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法輪大法的超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五十九歲,初中文化,是一名鄉村醫生。

那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四十六歲的丈夫患了肝硬化,到外地醫院檢查、治療兩個多月,花光了全家的積蓄。借貸無門,醫院不收,只好在家等死。當時法輪大法以祛病健身效率高,提升道德快的神奇功效傳入我村,村裏已有十多人修煉法輪功了。

那時,我和丈夫本著治病的目地參加了修煉。可他肝腹水,全身腫脹,痛的根本煉不了功。《轉法輪》只看了一半,他堅持不了,於是不學了,一個月後病魔奪去了丈夫的生命。

家裏的頂樑柱塌了,主心骨沒了,看著兩個上學的孩子,我心力交瘁。丈夫走後,家裏的重擔落在我一人身上:四口人五畝責任田要種好(那時每年還得上交村裏各種提成近千元);還有醫療點要守住:還背負著丈夫治病的欠款近兩萬元……我無心思、也沒時間學法煉功了。當時剛得法不久,根本沒悟到這是舊勢力利用我丈夫的去世來干擾、拖我放棄修煉。

在這關鍵時刻,也就是在丈夫去世的第六天,他的靈魂附在了他妹妹身上,開始說他如何捨不得家中老小,可得了要命的病。還說:有的人當初說的好聽答應借錢給我看病可後來又不借了。某某為甚麼我病了幾個月也沒來看我一眼?(說的都是真實的事,答應借錢又不借的是他的親小佬,沒來看他的是他三弟)接著喊著我的名字(婆妹稱我為二嫂,從沒叫過我的名字)叫我到跟前,一把抱著我,哭著說:「是我對不起你呀,一家老小都扔給了你,是我把你害苦了。」哭的很傷心,我們在場的人都哭了。

一會兒他又瞪大雙眼,兩手分別握著我的兩隻胳膊,說:「周易,你聽我說,你放心,我在那邊他們說我煉過法輪功,沒為難我,我可以自由自在的到街上買吃的。看來書上說的真修煉可以延長壽命是真的。可惜我沒能堅持下去,現在我很後悔啊!你和某某(就是說話的這個妹妹)不管遇到甚麼事都不要放棄修煉啊!」還搖著我的手臂,加重語氣說:「聽見了嗎,周易?」我見妹妹很難受,就對他說:「聽見了,你安心的走吧,該花的錢別省,用完了我就給你送(燒紙)。」就這樣他才慢慢的鬆開了我的雙臂,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丈夫一離體,他妹妹就一下倒在椅子上,好一陣才回過神來。後來問她,她啥也不知道。

自此,不管邪惡怎麼瘋狂迫害打壓正信,我都毫不動搖,堅定的走在師尊指引的修煉路上。無論是隨兒子到南方打工,還是搬到城裏開診所,《轉法輪》這本寶書走到哪帶到哪,到哪兒我都努力做好師父交付的三件事。

十六年來,我一人修煉,全家人都受益。在大法中得的福報和我個人的付出是不成正比的。我親見大法的超常、神奇的事例太多了,下面僅寫今年上半年在我身邊發生的兩件奇事。

一、肺癌晚期的妯娌念九字吉言康復

二零一四年三月初我婆家三弟媳(我妯娌)感覺身體不適,到縣醫院檢查,結果是肺癌,醫生說:最多還能活半年,她家老少哭成一團。三弟媳不相信自己是絕症,請醫生把病歷發傳真到市人民醫院,經專家確診:肺癌晚期。她聽後自己就不想活了,也不願在醫院治療。迫不得已三弟來找我說:「我老婆得了壞毛病,現在都轉移到頭上,頸部已經長了幾個雞蛋大的腫塊,肺部積水150毫升。她才52歲呀,兒子還未成家,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這個家可怎麼辦啊?」

聽完三弟的訴說,當時我感到很震驚。我們雖然是親兄弟,但我們兩家有說不清的過節。也就是在我修煉之前,一次因三弟媳盜聽並誤解了我外出行醫時對三弟安排的一件事,為此事他倆口子大吵多次,小吵不斷;後發展到我丈夫病幾月他弟都沒敢來看一眼。當時我們都不知道為甚麼。直到我丈夫去世後從他妹妹嘴裏說出:「老三為甚麼不來看我?」後我們才搞清事情的原委。從此,我們兄弟姊妹都不願搭理三弟媳這個疑心重、尖酸刻薄的小人。

隨著歲月的流逝,我在大法中修煉不斷精進,這些常人的恩恩怨怨早已淡忘。當一聽弟媳婦患了重病,大法弟子救人的慈悲心和責任感油然而生。此時師尊的教誨又在我耳邊響起:「度人就是度人,挑選不是慈悲。」[1]更何況弟媳也是我該救度的生命啊!於是我安慰三弟別著急,我說:「明天我就到醫院去看看她吧。」

第二天早起,我就在包裏裝上護身符和幾份真相資料趕去醫院。弟媳見到我像久別重逢的親人嚎啕大哭。我說:「別哭,沒事的。好好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會救你的。」我邊說邊給她護身符和真相小冊子,並給她講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效果和能使真修者起死回生的事例;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大法遭邪黨迫害和法輪功已傳遍全世界的真相。弟媳聽著聽著臉上的愁容慢慢退去。

一週後,聽說三弟媳念了幾天「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感覺身體好多了,想學煉法輪功,出院回家了。於是我趕緊給她送去《轉法輪》、《大圓滿法》以及師父的教功錄像帶還有mp3,讓她多聽師父講法。接著,我和村裏的老同修輪流去教會她煉功動作,還跟她講發正念的要領。

半月後,我回家去看她,她看見我就笑了,笑的真開心啊!端午節後我又回家看她,人真是變了,皮膚白裏透紅的,人也精神了。她拉著我的手像小孩子似的跟我說:「二嫂,你看我這脖子上的腫塊不知道啥時全消了,現在藥也不用吃了。自從得法後身體越來越好,洗衣服、做飯、做家務跟沒生病一樣。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我做夢也沒想到能變成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人。我無法用語言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現在我每天都去村裏轉轉,玩玩。村民見我好的這樣快都好奇的問我,我就告訴他們說我是煉法輪大法煉好的,並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會得福報的。」

三弟媳還說她煉功時看到很多五光十色的東西,有大、小不同有色無色的輪子轉動。她問我是甚麼東西,我說:是好事,是師父在鼓勵你,用法輪在幫你調理身體。她很高興的說:「我這命是師父救的,這一生一世我要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二、一棵有靈性的大椿樹

在農村老家,我有三間磚木結構的磚瓦房,東、南兩邊還有幾間邊屋。十幾年來,我家人逢過年才回老家住幾天,平時鎖著門。

今年三月一天下午約兩點多,我家屋子東邊,離房子約有2米遠25年前栽上的大椿樹,樹高約15米,樹幹有臉盆口那麼粗,無風無雨的突然斷了。東邊是大路人行道,北邊是別人新蓋的樓房,南邊是我家大門口還有兩棵比它稍小點的椿樹,西邊也是人行道。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樹也是有生命的,不但有生命,還具備著很高的思維活動。」[2]我家這棵椿樹還真有靈性,它知道甚麼時間倒不傷害行人和不砸壞房子。恰好午飯後人們都休息了,人行道上沒有人走動,這棵樹離地面約二尺多高處突然斷裂,倒了,而且拐了個彎正好倒在人行道上。那麼大一棵樹,樹的枝枝杈杈又多,人行道只有兩米寬,可它誰家的房子都沒碰著。

鄰居們見到這場景,人人驚嘆不已,個個議論紛紛:這法輪功真神奇,連煉功人家的樹就像是長了眼睛似的,有靈性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