輻射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輻射是肉眼看不見的射線。少年時代因看過日本連續劇《血疑》,從而知道了輻射對身體的危害。若干年後,我突然發現了另一種輻射,它比《血疑》中的鈷60不知可怕多少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那天下午快三點時,非法侵入我家兩天一宿的警察坐在了電視機前,叫我跟他們一起看電視。三點整,電視裏出現了一個個恐怖的死亡畫面,中共喉舌把十個死亡案例栽贓給法輪功。我立刻指出法輪功嚴禁殺生,更不許自殺,這些人不是法輪功學員。警察相信我說的,因為在這兩天一宿中,我不斷地給他們講法輪功是甚麼。當我把師父的經文與中共斷章取義篡改後登出來的一對比,警察們都不作聲,片警還勸我:姐,胳膊擰不過大腿。

以前我一直把中共當「娘」,別人說它是狼時,我統統加以排斥。當我終於看清那個「娘」真的是狼時,腦中一片茫然。從那天起,我開始注意中共的喉舌了,發現在法輪功問題上全是造謠誣蔑、誤導民眾。為了人們不受矇蔽,我毅然地走上了離我家四站地的天安門廣場,喊出了自己的心聲──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隨即遭武警毆打、抓捕。

被非法關押期間,中共導演的「天安門自焚」發生了(看守所裏有電視)。儘管中共演的很「認真」,但劉思影說的話、陳果身上纏滿的紗布、眾多的滅火器等疑點被我一一指出,人們恍然大悟:哦,是假自焚哪。當看守所叫人人表態時,我感到了謊言的淫威。

獲得自由後我發現了社會的異常,一提法輪功,很多人會面露驚恐,我知道中共的謊言通過「天安門自焚」偽案發酵了。謊言就像鈷60,是邪惡的能量,沒有防護意識的中國人是最大的受害群體,因為人們就是在中共的謊言下長大的。

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無數事例已經證明,相信「法輪大法好」的人無論遇到甚麼凶險,都會化險為夷。前幾年我大姨說她只能活八十七歲,是不同時期、不同人給算的,算的一模一樣。但大姨已過了八十七歲,仍健康的活著;我婆婆第二次腦出血,誰都以為她活不過來了,結果她活過來了,正在學走路呢;我妹夫得了吐血的病,咳嗽、發燒、吃不了東西,還有糖尿病,自己覺得就要死了,結果一檢查是肺結核,不是他感覺的肺癌,現在積極配合治療,病情急速的好轉。他們之所以有好結果,皆因相信「法輪大法好」。

法輪功真相能驅除中共的謊言,能使受謊言輻射的民眾生命得救,能使遠離中共的人們幸福平安。願好人都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