裝有一千元現金被公安局長王保世強行掏走,在眾目睽睽之下,裝進自己的腰包,暴徒還狂叫:「我就是公安局局長王保世,對你們煉法輪功的不用講任何法律,你願去哪告去哪告。」 零五年下半年,程鳳祥和參與插播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張彩霞,在當地法輪功學員的營救下,相繼擺脫惡警的監控,這讓中共惱羞成怒。當地公安在邪黨中央、省廳的高壓下,瘋狂報復,永年縣法輪功學員蓋新忠因為收留逃亡出來的程鳳祥,在家中和老伴兒一起遭綁架,被折磨致精神崩潰,後被中共暴徒灌食致死;張彩霞在邯鄲被非法抓捕,遭非法判刑八年,而程鳳祥自此卻被中共神秘「強制失蹤」,截至二零一三年五月,八年多的時間已經過去了,程鳳祥依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二十、媒體放毒,甚於殺人

現實生活中,媒體輿論的力量是相當大的,因為它直接影響著人們所處的社會環境。人們往往是通過媒體傳播獲得事實資訊,而後做出判斷來應對生活工作,先入為主的新聞可能就佔據了一個人的主導思想,正確可信的新聞資訊會引導人們做出良性選擇,否則,貽害無窮。

中共迫害法輪功初期,全國媒體完全充當了中共暴力宣傳工具,數千家媒體每天播報刊發中共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1400例」、「京城傅怡彬殺人案」、「浙江乞丐投毒案」等誣陷新聞,栽贓陷害法輪功,將法輪功「妖魔化」藉以迷惑民眾,挑起民眾仇恨心理。

要知道,中共此次無恥謊言造成的危害要比歷次運動的惡果都大,因為「獲罪於天,無所禱也」。以前的政治運動只不過是人對人的迫害,而此次大迫害是狂妄的中共針對佛法天理的誣陷造謠中傷,以及由此對信仰宇宙「真善忍」真理的大法弟子進行的群體虐殺,那麼,這種極度傷天害理的罪惡,必然會引起上天的震怒和天懲。人們注意到,中共的惡行,至少造成了三個方面的社會惡果:

一個是許多煉功好病的人,在謊言輿論高壓下,被迫放棄修煉,造成舊病復發而離世;其次是那些聽信中共謊言而積極參與迫害的各級官員、政法委、六一零及公檢法司人員,因惡行遭報失去生命;再一個就是一直陷在中共謊言中的廣大民眾,帶著仇恨和鄙夷敵視心理對待大法和學員,如果不是大法弟子講真相喚醒他們,他們很可能會因敵視大法被天道淘汰而去。萬幸的是,經過大法弟子不懈的講真相,很多人都覺醒得救了。

二十一、海外暗害 重重殺機

中共還將法西斯暴行和國家恐怖主義輸出異國他鄉,流毒海外,對法輪功創始人捏造罪名、全球通緝,並動用恐怖主義手段,派出黑社會和特別行動小組,多次陰謀暗害。

繼中共製造的「南非槍擊案」後,又在海外製造了「亞特蘭大暴力行兇事件」: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中午,法輪功學員李淵博士,在美國亞特蘭大寧靜的家中,遭中共流氓特務闖門與暴打襲擊;持槍歹徒撬開李淵家中的文件櫃,搶走電腦,但未拿走貴重物品。歹徒當時用被子把李淵蒙起來,直到他快要窒息時才鬆開,並打他的太陽穴兩側,然後把他全身綁起來,用膠帶粘住他的嘴和眼睛,直到他完全不能動,不能喊,也看不見。其中一歹徒用中文普通話問李淵:「你的保險櫃在哪裏?」歹徒樓上樓下翻了大約半小時,兩部手提電腦被搶走,文件櫃被撬開,但沒有拿貴重物品。鄰居報警後,李淵被用救護車送到醫院,臉上縫了15針。

不僅如此,中共通過駐外使領館、雇佣流氓、打手,恐嚇、毆打、噴水、紮輪胎等卑鄙手段,暴力干擾海外學員正常的煉功、洪法、講真相、遊行、集會活動,並收買歐衛,極力干擾新唐人電視正常播出,暴力騷擾香港等地的退黨中心、真相展點,製造恐怖事件,企圖阻止神韻在世界各地的演出。每次事件發生後,親共媒體《世界日報》、《星島日報》、《紐約明報》、《僑報》等中共操控的報紙幫聲,歪曲報導,誤導民眾。

但中共施展在自由國度的諸多劣跡及法西斯行徑,只能自曝其醜貽笑於國際。而那些無知的暴徒下場都是可悲的,有的當場被警察抓捕押往警署受到司法審判或被驅逐出境,有的遭到惡報極其痛苦的死去。

二十二、策劃「集體自殺」

1999年5月中共鎮壓法輪功還在醞釀階段的時候,元凶江澤民、羅幹就曾策劃過一次「特別行動」。首先由中央辦公廳發出文件,稱上萬法輪功學員將在香山集體自殺,並將此消息通過海外媒體傳出,然後通過片警、便衣、特務向法輪功學員散布去香山集體活動的消息。同時在香山調集部隊,潛伏荷槍實彈的武警,布下陷阱,策劃將法輪功學員誘騙至香山後製造「集體自殺」或「集體自殺未遂」的現場,以此為藉口扣上邪教的帽子,掀起更大範圍的誣陷與鎮壓。但是偏偏沒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前去香山,片警、便衣等向法輪功民眾傳達的「集會日期」從5月1日到9月9日改了三次,最後此事只好不了了之。 但元凶江澤民、羅幹等人不甘罷休,一計不成,又生一計,終於導演了世紀謊言:天安門自焚偽案。為了殺人滅口,中共惡徒當場打死了劉春玲,後將其女兒暗害,其餘被騙參與自焚者下場淒慘,有的被滅口,有的被失蹤,有的失去了自由。

二十三、策劃以反恐的名義迫害

《九評》一書中披露了中共一個大陰謀:美國發生了911 恐怖襲擊事件,反恐成為世界的潮流。中共又一次耍起假抗日的流氓詭計。中共利用反恐作藉口,把很多宗教信仰、異議人士、地域、民族糾紛等團體歸為恐怖主義,從而在國際大氣候的掩蓋下,大肆暴力鎮壓。2004 年9 月27 日新華社轉述《新京報》消息,指北京有可能成立全國各省市中第一個反恐局。海外某些親共媒體更是以《‘610 辦公室’加入反恐》為標題渲染報導(610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聲稱反恐局將重點打擊包括法輪功在內的恐怖組織等。中共把手無寸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和平上訪的群眾定義為恐怖分子,乘機動用武裝到牙齒的「特種反恐部隊」去快速鎮壓這些中國的善良民眾,並且以「反恐」的名義逃避外界的譴責和注意,給國際社會的「反恐」行動蒙上了巨大的恥辱。

解體中共,天時已到

中共流氓奪權建政後,暴虐不斷,荼毒生靈,以政治運動開道,實施階級滅絕,總計害死餓死了八千萬中華同胞,是二次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其累累血債,導致其改良乏術,只好以經濟腐敗籠絡黨徒,苟延殘喘。

1999年7月,中共這個殺人如麻的惡魔,突然向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發難,巨難中,一億多善良民眾的正信被無理鎮壓,幾百萬法輪功學員被奪去了寶貴生命,最慘烈的是,中共對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強行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而後焚屍滅跡,製造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迫害真相揭露出來之後,國際社會對中共紛紛給予陣陣聲討和嚴厲譴責,但中共當局一再推脫漂白抵賴,並且極力封鎖掩蓋真相。

但茫茫宇宙,天理昭昭,大法威嚴,豈容紅妖一再害人發飆?蒼天有眼,早就斬銷了紅魔元氣,判定了中共死刑歸宿:2002年6月,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風景區發現了一塊歷史久遠的「藏字石」,巨石斷面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字體古樸清晰,而且「亡」 字特別大。2003年中國科學院著名地質學家等15人組成的考察團,前來實地考察後一致認為:該「藏字石」距今2.7 億年,其字為天然形成,非人工雕鑿,「藏字石」即「亡共石」。

與此同時,無數中華兒女在《九評》和真相的感召下,漸漸覺醒,紛紛加入全球三退大潮,截至今年6月底,已有1億4千萬中華勇士退出了中共黨團隊組織,走向了新生。

而此時的中共四面楚歌,風聲鶴唳,由於無度打擊善良,導致舉國道德淪喪,法制潰退,官場腐敗亂象叢生,貪官、淫官、黑官、裸官紛呈;泡沫經濟覆蓋著各個領域呈崩潰之勢;全國各地的群體抗暴事件此起彼伏,加上由於中共極端獨裁暴政造成的天災人禍不斷,使得中共如同坐在火山口上,其邪惡政權隨時坍塌垮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