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勞教所裏的「白衣惡魔」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七日】小時候,我聽大人們說醫院裏的醫生救死扶傷,受人尊敬,被稱為「白衣天使」。我的祖父家是當地的中醫世家,給病人號脈、開藥方,治病療效顯著,在老家深受鄉親們敬重。

上中學時,母親一直盼望我能考上醫學院,將來成為一名受人尊敬的醫生。我雖努力了,但終與醫緣失之交臂。

光陰荏苒,歲月匆匆。當今的社會與二十年前已大相徑庭。醫生的所作所為也已經不再全部是實行人道主義,救死扶傷了。且不說當今醫生收紅包、收受賄賂等等不正之風,單說在明慧網上看到的勞教所醫生使用毒針害人事例,足以令人震驚。

例一、泰安市谷靜女士被王村勞教所注射毒針險些喪命

今年七十二歲的谷靜女士,家住山東泰安市泰城石化公司宿舍,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一年三月,由於在山東第二女子勞教所遭到中共惡警的折磨,谷靜很快就被迫害得血壓高達280以上,頭昏腦脹,精神恍惚,並且不停的咳嗽、吐血,出現生命危險。勞教所怕承擔責任,決定將谷靜「保外就醫」。同時被「保外就醫」的還有比谷靜小幾歲的濱州市法輪功學員劉春香,她也是被迫害得出現了生命危險。

而勞教所對谷靜和劉春香「保外就醫」實則是推卸迫害責任,然而,這還不夠。在谷靜和劉春香離開勞教所前的一天上午,一大隊的警察韓新(小隊長)帶著她倆到了勞教所醫務室,讓一個「醫生」給她倆強行注射了一種液體藥劑,隨後,谷靜感到心臟部位憋得難受,喘不上氣來,肚子劇烈地疼痛,不停地嘔吐腹瀉;劉春香立時就不停地、嚴重地嘔吐起來,樣子極其痛苦。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過了幾天,勞教所的人在沒有通知泰安市公安局、派出所和家人的情況下,把谷靜及其所用物品直接扔給泰安迎勝派出所,便一走了之。當時勞教所給谷靜強行注射毒針後,以為她必死無疑,就把這情況告訴了泰安市公安局。第二天,谷靜女兒的一個朋友,從在公安局工作的親屬那裏得知谷靜已經去世,特來家看望。谷靜家人才得知她在勞教所被注射毒針的原委。

例二、利津縣善良農婦王翠蘭被王村勞教所注射毒針精神失常

另一位被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注射毒針的受害人是山東省利津縣的善良農婦王翠蘭。王翠蘭家住東營市利津縣左家村,按真、善、忍做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是鄰里鄉親有口皆碑的好人。

酷刑演示:吊起來毒打
酷刑演示:吊起來毒打

二零零一年一月,王翠蘭被利津縣公安局非法勞教三年。在山東省王村女子勞教所裏,王翠蘭被戴上銬子吊起來毒打、侮辱用刑,管子紮在胃裏灌食,在身體裏注射了破壞中樞神經藥物,導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一個健康、理智好端端的良家婦女,被迫害成一個精神失常、瘋瘋癲癲、不知吃飯、不知睡覺的一個瘋人。二零零三年,勞教所讓王翠蘭的丈夫把她接回家。當時,她甚麼都不知道,整天沒白沒黑的在外邊跑。當地人見她變成這樣子,不像以前文靜又善良的王翠蘭了,人們都罵中共惡黨。

家人四處求醫,讓王翠蘭住過濱州精神病院、東營精神病院,住院費數萬元,沒有療效,一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給家人帶來了巨大的精神打擊和沉重的經濟負擔。由於她精神失常,家人對她不好管,就把她鎖在屋裏,家人給她送飯,她也不知道吃,身體瘦成一把骨頭。王翠蘭被勞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近十年,於二零一二年三月,在衰弱中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五歲。

勞教所「醫生」手裏的毒針,只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幾百種酷刑中的一種。這些所謂的醫生不是「白衣天使」,而是真正的「白衣惡魔」。在中共邪黨殘酷迫害法輪功的形勢下,他們完全拋棄了作為醫生的職業道德,犯下了殘害善良,助紂為虐的罪惡。