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爛腿」康復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一九九九年我的腿嚴重靜脈曲張,已經糜爛三年了。丈夫當過醫生,一直給我換藥。我也吃了好多藥,但腿部糜爛仍不見好轉。醫生說這在醫學上俗稱「老爛腿」,沒有能醫治的藥,最後只能截肢。

截肢,我真不敢想。要是真的截肢了,以後遇上多好的兒媳婦,侍候一個月也會煩了,當時已有輕生的念頭。我把這些話告訴了女兒,說我想一了百了。女兒勸道:「我才十八歲,弟弟還在上高中,你讓我們怎麼辦?你捨得丟下我們嗎?」我想也真是難以捨下一雙兒女,不過這腿怎麼辦?

就在我絕望的時候,我驚喜地發現,同在病痛中的丈夫一天比一天精神,因為丈夫這段時間在修煉法輪功,我眼睛一亮,我也要修煉法輪功。就這樣當天丈夫就帶我去參加當地的學法小組。我修煉了二十幾天,爛了三年之久的腿便奇蹟般的好了,整個人也精神了。

但就在這時,公安開始在煉功點上登記名字,疏散晨煉的法輪功學員。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電視、報紙上開始大肆宣傳污衊大法師父和法輪功的謊言。我雖然知道法輪功是佛法,師父是清白的,但因為膽小怕事,又加上覺得煉功要吃苦,自己的腿現在反正已經好了,所以我就順水推舟乾脆不煉了。

我是做小生意的,天天得站著,這樣沒過多長時間,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我就到醫院去看,開始吃點西藥,不管用,就改喝中藥,也不見好轉。後來聽說,大城市裏有醫院有新出的醫這種病的藥,因這藥很貴,就開了五針的藥。但是萬萬沒想到打了五針後,我的腿比以前爛的更厲害了,白骨頭都能看見了。再後來又用了民間的土法子,不僅不管用,還疼的我哇哇直哭。

就在我痛不欲生的時候,我想,我都病成這樣了,這活著還有啥意思,共產黨打壓,不讓煉,我掉了頭也要煉法輪功。於是第二天早上,我就開始在家煉功。在這期間,派出所派一人看我。

我修煉了一個月病又痊癒了,我講了煉功祛病的奇蹟,聽的派出所的警察吐舌頭,感歎道:「這麼好的功法!」因從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他一直跟著我和丈夫,怕我們進京上訪,所以我的情況他是知道的。

還有一件令人驚奇的事,我的大腿根長了一個雞蛋大的疙瘩,因為我現在修煉這麼好的功法。我也就沒管它。記得一天晚上,我在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煉著煉著,感覺大腿根濕漉漉的,我也沒心動。煉完後,我一看,驚得我說不出話來,那個疙瘩連皮帶膿,在我煉功時被擠了出來,只剩下那個空洞,空洞也被擠壓得合上了。過了三、四天長成一個乾疤,後來乾疤掉了,一切都好了。

聽妹妹說,和我得一樣病的人,都因最後癌變死了。我慶幸自己再次走進了大法修煉,我無限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自從修煉後,我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們是做生意的,有的顧客說的話很難聽,但因為我是修煉人,我都沒有和他們發生任何爭執,總是和顏悅色的面對顧客。記得有一次,一個顧客給了一百元錢,因是新錢,我一搓發現多了一張,我馬上還給了顧客,她說你們做生意的講信譽,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不佔便宜。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