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勇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題記: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也最荒謬的一頁,又以江澤民發動的對「真善忍」的鎮壓最為邪惡。這場運動給中共的棺材釘上了最後一顆釘子。反思這段歷史,是為了讓這樣的悲劇永不再發生。同時我們每一個人也能由此省思自己的內心世界,是否很多本不該發生的悲劇卻因為我們的懦弱和妥協而得以成全。──《九評共產黨》

說起「勇」,往往讓人首先想到的是喝斷當陽橋的張飛,血洒小商河的楊再興,挑滑車的高寵,「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的飛將軍李廣,「負荊請罪」的廉頗,以少勝多的樂毅,令匈奴聞風喪膽的衛青,掃平倭寇的戚繼光,屢建奇功的郭子儀,勇冠三軍的岳飛,封狼居胥的霍去病,百戰百勝的項羽。

中華五千年歷史,赫赫有名的勇士燦若群星,他們或征戰疆場建功立業;或不為名利所誘「留取丹心照汗青」;或敢說真話留下「史官精神」、敢於忠言直諫的「諫官精神」等等。他們留下的故事常令華夏兒女振奮、自豪、自勉。

《論語》有言:「勇者無懼」。勇氣往往以弱勝強。東越的庸嶺蛇精為患,每年要吃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子,否則就為害百姓,已經九年了。那裏的百姓只好背井離鄉,幾乎再也找不到窮苦人家的女孩子餵養大蛇了。年僅十幾歲的李寄,用蜂蜜伴的糍粑引大蛇出洞,將大蛇斬殺。李寄看到蛇洞裏九具女孩的屍骸,說了一句令人深省的話:「汝曹怯弱,為蛇所食,甚可哀愍」。「怯弱」令人致死都不敢面對邪惡,而勇氣讓同樣是十幾歲的女孩李寄一舉斬殺頭像圓頂糧囤、眼睛像兩尺寬的銅鏡子的巨蛇。

晉惠帝元康元年,襄陽太守荀崧的部下作亂,兵困襄陽城。城中百姓與官兵共同御敵,但是城中的糧草越來越少,荀崧想派人突圍向平南將軍石覽求援,但是一連兩日無人領命。荀崧的女兒、十三歲的荀灌娘聽說這件事,願意突圍送信。一個十三歲的女孩的果敢激發了全城將士的勇氣,紛紛願意跟荀灌突圍送求援信。勇敢機敏的荀灌娘最終完成使命、解救襄陽百姓於兵禍之中。

「緹縈救父」、「花木蘭替父從軍」、「楊門女將」,中國歷史上的奇女子以「巾幗不讓鬚眉」之勇彪炳青史。

東漢許慎說:「勇,氣也」。孔子認為:「仁者必有勇」。 老子給勇定義為:「慈故能勇,儉故能廣」。「知死不辟,勇也」、「勇,文之帥也」、「忠勇」、「神勇」、「義勇」。歷史上「勇」不斷被釋義被記載被傳頌,傳統文化教人尚勇由來已久。

自中共奪權以來,它極其懼怕勇,懼怕勇者的無懼,為了讓人們內心顫抖著屈服於它,它利用一次又一次政治運動不斷殺人。據不完全統計,迄今為止,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造成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無數家庭被毀,其禍之烈空前絕後。它一邊殺人,一邊破壞中華傳統文化樹立黨文化體系,利用媒體、教育系統將黨文化的毒素強行灌輸給全體中國人。

中共對全體中國民眾洗腦,製造、灌輸黨文化、破壞傳統文化價值觀的運動當屬「文化大革命」,「早請示、晚彙報」、背誦毛語錄,不背毛語錄就不能上學、工作,甚至購物。撒謊、出賣別人、借害人和殺人表現黨性,在那個時期蔚然成風,正統的是非、善惡、對錯判斷標準被徹底顛覆,勇於說真話的人被打倒批臭甚至折磨致死。一切以黨、黨魁為中心,所有的自由思想被黨文化替代,黨將幾乎所有中國人都蛻變成黨奴,只要黨隨意指出一個群體是「階級敵人」,人們不問青紅皂白立即群起而攻之,「地主」、「富農」、「資本家」、「右派」、「黑五類」等等,當年被黨魁划進這個範圍,就是消滅的對像。時至今日,中共對法輪功肆意造謠污衊抹黑、以及實施群體性滅絕的暴行,正是這種狀態的延續。

在長達近十六年的對法輪功及學員的迫害中,億萬法輪功學員面對磨難再一次表現出勇者不懼。面對謊言污衊,面對非法關押酷刑毆打,面對生死選擇,法輪功學員沒有暴力,沒有抱怨,更沒有畏縮害怕,完全以和平理性對待,以大忍之心對待不公的遭遇;以純善的慈悲勸善救人;以至真至誠喚醒世人良知勇氣。為此許多法輪功學員付出的是他們寶貴的生命和自由。

法輪功學員的「勇」是智慧、祥和、理性、寬容、慈悲的,這浩浩正氣、蕩蕩勇氣貫徹天地寰宇,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講真相救人不但將「勇」的境界提升至無私無我;而且法輪功學員在續寫「勇」的史冊的同時,也告訴世人,中共幾千萬軍隊、擁有政權也只不過是貌似強大,其實只不過如李寄斬殺的頭象圓頂糧囤、眼睛像兩尺寬的銅鏡子的巨蛇一樣,外強中乾而已。中共生存在人性中的「懦弱和妥協」之中,對於法輪功學員表現出的罕有之勇氣,它只有惶惶不可終日地用外在的殘暴、更殘暴不斷掩飾內心的驚恐、表現著末日來臨的瘋狂。在強大的天意之下,在浩然正氣勇氣面前,中共必亡。此時三退(退黨、團、隊)是在「天滅中共」之前,是世人免除隨邪黨一起遭殃的唯一辦法;也是每個中國人去除黨性、找回勇氣的良心救贖之路;也是解體邪黨及黨文化的民族救贖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